【毛毛雨】(综)一剑寒芒 第五章:电视剧藏剑山庄5

第五章:电视剧藏剑山庄5


  在南屏山呆了数日,听到的消息加上对剧情的了解,足够莫雨清晰认识到穆玄英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物。除非,他跟自己一样,被某种力量带到了这里,概率虽低,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这种时候,莫雨拒绝去回忆秦皇陵内穆玄英魂飞魄散的事情。


  他不喜欢坐以待毙,无论穆玄英是否在这里,他都必须先去求证,然后,再去寻找。


  莫雨离开南屏山后,一路快马加鞭往恶人谷赶。


  他被召请到这个世界时,降落点就在恶人谷,如果按照剑三游戏设定,按理说,他接受穆玄英的召请,那么召请人应该就在附近才对。不在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召请时出现偏差致使他被带到这个世界而非剑三大唐,要么就是穆玄英提前离开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召请了一个人到他身边。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恶人谷既然作为他在这里的降落点,就一定不同寻常,莫雨决定回去探一探究竟。


  白天赶路,夜晚时莫雨不眠不休的开始研究起他这具身体和剑三赋予他的武学技能。


  武林这两个字注定它和现代社会不一样,弱肉强食,生杀予夺无处不在,力量代表地位高低,这点前世也好现在也罢,莫雨都将之视为毕生所求。何况,没有力量他拿什么找毛毛,保护毛毛?


  若非力量不足,怎会导致前世穆玄英死于非命,今生又怎会令他眼睁睁的看着穆玄英魂葬秦皇陵而束手无策?


  结果也十分乐观,莫雨这具身体仍旧是他本来的身体,只是奇妙的被换上了万花的服饰以及莫名学会了万花谷的心法,套装、外观这些都可以随意变换,而且装备还有属性加持,知道这点后莫雨立刻换上了PVP花间装备。


  另外莫雨还试了下离经易道的心法,游戏里花间游心法是没办法使出离经易道武学的,但现实世界似乎不存在,两种心法共通,可以随意变换且没有读条之弊。


  到了这里要是花间游招式一尘不变,还是需要读条才能释放的话,莫雨绝对会弃之不用。


  再有就是生活技能,莫雨从不吝啬在游戏里花钱,生活技能代练全都给他练满了,到了这里也能正常使用,倒是带给他不少便利。


  最后就是最神奇的梨绒落绢包了,前阵子急于寻找穆玄英所以没注意,经过仔细研究莫雨才发现,包裹里的东西居然bug般的取之不尽。打个比方,他在长安用一锭金子买了一匹马,消耗5金,转眼一看,包内高达八十万金的数字却变都没变过,不仅是金,物品也一样。为了印证心里的想法,莫雨随手把热乎乎的肉包子扔里面,隔天再取出来,包裹里的肉包子仍旧存在,而且拿出来的肉包子居然还很新鲜温热。


  包裹里的物品、金钱虽然用不完,却可以主动丢弃清除,不谈梨绒落绢包的魔幻,莫雨也懒得去深究这些不合理之处,总归这东西只有他自己能用,旁的人不说摸连看也看不见,大大方便他平日行事,这就够了。


  等到重回恶人谷,莫雨已经初步掌握万花谷两种心法,自由使用变换不在话下,下一步,就是重练红尘心法和凝雪功,不管怎么说,比起用笛子、用笔他还是更喜欢以往惯用的短刃。


  莫雨忽然眼神一凝,收回所有心思。


  前方有不同寻常的声响传来,莫雨隐匿身形,悄然来到恶人谷谷口。


  事有凑巧,莫雨返回恶人谷的时间,正好是三大世家结盟讨伐恶人谷之际。


  关于三大世家结盟一事,赶路这几天莫雨也略有耳闻。


  前阵子恶人谷谷主王遗风之女叶婧衣外出游玩,恰逢唐小婉与柳惊涛联姻,半路上唐小婉这个新娘子却被来路不明的人劫走了,唐家堡路遇叶婧衣又知她是恶人谷的人,不由分说便将他掳走,还准备以火刑烧死她。王遗风为救回叶婧衣,不惜在唐家堡大开杀戒,触怒唐家堡,唐傲天咽不下这口气,加上三大世家同气连枝,唐傲天自然而然联络上藏剑山庄叶英、霸刀山庄柳惊涛意图结盟。


  三大世家成功结盟后需要有个能发号施令的,而当时呼声最大的盟主就是叶凡和赵无忌,叶凡不必说,叶英之弟,藏剑五公子,赵无忌的来历却有点意思了,据说赵无忌曾经还有一个名字叫卫栖梧,假扮波斯商人击杀宫傲后成为十二连环坞新舵主,十二连环坞名声很臭,赵无忌成为舵主被三大世家列为公敌,按说赵无忌本不该被霸刀山庄这种自诩名门正派的人所接受。


  但恰恰是这样一个人,不仅成为霸刀山庄柳老夫人义子,柳惊涛义兄,完美漂白十二连环坞不说,最后还使手段大胜叶凡,坐上了盟主之位。

  后来即便知道大婚那日,劫走新娘子唐小婉转而将她献给宫傲的事是赵无忌一手策划,唐傲天和柳惊涛一致选择了无视,不仅不予追究,居然还默认他当盟主一事。


  很扯淡,莫雨有理由怀疑这里的武林人根本没有智商一说,赵无忌的小人行径换作是在浩气盟早就被送入刑堂了,哪怕是恶人谷,他也只会是不入流的角色。但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原因所致,如果是,那么,赵无忌将成为这个世界他第一个想除之后快的人。莫雨绝不会允许任何一种意外存在,威胁他或者是穆玄英的生存。


  前方的战局已经明朗,恶人谷明显稍胜一筹,压着三大世家在打。


  有女子的娇笑声传来,道:“三大世家联盟不过如此,赵盟主,看在你长得这么小白脸的份上,不如你到恶人谷来给姑奶奶我暖被窝吧,兴许看在你暖被窝的份上,我能求王谷主放过你。”


  莫雨一眼望去,是米丽古丽。


  “哈哈。”有人大笑。


  以唐无烟、柳惊涛为首,听米丽古丽出言辱没三大世家,均是脸色发青,反倒是站在巨石上,旁观战局的赵无忌面色不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甚至还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赵无忌从怀中拿出一串珠子,米丽古丽眼尖,当即嗤笑道:“赵盟主这个时候才知道拜佛求菩萨,晚了吧?”


  “是吗?”赵无忌抛出珠子,“马上,你就知道晚不晚了。”


  那串珠子被赵无忌抛在半空中不坠,仔细一看,串珠共九颗,五颜六色,赵无忌嘴唇快速张合,白光乍起。


  米丽古丽心中暗惊,面上不显,嗔道:“啧,你再这样我们谷主可要生气了,到时候你想给我暖被窝,我也保不……”


  霎时间,飞沙走石,风暴狂卷,呈不可抗拒之势朝战场中心袭去。柳惊涛心中震惊,惧怕于这股力量,连连后退,待站定才发现这股力量单是朝王遗风等人去的,并未袭击三大世家的意思。他立刻想到是义兄赵无忌的手笔,便放下心来。


  尘沙阻隔了人的视线,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想到米丽古丽的脸色肯定很精彩,柳惊涛总算是舒了口恶气,心下愈发佩服赵无忌。


  在所有武林人面前轻而易举对付了恶人谷,赵无忌无疑给自己大大长脸立威。“看你还怎么猖狂。”赵无忌挑眉,暗自得意。心道他一个黑客高手,要是连几个剧情NPC都玩不过,还怎么玩转大唐江湖?


  时间拖得越久,越让人心惊,王遗风心知大势已去,顾不得其他恶人性命,他女儿还在谷里,自然是女儿更重要,恶人谷绝对不能破。当下不再犹豫,也不管米丽古丽、肖药儿、乌蒙贵这些离他较远的人是死是活,当机立断道:“不好,快……”


  ‘轰’地一道爆破声响起,王遗风冲口而出的一句撤退登时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


  随着那道爆破声,四周风势变弱,沙尘倏忽间消失不见。一道紫影身形如电,快如鬼魅,等他落地站稳后才能堪堪看清他的面容。


  来者身形修长,形貌昳丽,一身紫衣手执通体透白的长笛,看起来贵气逼人如世家公子般,但当目光触及男子面容,便不会有对方只是一个贵气公子毫无威胁的错觉,特别是他那一双眼睛,十分淡漠,那是一种不将万事万物放进眼里的神情。而他的另一只手上,赫然是赵无忌方才拿出来的串珠。


  “你是谁!”赵无忌惊疑不定,不敢置信、震惊、忌惮几种情绪轮番在他脸上变换,“你把东西还给我,我不追究你今日帮助恶人谷的恶行。”


  “是你?”米丽古丽惊呼。


  局势变换太快,两方势力都没回过神来,赵无忌和米丽古丽这同时一喊,瞬间惊醒柳惊涛,他愤而道:“这妖女与他认识,来人,与我再战,杀了恶人谷所有恶人一雪我三大世家前耻。”


  柳惊涛带着人一动,王遗风立即反击,没了九天玄玉阵法加持,三大世家节节败退。不是没人想找莫雨麻烦,但还没来得及靠近他身边,就被莫雨一记阳明指击杀,有人尝试抱团攻击,却抵不住快雪时晴的群攻伤害。久而久之便诡异的呈现出以莫雨为中心,半径五十米内无人敢靠近,而五十米之外杀得热火朝天的局面。


  “你究竟是谁,把我的东西藏哪去了?”相隔百米,赵无忌瞪着莫雨恶声道。他亲眼看见莫雨架打到一半九天玄玉便从他手中消失,完全不明白众目睽睽下他能把玄玉藏哪去。


  莫雨瞥了他一眼,不屑回答。


  米丽古丽等人刚被赵无忌阴,心情十分不爽,这会放开手脚正杀得兴起,没一会,三大世家联盟已无力再战,兼之唐无烟被王遗风杀死,唐门士气锐减,无论怎么看,局势都大大不利于三大世家。


  柳惊涛不得已退回赵无忌身边,咬牙切齿道:“义兄,先撤退吧,养精蓄锐来日再灭恶人谷不迟。”


  “噗嗤。”米丽古丽毫不客气的嘲讽道,“来日?一群手下败将,趁早回家玩泥巴吧。”


  赵无忌也想退,莫雨站在两边人马的正中心,旁人或多或少都免不得有些狼狈,偏他紫衣飘然,不染尘埃,不沾鲜血,神色漠然,活脱脱杀神临世的模样,是个人都会犯怵。但九天玄玉还在他手上,赵无忌有些不甘心道:“喂,你把东西还给我,我不管你是谁,不相干的人也好恶人谷的人也罢,我可以许你浩气盟副盟主的位置,到时候……”


  一直无甚反应的莫雨眼神一变,冷笑道:“浩气盟?”


  不等赵无忌回答,莫雨反手一招钟林毓秀快如闪电,赵无忌慌乱之下忙不迭扯过近旁霸刀弟子替他抵挡,瞬息过后,那霸刀弟子便不明不白的代赵无忌死去。


  米丽古丽见此不遗余力的讽刺道:“哎呀,赵盟主也太残忍了吧,拿手下当挡箭牌,你们呀,以后可别靠你们的赵盟主太近了哦。”


  柳惊涛怒瞪米丽古丽,但他到底还有些理智,劝说赵无忌带着三大世家退离恶人谷。


  三大世家的人一走,恶人谷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说话,米古丽米盯着莫雨眼睛发亮,就差没把‘我对你很有兴趣’几个字说出口了。


  最后,终归还是王遗风这个当谷主的率先站出来,和和气气道:“多谢小兄弟助我恶人谷破敌,挽救谷内众人性命,我王遗风向来恩怨分明,小兄弟以后若有需要王某之处,我当全力报答。”


  这本是客套话,当然王遗风也含了几分真心在里面。但他万万没料到,面前这个小兄弟还挺不客气的,不用以后,现在就有所需了。


  莫雨只看了他一眼,便马上移开视线,直截了当:“我要恶人谷少谷主的位置。”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