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谁主沉浮·章二

章二


  半月后,谢渊带着穆玄英和莫雨到了长安城,未作遮掩,反而是大张旗鼓的进入长安,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先帝的独子,当朝太子已经被找回来了,特别是要让宁侯认识到,到底谁才是正统,谁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窃国之贼。而窃国之贼终究是贼,绝不可能越过正统的皇室血脉窃取景朝。


  一夜之间,太子回朝的消息便传得满城风雨,穆玄英被安排住进了宫内,他刚回来,未被直接迎入帝王的居所——景和大殿,而是暂时入住东宫,毕竟他现在的身份还不是景帝。


  谢渊回长安这一路并不平静,大大小小的追杀都经历过了,如今回到长安,穆玄英的身份被坐实,也正式入主东宫,大概是知道大局已定,宁侯反而没了动静。


  “宁侯这个人,卑鄙无耻,什么样的下作手段都想得出来,玄英,你在宫中万事小心。”穆玄英换上了一身暗黄色的长袍,金边袖口,胸口滚着四龙纹,头戴冠冕,正是景朝太子该有的行头。谢渊看着他,看他眉宇之间的正气凛然,真正是君子端方,如玉温良,恍然间似乎又看到了已故的穆天磊。


  “先帝先后若在天有灵,看到你如今这般模样,心中定然欣慰。玄英,待你日后再夺回皇权,登上皇位,重振朝纲,他们在天上看着,一定再无憾恨了。”谢渊语重心长的说。


  “玄英知晓。”穆玄英看着他,眼神坚定。先不论其他,宁侯杀他父母,此血海深仇早就不共戴天,为公为私,他都不会让宁侯奸计得逞。


  “好,好,好!”谢渊连道三声‘好’,眼角光影闪动,止不住的激动。谢渊伸手替穆玄英理了理衣冠,“玄英,司天监已经在着手预测你登基的良辰吉日了,宁侯今天虽然没有动作,未来的日子,却必定会伺机而动。我会派人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危,有事随时联络我。”


  “嗯。”穆玄英低声应答,见谢渊要走,忙扯住他的袖子,在谢渊疑惑的目光中,吞吞吐吐的说,“小雨哥哥……小雨哥哥他。”


  谢渊皱眉,穆玄英对莫雨也太过关心了,心里这样想,但仍旧如实回答了他:“我把莫雨安排下去历练了,这也是他自己的意思。”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穆玄英急切的问道。


  “太子!”谢渊心头忽然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呵斥道,“大敌当前,你如何能关心这种小事?他一个平民百姓要入朝,哪里能不吃些苦头?太子,老臣不希望你因为关心一些无谓的小事,而分了心思。”


  谢渊正色,用起了敬称,不再像平时那样叫他玄英。穆玄英松开揪着谢渊衣角的手:“哦……”


  穆玄英情绪低落,莫雨和他是兄弟,没有莫雨,他早就死了,又哪里还会有今日的太子?谢渊却说他是无谓的事,如果连莫雨都是无谓的事,那么,在他们眼里,除了这个王座,还有什么是有所谓的呢?


  穆玄英抬头,撞见谢渊失望的目光,谢渊看他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穆玄英收敛了心思,郑重道:“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生于帝王之家,在这宫廷之中,没有谁会关心他的小心思。在谢渊,甚至是绝大部分人眼里,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先帝穆天磊的孩子,景朝未来的帝王,合该抛却私情,只想着天下苍生,个人感情根本不足为道。


  除了莫雨,只有他的小雨哥哥会关心他是不是怕了,是不是不开心了。只有莫雨。


  谢渊又说了几句鼓励的话,最后拍拍他的肩膀,走出了宫殿,留下穆玄英一个人在这深宫之中。


  因宁侯阻碍,司天监预测的良辰吉日一推再推,半个月之后,终于再也推不过去。


  登基大典如期而至,穆玄英穿上黄袍,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宫殿内,走向象征着天下权力,至高无上的那方宝座。


  而变故,起于一瞬之间。


  宁侯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一旦穆玄英登上皇位,真正成了景朝之主,作为摄政王的宁侯,权力和地位必定大打折扣,势力也会受到打压,他和穆玄英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对方不死自己就得死,所以,他必须在穆玄英登上皇位前解决掉穆玄英,他选在了登基大典这一日。


  也是谢渊将穆玄英保护得太好,否则,登基大典举行之前他就能暗杀了穆玄英,哪用等到现在?


  在宁侯的大笑声中,无数的禁卫涌进殿内,团团围住穆玄英,手中长剑直指新帝,新帝丝毫不惧,转头看向大将军谢渊,谢渊亦是镇定自若,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还有心情冲宁侯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的。


  宁侯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目光一厉:“动手!”


  “杀。”


  一声令下,却听殿外数千人来势汹汹,皆是身披铠甲的将军兵士,宁侯满脸不可置信:“这不可能!谢渊,你如何能在我眼皮底下调动这么多人马?”


  “宁侯爷,谢某劝你,还是不要太过轻视对手为好。”谢渊冷笑,一掌扫开围着穆玄英的禁卫,将穆玄英带出圈外,退到一旁。“宁侯爷,作茧自缚,这是你自找的。动手!”


  霎时间,殿内厮杀声沸反盈天,宁侯奋起反抗,他自幼练武,本身武艺就不错,一时间,竟无人能奈何他。


  穆玄英随意扫了两眼宁侯,又焦急的去寻找着什么,却怎么也寻不着,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间,宁侯在死士的掩护下破开重围,不要命的朝穆玄英杀过去,竟真叫他杀出一条血路来。谢渊忙着对付禁卫首领,朝堂之上大小官员躲的躲,逃的逃,乱成一团,一时间倒无人能顾及到他。


  眼看着宁侯挥手之间杀死了保护新帝的两名太监和十名将士,向着穆玄英伸出了手,被人牢牢缠住无法施以援手的谢渊瞪大了眼睛。


  身后是朱红色的长柱,退无可退,穆玄英睁大了眼睛,宁侯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穆玄英咬牙,他武功不如莫雨那样厉害,对付宁侯那是万不可能的,可穆家人的骨气不能丢。穆玄英丝毫不怯,双眼里决绝之色明朗,就在他以为自己要与宁侯玉石俱焚时,千钧一发之际,一条人影飞来,挡在穆玄英面前。


  时间就像被凝固了一样,鲜血飞溅,宁侯一掌穿透了这人的胸膛,穆玄英怔然,身前之人直直倒地,躺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已,却仍旧不忘安慰他要保护的人,朝穆玄英露出笑来。“玄…英…,你回来了。”


  再然后,便闭上了眼睛,再也无法睁开。


  “哼,萧家大公子?不要命的愚忠之人。”宁侯冷冷道,看着穆玄英,穆玄英慢慢地俯身,将那人的尸体抱在怀里,也抬起头看着他,双目赤红,眼前这个畜生,杀了太多人了,必须血债血偿。为他父亲,为他母亲,也为忠于他的所有人!


  他是记得的,这个为了保护他而丢掉性命的人,是兵部尚书之子萧云琮,长他五岁,幼年时他们之间就是好朋友,萧云琮曾陪护着他在宫内上下疯玩,而云琮之父萧朗从头到尾都忠于他父亲穆天磊,也是他暗中帮助谢渊,调兵遣将。


  幼时玩伴就这样死在他眼前,穆玄英怒不可遏,他忽然就很想要面前这个人死,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一掌不中,宁侯再次蓄力,穆玄英双手紧握成拳,倏忽之间,寒光飞逝,在宁侯和穆玄英之间划开一道银光,也划出了一串血珠。


  宁侯的血。


  破空而来的短刃割破了宁侯的手心,溅起血色。


  紧随着寒光之后的,是一身白衣的男子,如今这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得看不出本来颜色,他的手上,身上,甚至眼睛里也染上了深沉而浓郁的红,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漠然的看着宁侯,就像在看一个注定要死的人。


  莫雨。


  时隔半月,他终于又见到了他的小雨哥哥。穆玄英仰望着他,不知怎的,所有的负面情绪在看到莫雨的一瞬间,全都冒了出来,难受、害怕,这条路才开始,就死了这么多的人,他虽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如今真的发生了,才知道,并不是准备好了,就不会感到痛苦的。


  “毛毛,冷静点,退后。”莫雨手握短刃,一面紧盯宁侯,一面朝穆玄英道,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冷光乍起,“你要杀他?你问过我?”


  他说得很慢,语气也很冷,一个字便是一招,招招致命。


  寒光闪烁,晃了人眼,宁侯张大了嘴,他并不认识这个少年,但对方身形轻灵,一招一式诡异至极,十分狠辣,竟连他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小雨哥哥,你小心啊。”穆玄英终于恢复了理智,抱着萧云琮的尸体往后退。


  短短时间里,两人就已过了百来招,谢渊也彻底解决掉禁卫军首领,回到穆玄英身边。莫雨和宁侯还在缠斗,穆玄英紧张不已,但已能看出宁侯势颓,再过片刻,必败无疑。果不其然,莫雨以出其不意的一招,刺中宁侯右臂,趁他空门大开之际,短刃直接穿透他的身体。


  宁侯的身影,轰然倒地,双眼凸起,似是死不瞑目。


  这场动乱就这样随着宁侯的一声令下开始,随着宁侯的死亡结束,内监宫娥迅速处理掉叛军尸体,迎着新帝,再次接受百官朝拜。


  至此,景朝内乱正式结束,迎来新的一年。


  ——景玄元年


-----------

权斗宫斗方面我就是个辣鸡,政斗?这文不存在的,全部辅助恋爱线。

我就是喜欢看雨哥独霸天下,秒天秒地秒世界,就是秒不了毛毛,就宠毛毛一个人【阴险脸】


政敌死了。下一章迎来雨哥的王霸之路。【持续阴险脸】

想看个喜欢的梗真不容易,造个背景就造了这么多。【扶额】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