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谁主沉浮》·章三

章三


  百官朝贺,祭告宗庙,大赦天下,光是这些事情就忙得穆玄英焦头烂额,再加上宁王当日发动政变,留下一堆烂摊子,新帝刚登基就忙得不可开交。


  在厚葬完萧云琮等为江山社稷牺牲的人后,穆玄英才算有时间,喘口气,喘完气,又不知道哪忙去了。


  他忙,莫雨也忙,时局越乱越容易趁虚而入,他不趁这个机会多做几件事,出出风头,等到宁侯之事彻底平息,就没那么多机会了,起码,得保证让他这个生面孔在长安大小官员面前先混个脸熟。


  如此,等两人都空下来,已是半个月以后。


  半个月过去,诸事皆已抵定,宁侯明面上的势力彻底被肃清,散朝后穆玄英终于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我替你向谢渊打听了,通过多方渠道也证实,宁侯虽死,你这个皇帝当得也不会太舒心。”屏退左右,莫雨张口便道出了这些时日以来,费尽心血打听来的错综复杂的势力关系。


  穆玄英却没有第一时间答话,只是看着他。


  “怎么,有什么问题?”莫雨见他似乎听进去了,又似乎没听,心中莫名,问道。


  静默了半晌,才听穆玄英开口,带着某种欣悦:“不是,雨哥,我只是在想,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每次只有看到你,我才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因他这一句,莫雨脸上凝重的霜雪渐渐融化:“傻毛毛。”


  “雨哥。”穆玄英唤道,出乎莫雨意料的近前,一把抱住了他,脸埋在他胸膛前,紧绷的肌肉也慢慢松缓。


  仍旧像以前一样,莫雨不曾多问,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受委屈了?”


  穆玄英在他怀里闭了闭眼,感受着片刻的安宁。


  自他被谢渊找回,他听过最多的话就是‘不能服输’‘不许软弱’‘绝不能错’诸如此类的话,宁侯死后,他成功坐上皇位这种情况更甚。那么多的不能、不要,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不敢行差踏错一步,否则就是万劫不复。哪怕日常说话他说错了一个字,就会遭来非议,谢渊对他就更严厉了,仅是因为与他说话时常常忘了改称‘朕’而说‘我’,就会遭到谢渊一阵痛斥。


  陀螺一样的转了半个月,连半夜休息都时常会被人从梦中惊醒,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没有人问过他累不累,看似最关心他的谢渊也只会说先帝在天之灵如何如何。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的时候,他也会在心里抱怨,如果他不是穆天磊的儿子,谁会这么‘关心’他?谢渊会吗?


  当真的接触到世人趋之若鹜的这个宝座时,他才知道,帝王,根本不是那么好当的。天下苍生俯首称臣又如何,万物尽收眼底又如何?卧榻之侧连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所谓帝王,看似坐拥天下,实则孤家寡人罢了。


  尤其在见识到谢渊的转变之后,方知莫雨的始终如一有多弥足珍贵。


  “没有,雨哥。”穆玄英双手牢牢的环抱着莫雨的腰,感受着这冰冷的皇宫里唯一的温度,喃喃道,“雨哥,我们会一直这样吗?无论怎样,都不变。”


  不为权利而变,不为地位而变,不为身份而变,始终如一。


  莫雨反问道:“那么毛毛,你会一直信任我吗?”


  君王多疑,天家残忍,最是无情帝王之家,这份信任可否始终如一?


  “雨哥,这天底下我最信任、最喜欢的人就是你,无论如何,我绝不会疑心你。”穆玄英斩钉截铁。


  “那,谢渊呢?”


  穆玄英道:“父亲最信任他。”


  一句话,表明立场,莫雨会心一笑,他非天生冷血,血咒加身之下,无人善待,才造就了他今日漠视一切的性格。可总有这么一个人,被他放在心上,渗入骨血,爱逾性命。


  ——雨哥,我们会一直这样吗?


  “我们之间,合该如此。”


  这就是莫雨的答案,没有那么多花哨的语言,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像在说黑夜总会过去,太阳总会照常升起,这样亘古不变的道理一般,正如同他和穆玄英间的情谊,绝不因任何事物转变。


  穆玄英心头跳跃,他还抱着莫雨,一呼一吸全萦绕着莫雨的气息,心底滋生出压都压不住的喜悦之情,统统摆在脸上。


  “最后一次。”穆玄英道,抱着莫雨舍不得放手。


  “什么?”


  “最后任性一次,往后,再也不能像今天和以前一样躲在你怀里了。”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莫雨,我穆玄英保证,一定会迅速成长起来,与你并肩作战,与你同甘共苦,与你一同迎接胜利开创景朝盛世。


  却听莫雨不在意的说:“那又如何?毛毛,我是你哥哥,这点永远不会变。所以只要我还在,在我这里,你就不必藏着性子,想怎样,都可以。”


  穆玄英笑着摇了摇头,放开莫雨,从心底升起无限的暖意,转而岔开了话题道:“你刚才说到哪了?”


  谈起正事,两人都息了别的心思,专心商议要事,一室的脉脉温情瞬间被凝重的气氛冲淡。


  莫雨正色道:“这些日子,靠着谢渊的人脉和你这帝王身份的支持,我也联络到了一些人,甚至收服了一部分势力。这当中可靠的人不多,我最得力的助手也仅有几人,莫杀是其中之一,办事最为忠心,以后你若有事大可寻他。这部分势力所得到的情报加上谢渊的层层眼线,我所掌握的情况还是不少。”


  两人交换着信息。莫雨常在宫外跑,他三教九流眼线极多,知道的事情自然比穆玄英更细。


  如今的景朝,随着宁侯之死,权利三分。收到的消息一多,两人才知道,宁侯充其量也就是个出头鸟罢了,拨开宁侯这层烟雾,展现出的情势更加复杂。


  宁侯的脑子转得不够快,死得比较快,他探了谢渊的深浅,也叫另一个人知道了穆玄英的虚实,这个人就是当朝太师——万乾。


  从宁侯当摄政王的十年里,万乾势力一家独大就可以看出,万家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他能在宁侯眼皮底下坐大,又能在宁侯死后不受任何影响,可见其手段之高明。万乾这个人,表面和善,对谁都彬彬有礼,其实城府极深。


  “万乾势力盘根错节,几乎遍布各部。谢渊说宁侯当政时,看似手握大权,实则他说什么,都要万乾首肯才能施行。单说吏部就是万乾的天下,工部尚书是他的人,兵部萧朗不必说,和谢渊一样忠于每一代帝王,礼部也一样,可纵然如此,两部也有万乾的人在。禁卫、内监,宫里内外,除了谢渊把兵权守得密不透风他没处插手外,几乎哪里都有他的眼线。若非如此,我想,不用等你回来,宁侯在时,他就敢翻天了。”莫雨细细道。


  这是目前对穆玄英威胁最大的,万乾还真是沉得住气,他是比宁侯聪明,知道什么叫谋定而后动,徐徐图之。另外两派,便是以谢渊为首的忠心派,及作壁上观,哪方说好跟着说好和稀泥的中立派。


  “墙头草看似不足为惧,其实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暂时动不得。看来,除了谢叔……”穆玄英说到一半,想起前几日总忘了自己的身份唤谢渊作谢叔0叔,被批得狗血淋头的情景,硬生生收了回来,接着道,“除了谢渊的势力我们可以用之外,真是寸步难行了。”


  “嗯。中立者虽事关重要,但其实散沙一盘,只要万乾一倒,也就无足轻重。所以,当务之急……”


  “皇上!万太师,谢将军,中书令楼大人到。”门外传来太监的吟唱声,打断了莫雨的话。


  说曹操曹操到,穆玄英和莫雨对视一眼。前两个不用说了,后面这个中书令楼贺,就是中立的代表了。


  今天这是三方人马齐聚啊。


  “传。”穆玄英定了定神,莫雨敛眉。


  万乾、谢渊及楼贺一同进入景和殿,三人来意一致。皆是为了当日宁侯叛乱,对在叛乱中有功之人,论功行赏之事。


  这事其实早该定下来了,但多种原因,迟迟无法敲定。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封赏的结果达不到三方势力的平衡,没有一方满意,谁都不肯让步,造成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


  三人进来时,都看到了站在穆玄英身边的莫雨,见穆玄英没什么反应,左右无关紧要,也就无人多说。


  当万乾这个笑面虎笑呵呵的说明来意,并呈请了封赏的官员名单后,穆玄英还没说话,谢渊就先与他吵了起来。万乾这份名单穆玄英早看过了,表面上每一个人都和万乾没什么关系,但留了心就会发现,其中一两个重要位置上的人,都跟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其他的,还真不知到底和万乾有没有关,反正和谢渊和穆玄英无关就是了。


  别说谢渊忍不住要和他吵,穆玄英都差点端不住,直想把折子扔他那张笑得十分假惺惺的脸上了。禁军统领一死,他就盯着这个位置,嫌他死得不够快?偏偏穆玄英和谢渊还挑不出万乾一点错处。


  老狐狸。穆玄英在心里骂道,骂完忽然想到什么,正色道:“太师似乎还忘了一个人吧?论功行赏,怎能少了朕身旁之人?莫忘记,宁侯可是他亲手铲除的,若非莫雨,朕说不定早就没命了。”


  把莫雨推上去,这是穆玄英早就打定的主意。谢渊眼睛一转,不知想到什么,没等万乾表态,就已经大声开口,支持穆玄英的决定,楼贺则一直当他的隐形人,非重要时刻,绝不说话。


  这一商议就商议了一个下午,最后三方各退一步,终是敲定了封赏的人员名单。


  楼贺和万乾都得到了最基本的利益保障,穆玄英代表谢渊,他和谢渊的重点放在了莫雨身上,这也是穆玄英的意思,谢渊拗不过他。


  但无论怎么说,莫雨可以肯定跟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重点是莫雨能力出众,历练时的表现惊人,以谢渊眼光看可以说绝不输给任何人包括万乾。假以时日,定能和万乾抗衡。他这才甘心放弃其他人,专注于推莫雨上位。


  自然,像萧云琮萧家这些真正的有功之人,也少不了行赏。


  只是现在的谢渊不知道,他今日给予了莫雨高度评价,一手把他推到人前,而莫雨也确实不负所望,表现出非凡的能力。


  但却恰恰也是这个人,在不久的将来,造就了比万乾还要可怕的势力,独属于他莫雨一人的权势,遮天蔽日,不可收拾。


  到那时,即便悔之,亦是晚矣。


---------

速战速决争取日更完结

捶桌,雨哥,你怎么还不开始独霸天下啊。我等不及了。

恨不得直接跳到后期。捶桌。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