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成亲 (短篇)

&&摸个鱼。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鬼,一时兴起,写完后我也不知道变成什么鬼了。


&&不要问我剑三游戏ID什么时候能有这么长。


&&BUG有,漏洞有,请轻拍。


&&圣诞节礼物。祝毛毛雨们圣诞节快乐。


&&如果能真实进入剑三,我一定要舔舔舔【穆毛毛】!!!!


&&赶在圣诞节放出来,错字漏洞什么的,有空再改【←滚


【毛毛雨】成亲


  【系统公告】亲爱的玩家们,由于服务器内部出现问题,您将真实存在剑三游戏中一日。对广大玩家造成的影响,游戏将下发如下补偿:五行石·六级×1。祝大家游戏愉快。


  【NPC内部友情提示】望镇守各处的NPC心理素质过硬……节哀顺变。


  ————————————


  天清气朗,万里无云,阳光普照下的落雁城依旧如诗如画。谢渊照旧暗搓搓的去秘密小黑屋看望徒弟穆玄英,之后,雷打不动的镇守于正气厅中。


  不过才半刻钟,谢渊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大自然的恶意。浩气盟还是以前的浩气盟,落雁城也依旧是以前的落雁城,谢渊还是谢渊,那么,聚集在他面前的这一坨人是怎么回事?


  若非这坨人头顶[浩气盟]三个大字,属于自己人不能攻击,谢渊非挑了他们不可。


  站了半天,人群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越聚越多。谢渊终于受不了他们以一种负心汉的眼光注视着他,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谢渊放开嗓子怒吼道:“现在新晋的弟子究竟是怎么了,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近聊][放开庄花]:好像真的是真人唉。有情绪的那种……好神奇。


  随着这句话发出,死寂的人群以光速沸腾开来,近聊频道立刻被爆屏。


  [近聊][毛毛男神]:卧槽,活的老谢!


  [近聊][守护老谢菊花]:GWW神了,我才知道游戏还能这么玩。这游戏真好玩!


  [近聊][但求裴元睡洛风]:这游戏真好玩!+1


  [近聊][纯阳一枝花]:这游戏真好玩!+1


  [近聊][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近聊][煮酒鸣枪]:黄鸡山庄的说人话!


  谢渊额头爆出一个井号,先不说他听不懂这群人在说什么,什么时候浩气盟弟子有这么奇怪的名字了?谁把这群奇怪的人类放进浩气盟的,放学,呸,下班别走,跟他谈谈人生!“闭嘴!别吵了。”


  [近聊][魔法少女谢渊]:哈哈,我可以舔我大浩气盟的男神老谢了!不枉我对金山支持这么久。


  [近聊][莫雨家毛毛]:#惊恐#惊恐。楼上的什么心态,老谢那么糙你也喜欢?虽然我是浩气盟的,可我觉得对家老王黑长直更帅。


  [近聊][毛毛雨头顶青天]:看到楼上的名字,突然想到……游戏里浩气盟地图没有少盟主,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能不能在现实剑三里找到少盟主呢。


  [近聊][攻防指挥都搞基]:#欣喜#欣喜。找找找,不找不是人。把毛毛绑回老家去结婚!九块钱我出!


  [近聊][浩气长存]:那我马上密聊恶人谷亲友把小少林的少爷也绑回去。


  [近聊][猫九命]:有生之年竟然能经此盛事。能看见这两只结婚,洒家死也值了。#欣喜#欣喜


  [近聊][佛秀皈依]:弱弱的说一句,刚才NPC好像说话了。还挺生气的。


  沉浸在兴奋情绪里的众人齐刷刷看向谢渊,谢盟主脸黑如锅底,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玩家们咽了咽口水……


  [近聊][看灰机]:怕什么,老谢可是浩气盟头子,难道还会带头开仇杀,杀自己人?再说了,死了几秒后又是一条好汉。现在最重要难道不是去抢少盟主吗?


  [近聊][贫僧有礼]: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下一刻,人群作鸟兽散,一时间都消失了个无影无踪,除了一个天策弟子还留在原地——


  [近聊][魔法少女谢渊]:#欣喜#欣喜。


  [近聊][魔法少女谢渊][表情]:[魔法少女谢渊]轻柔的舔了舔[谢渊]的脸颊。


  谢渊:“(╯‵□′)╯︵┻━┻。到底是谁把这群瓜娃子放进浩气盟的。来人警戒!保卫我徒玄英。”


  谢渊提着长枪冲出正气厅,面对突如其来浩气弟子打劫自家少盟主的情况,盟内竟无一人察觉有异。抬抬头,就能看见落雁城五颜六色的轻功,一不小心还能头碰头撞个眼冒金星。


  七秀姑娘甩着大扇子,大轻功花瓣纷扬;万花谷文士招来墨鹰,翩然远去;藏剑亮瞎眼一片金黄色,你看我身上除了金银玉石还有玄晶哦;天策将士刨了两下土,无奈唤出爱马里飞沙奔跑;唐门操控着飞鸢飘啊飘,啪嗒……


  闻讯赶来的浩气七星之一翟季真望天,道:“如今年轻一辈的弟子小轻功也有如此成就了。”


  可人冷着张脸:“我怎么觉得今天不大对劲?”


  月弄痕远目:“那丐帮弟子胳肢窝下夹着谁?”


  谢渊大怒:“玄英啊!等等我。这帮小兔崽子,别让我逮到你们。”


  一大清早被抢出浩气盟,穆玄英呈现出一种放空的状态,可能还没睡醒,他这么想。“不对你们究竟要带我去哪?”


  啪。丐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下方穆玄英脸着地降落。


  [近聊][唐千机]:#愤怒#愤怒。丐姐你在干嘛。


  [近聊][叶二少]:丐姐你想吃少爷的分水吗?!!


  [近聊][丐姐]:他一说话我一紧张,想到抱着的是少盟主,我就!!冒泡泡荡漾了!!\(≧▽≦)/。


  [近聊][萌萌站起来]:(ーー゛)。换丐哥来吧。


  ————————————


  今天的浩气盟注定不平静,同样不平静的还有恶人谷。


  以王遗风为原点,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听说都是他的粉丝。王遗风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还是吾心甚悦。人一旦心情好点,就想干点别的事情。王遗风没有别的爱好,只好伸手摸了摸腰间的笛子。


  [近聊][一世万花]:#惊恐#惊恐。


  [近聊][毛毛家莫雨]:#惊恐#惊恐


  [近聊][攻防别名叫调情]:王……王谷主,你渴不渴,你饿不饿。


  “?”王遗风横笛,红尘曲以极快速度覆盖半个恶人谷。


  [近聊][离经为一人]:……我好像要走火入魔了。


  [近聊][咩咩咩]:#惊恐。谁能告诉我哪儿调整关声音。我要关背景乐!!!!


  [近聊][东都之狼]:咩咩别挣扎了。→_→。我们在游戏里面是关不掉的。


  [近聊][永不受苦]:#大哭#大哭。王谷主别吹了,我们还能是好朋友。


  [近聊][一剑江湖三十春]:QAQ。迎风流泪。为了少谷主和少盟主的幸福,多少苦我都吃。(??д?)b。不是,求求你别吹了谷主!!!


  艺术家的人生到底是寂寞的。粉丝表现得再热情都不能相信。王遗风悻悻放下手里的笛子,人生再也没有爱了。还有谁能懂他的笛声?


  烈风集的风幽怨缠绵,吹动王谷主的黑长直,遗世独立,不吹笛子的谷主才是真男神。众位玩家的心声。王遗风心灵受到了创伤,


  是时,一匹望云骓疾驰而出,王遗风从上俯瞰,只见白袍红衣的人背挺得笔直,长风鼓动他的衣衫,黑发如墨纷扬,端是翩翩少年郎,意气风发的模样。坑爹啊一身病出去祸害谁?王遗风喊道:“莫雨你要去哪!”


  望云骓越行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了,莫雨也没回他一句。


  [近聊][月华]:去小少林的人不是说少爷不愿意去结婚吗?


  [近聊][么么哒]:#奸笑。我亲友密聊我说,他们威胁少爷不去就找少盟主麻烦。


  [近聊][桥豆麻爹]:我觉得少谷主就是需要一个台阶。枫华谷任务明明想得不行。#欣喜。


  [近聊][兄友弟恭]:哎嘿。闷骚的少谷主。我们拖住谷主的任务完成了~去稻香村参加婚礼~\(≧▽≦)/~啦啦啦。


  [近聊][王遗风的黑长直]:难道只有我觉得老王不像老谢一样会棒打鸳鸯,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拖住他?


  “呵呵。”王遗风头顶冒出被评为年度最伤人聊天词汇之最,最具杀伤力的两个字。“莫杀!你们家少爷被猪拱了,速度带人去稻香村拦截!谢渊教出来的好徒弟!”


  [近聊][王遗风的黑长直]:……。当我没说。


  ————————————


  纵然十一大门派轻功卓绝,要从南屏山赶至稻香村,也用了不少时间。


  自从穆玄英被摔了个狗吃屎后,死活不愿再被丐帮弟子双人轻功带着跑。考虑到穆玄英心情,更要顾虑被少谷主知道这么对待少盟主,被拍分水的可能性,丐哥毅然决然放弃了此次亲近大众男神的机会。


  穆玄英驾着照夜白,身边浩浩荡荡一群浩气弟子。天上飞的,地下跑的,中间掉的,数不胜数。甭管他们有没有摔断腿,有没有被丐帮双人轻功坑,众玩家心情却都是一样的激动。


  忆往昔,稻香村峥嵘岁月。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装什么城里人呢,不都是从稻香村出来的?’可能你进了明教,我在丐帮,天南地北;你去了浩气盟,我在恶人谷,阵营两立;你人在战场,我在渣副本,压根就玩不到一块。但起码我们来时是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心情。


  今天带着和我们同样来处的毛毛、莫雨,看着他们结婚,而我们还在一起,怎能不感到高兴?剑三一路,幸甚有你。


  [近聊][莫雨家毛毛]:#激动。艾玛,一想到等会会有的场景,我就兴奋得不能自已。


  穆玄英抬头望天,离稻香村还有几步之遥:“我怎么觉得雨哥根本不可能同你们一起胡闹。”


  [近聊][顾明珠]:毛毛小天使,不要妄自菲薄。对象是你少爷肯定会来哒。


  [近聊][大战随便来]:楼上+1。据可靠消息,少爷已经到巴陵县了哦。_(:зゝ∠)_。


  “哎?雨哥还真来了。”不过,自稻香村被董龙等人摧毁后,就不太平。这样的地方,用来团聚,甚至是……可靠吗?


  穆玄英怀着不靠谱的心,走进了稻香村地图。等过完图,稻香村的布局瞎了他狗眼。


  只见稻香村化去了征战的硝烟,满目皆是耀眼的红,红绸红带红灯笼红地毯,到处贴着大红的囍字,跑来跑去忙个不停的各大门派弟子。只是一天的时间,上午才从浩气盟把他抢过来,下午就已经把会场布置得这么靓丽。是怎么办到的?


  ——少盟主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神行千里。


  观此情景,穆玄英觉胡闹之余,心中仍是升起了无限感慨和感激。他清清嗓子准备表达一下,他对大家支持他和莫雨在一起的感动……


  [地图][战复我]:从来没打过这么爽的英雄风雪稻香村。十几个内防T,奶妈爱我爱得不要不要的,尽情飚DPS。


  [地图][那个喵哥]:→_→。想起当年喊世界二十四等内防T,而今这么多大师明教天策,奢侈。


  [地图][情缘木桩]:QAQ。就是那么多人一起拍装备钱不够。我的特效武器,我的玄晶。QAQ。


  [地图][守护老谢菊花]:楼上的能不能不要讨论打副本了。快去看看少爷和少盟主的婚房布置好了没。


  [地图][叶问水]:贴纸要拿最好的,地毯要最贵的,喜服要最好的,别问我为什么。有钱,任性。婚礼所有费用我大土豪山庄承包了。


  穆玄英按了按手,怎么办,好痒,好想分分钟教这些土豪阶级敌人做人。


  [地图][云裳心经]:黄鸡庄出钱,我大七秀坊也不遑多让。姐妹们,拿起你们腥风血雨大扇子,承包婚礼的歌舞。


  [地图][曲毒经]:那我大五仙教承包婚礼BGM。誓死将男神们的婚礼搞得惊天东西!


  [地图][花间游]:惊天东西是什么鬼?润滑剂就交给我们万花谷了。╰(*°▽°*)╯。


  [地图][笑醉狂]:我们就负责要饭了。#欣喜#欣喜。


  [地图][叶问水]:剩下的门派呢?#敲碗#敲碗。


  [地图][莫雨家毛毛]:天策城管负责护卫少谷主,少盟主,以便婚礼顺利完成;苍云负责扭秧歌;唐家堡负责放哨;纯阳就是食材,串起来摆全羊宴!go,go,go,少盟主到了!!!!


  足有上百人围到穆玄英面前,近聊频道一串‘恭喜’接一串,半刻钟内愣是没有断过。


  直到有人刷屏阻止,众人才反应过来,推着穆玄英去婚房换礼服。鉴于群众太热情,吃不消,穆玄英不得不被簇拥着去换了婚服。


  [地图][莫雨家毛毛]:为了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的幸福,继续加油,积极点。预测不出十分钟,少谷主也要到了!


  [地图][毛毛家莫雨]:终于过完图了。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少谷主也到了!坏消息专业拆鸳鸯的老谢,以及王谷主也快到了!


  随着太阳缓缓下沉,黄昏时分,莫雨出现在众玩家视线里。莫雨虽不如毛毛好亲近,自带七分冷气,但架不住脑残粉无数,依旧有人拥着他往婚房走。


  莫雨话不多,清晰毛毛去向后并不扭捏推辞,顺着玩家的意思走。


  两人会面时,穆玄英正慵懒的半靠在婚房门前晒太阳。这么多弟子忙来忙去,他是想帮忙,却被告知结婚没有让新郎忙碌的道理而告罄,便只好在等在一旁。


  其时,日薄西山,夕阳余晖映射的稻香村,红得刺眼。久浸血海之中,莫雨早忘记,红色除了主宰杀伐,还可以这样耀眼,充满祝福喜庆的味道。光晕洒得穆玄英满身都是,衬得他一身红礼服更艳更亮,身前那人绽放最灿烂的笑容来迎接他,一切美好得不可思议。


  “雨哥,你来了?”穆玄英招了招手。


  莫雨被他的笑容晃了心神,不自觉一步步走向他,也扬起一个淡淡的浅笑。


  [地图][莫雨家毛毛]:[莫雨家毛毛]调皮的吹了吹口哨。


  [地图][毛毛家莫雨]:[毛毛家莫雨]调皮的吹了吹口哨。


  莫雨在距离穆玄英三米之外停了下来,额头挂着三条黑线,地图频道一顺溜的口哨,还有那各种形形色色奇怪的名字,闹哪样。穆玄英捂着嘴,闷笑不已。


  [地图][叶问水]:好了,大家都不要打扰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团聚了。散了散了。PVP玩家13W血以上的,速度去稻香村门口堵截老谢老王,其余的继续干手头的事。争取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


  [地图][顾明珠]:#欣喜#欣喜。少盟主快带夫人换婚服吧。你们只需要结婚就好!其余我十一大门派全部承包都不用担心!!


  莫雨黑着脸‘砰’地一声甩门,婚房的门彻底掩上,再也无法看到里面那两人到底在干什么。


  [近聊][策藏官配]:为什么关门。QAQ。好想知道他们在小黑屋干什么羞耻的事情。


  [近聊][佛秀皈依]:别闹了。夫人脸皮薄。→_→。好吧。其实我也想知道他们干了什么羞羞的事。


  近聊频道内容不在附近无法看到,幸而也没让莫雨听见,否则他的脸肯定会更黑。“你就这么跟着他们胡闹?”莫雨面色不善。


  穆玄英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没呢。我一大早还没睡醒就叫他们劫出落雁城了。”


  莫雨听明白了。弟弟的意思就是,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脸色稍微缓了缓,却又蓦地变色,莫雨手抚上穆玄英右脸侧,眉头紧锁:“这是怎么回事?”


  被莫雨摸到的地方,有一条细长的划痕,伤疤还很新,肯定是今天才留下的。看哥哥一脸义愤填膺,穆玄英胸口暖融融的,好像吃了蜜糖一样甜。这伤其实也不重,被丐姐带着双飞摔地时划伤的。穆玄英觍着脸硬是用脸颊蹭莫雨裸露的胸口,解说:“有哥哥的安慰就不疼了。”


  你当哥哥蠢呢?莫雨一脸不屑拉开牛皮糖般死粘着他的穆玄英,酷酷的说:“既然你没事,那我走了。”


  抬了脚就要走,穆玄英怎能让他得逞。扑过去,人挡在门口,不满道:“小雨哥哥怎么没说几句话就要走?小雨哥哥,你看我身上的衣服。”穆玄英站直挺胸,“认得吗?”


  莫雨看智障的看着穆玄英。“废话。”


  穆玄英嘿嘿笑:“认得,那雨哥就应该知道穿这衣服是干嘛使得。”


  莫雨说:“你别指望我会跟你……”


  穆玄英打断莫雨,理直气壮的问道:“你不想和我结婚,那你来稻香村干嘛。雨哥我可不是那些人,你别想骗我。你要不想来,还有谁能强迫得了你?分水又不是吃素的。”同理。若不是穆玄英心甘情愿被劫,十煌龙影剑也不是摆设。不过是因为心心念念,彼此牵挂,以此为借口来相会。


  “他们说我不来,就要动你。”莫雨干巴巴的辩解。


  穆玄英一听就笑了:“不管是不是借口,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我。”


  “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这种时候,因为一点小事吵架太不划算。穆玄英自动带过这个话题,他走到莫雨跟前,双手环住哥哥的腰,头放在他肩上,轻轻的在他耳边道:“莫雨哥哥,我好想你。”


  近乎于情人间耳鬓厮磨的呢喃,让莫雨耳朵发烫,周身全是穆玄英的气息。莫雨叹道:“一到这种时候就知道撒娇。吃准了我不会拿你怎么样?”


  穆玄英嘴唇在莫雨耳边蹭了蹭,蹭得莫雨腿脚有些发软。穆玄英爽朗的笑道:“莫雨哥哥最心疼了毛毛,毛毛都知道!雨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大家都很奇怪。可是,他们都没有恶意我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要祝福我们,给我们举办仪式。虽然很早以前我就没想过我们能光明正大站在一起。可是,既然有了机会我还是会奢望。”


  “莫雨哥哥,莫雨哥哥~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就顺了心,好不好?小雨哥哥,嫁给我。”穆玄英放开莫雨,一双眼睛里流露出殷殷期盼。


  莫雨心软了,他确实是拿这样的穆玄英很没办法。从小到大,弟弟一撒娇,当哥哥的什么时候不是全顺着他来?告白时是,在一起时是,床底间……还是。莫雨愤怒了:“嫁你妹!你嫁给我。否则作罢!”


  穆玄英头埋进莫雨黑发里,肩膀一抖一抖,闷声大笑。在莫雨愤怒升级成狂风暴雨前,毛小爷强行止住笑意。“好好好,我嫁给小雨哥哥,我嫁给小雨哥哥。”


  事实上,婚服都是按照新郎的规格来的,谈不上谁嫁给谁。后面得知真相的莫雨觉得很遗憾,他还以为有机会挑起毛毛的盖头。


  莫少谷主换衣服时毛小爷揩了多少油我们就不多说了。两位出来时,据知情玩家透露,一个脸色绯红面带恼意,一个偷腥成功满是窃喜。不过不管怎么样,喜服是换上了,新人的手还牢牢牵在一起。一举一动间,亲密恩爱,对彼此在意,都在不经意时发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透半点刻意。


  [近聊][深蓝蓝蓝]:#大哭#大哭。这对狗男男终于走到一起了。不枉我来剑三走这一遭。


  [近聊][大战随便来]:#鲜花#鲜花。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幸福美满,长长久久!


  [近聊][秀分快]:说实话。要不是结婚的是这两只。我一定带着我圣火教,烧烧烧!


  [近聊][只剑侠不情缘]:楼上+1。


  [近聊][叶问水]:前面的都别吵了。少盟主,少谷主,来来来,红地毯上来。我们现在正式开始婚礼仪式。婚礼司仪呢?改名了没?快过来!


  [近聊][婚礼司仪]:来了来了,催催催,催瘸了。


  稻香村稚童三载,流浪时十年相伴,枫华谷一别后阵营相对,纵然立场不同,穆玄英和莫雨也从未改变对对方的心意。哪怕他人不信任,指摘,不认同,他们对彼此,从不因别人眼光而改变。


  在‘婚礼司仪’的主持下,他们对着天地、被堵在稻香村门口的高堂方向两拜,再是互相夫夫交拜。


  这场婚礼或许胡闹,可若非这般情况,世间哪里容得下他们?穆玄英笑着与莫雨咬耳朵:“虽然总觉得今天的人都不对劲,可是,莫雨哥哥。他们的心意是真,我对你的心意也是真。莫雨哥哥,我们现在可算是有名又有实的鸳侣了。”


  莫雨稍稍加重了握穆玄英手的力道,眉梢不知是因他一身红衣,还是周围喜庆的气氛,染上一丝别样的柔和。“论及心意,我亦然。”


  “嘿。我当然知道莫雨哥哥也喜欢我。”穆玄英璀璨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莫雨颊边偷了个吻。


  [近聊][傅文佩开门啊]: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少盟主,还没到入洞房的环节呢。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啊。


  [近聊][你妻负我]:发生了什么。


  [近聊][纯阳落无敌]:艾玛,刚才好瞎狗眼。可是感觉好幸福~~~~


  穆玄英发出一个欣喜的表情,笑嘻嘻道:“能和雨哥有现在这一刻,可都要多谢大家了。”


  莫雨揉了揉穆玄英的头,默认他的说话。


  [近聊][婚礼司仪]:行了行了,毛小爷我知道你们是想入洞房了。好话不用多说了。来我们世界走一波祝福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幸福,放完橙子就让他们洞房!


  [世界][婚礼司仪]: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新婚快乐,永结同心,长长久久。#鲜花#鲜花#鲜花。


  [世界][顾明珠]: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新婚快乐,永结同心,长长久久。#鲜花#鲜花#鲜花。


  [世界][深蓝蓝蓝]: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新婚快乐,永结同心,长长久久。#鲜花#鲜花#鲜花。


  [地图][谢渊]大声喊:#恐慌#恐慌#恐慌。发生了什么,莫疯子不要带坏我徒弟。


  [地图][王遗风]大声喊:#刀#刀#刀。谢渊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世界][五七万]: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新婚快乐,永结同心,长长久久。#鲜花#鲜花#鲜花。


  [世界][你是风儿我是渊]:祝少盟主和少盟主夫人新婚快乐,永结同心,长长久久。#鲜花#鲜花#鲜花。


  于是中间有人说了什么?都被世界频道刷过去了。


  [近聊][婚礼司仪]:进行最后一项。谁包里有无间长情,海誓山盟,真橙之心,交易给少盟主和少谷主。什么你说绑定了?(╯‵□′)╯︵┻━┻。开灯笼土豪山庄给钱,买买买,不买不是人!


  【系统】江湖快马飞报!“穆玄英”侠士在稻香村对“莫雨”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穆玄英”对“莫雨”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哭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稻香村共同见证“穆玄英”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系统】江湖快马飞报!“莫雨”侠士在稻香村对“穆玄英”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莫雨”对“穆玄英”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世界][婚礼司仪]:礼成!先别走,截图截图,截完图送入洞房。


  [地图][谢渊]大声喊:(/?Д?)/。玄英,一定是莫雨逼你的,莫疯子放开我可爱的徒弟。


  [地图][王遗风]大声喊:ヽ(#`Д′)?。别拦着我,我一定要宰了穆玄英。


  [地图][莫雨家毛毛]:糟糕BOSS好像黑化了。浩气的兄弟们为了毛毛的幸福,来,往前冲。buff补,藏剑风车起,重置,再转,五毒起千蝶起千蝶。


  [地图][毛毛家莫雨]:恶人谷的兄弟们,对着老谢菊花,无敌来一波,压过来压过来,不要躲在后面丢我恶人谷的脸。死也要死在老谢菊花底下!


  [地图][专业挽尊]:嗷嗷,我死了,奶妈奶妈,为什么不爱我!我是你们最帅的二少啊QAQ。


  [地图][我相信爱情]:楼上作死为什么不开云栖松?


  [地图][药药切克闹]:浩气盟的黄鸡看地方放风车啊,都是为了少盟主和少谷主的幸福,说好不用风车糊脸呢?


  [地图][臣妾做不到]:恶人谷的也关掉群攻啊,打得我好痛。


  [地图][尔康手]:哇哈哈,好多战阶啊。


  稻香村外,稻香村内,一边是攻防激情,一边是良辰美景。


  海誓山盟和真橙之心交相辉映,将穆玄英与莫雨围在中间。“他们打起来了。莫雨哥哥,你说师父他们会不会有事啊?”


  莫雨面无表情:“我怎么知道?要去看看?”


  穆玄英头摇成了拨浪鼓:“不呢,莫雨哥哥。”他凑到莫雨近前,脸碰着脸,蹭了蹭。狡黠的笑,“我们不管那些。哥,春宵一刻值千金。”


  话音刚落,穆玄英丝毫不理会周围狼嚎声,把莫雨刚要斥责出的话全吞进嘴里。世界频道再次沸腾。


  穆玄英一手环住莫雨的腰,一手扣着他的头,他们紧紧贴着彼此,感受对方的温度,莫雨从最初的抗拒到热情回应,这一吻均是难分难舍。两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谁也没有要闭眼的意思。


  这次,看得很清楚,爱着的人瞳孔里的情真意切。莫雨眼里的温柔和穆玄英眼中的深情。吻着吻着,气氛渐渐变了味。


  穆玄英环着莫雨腰际的手不放,另一只滑到他腿弯,打横抱起来。“该行的礼仪都行完了,小雨~下面是洞房喽。”莫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只可惜,眼中的风情还没完全褪去,与其说瞪不如说是嗔。


  黑幕的月亮大得像一个饼。今天注定是奇怪的但又满含幸福的一天。


  良辰美景,花好月圆~


  洞房花烛,春宵一刻。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05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