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江湖传言 短 完

江湖传言


1、


  巴陵县风光景致宜人,初夏方至,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在阳光映射下,金灿灿的耀眼,风扑簌扑簌的吹,几里之外的桃林,粉红的桃花瓣纷纷扬扬,在空中打着旋儿,就像舞女的衣裙摇曳生姿,醉人心脾。


  放在平时,依穆玄英对美景的喜爱,就算不拿杯茶意思意思在桃林里装一装,也定是要驻足流连一番。今时却没那份兴致。


  浩气新星出盟历练,少年人血气方刚,路遇不平定鼎力相助,又不喜太过血腥,出手留有余地,旨在教训不愿伤人。


  问题是,他人不这么想啊。


  外人看来就是:浩气盟的兔崽子欺人太甚,既然你不赶尽杀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混黑道的思想是有那么点奇葩。指不定杀了人家,他还有理由怪罪,还可以随口来一句做鬼也不放过你。可见杀也不是不杀不是,穆天狼很为难。


  穆玄英孤身一人上路,要算计他太容易,被他教训过的人整合起来,以三个叫桃六娘,殷五,林九的人为首。由素有外号桃仙仙子的桃六娘扮演无辜妇女,遭林九追杀,穆玄英若见之,必不能忍,殷五就负责收尾。


  桃六娘身上沾了毒,一旦穆玄英靠近她,就是他们仨报仇雪恨之时。


  剧本确实按他们设想上演了,但三人没想到穆玄英也是个硬气的,愣撑着伤了半数人马,破开一条道路逃了出去。


  但他毕竟受伤,又中了毒,行动力大不如初。没过一会,就又让林九带着人追上了。


  因三首领中,属林九轻功、侦查里最为显著,桃六娘,殷五便落开了一截。更因此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攀谈了起来。


2、


  这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不是别个,正是浩气盟死对头,恶人谷少谷主莫雨。


  莫雨本是偶然路过巴陵油菜花田,身边还跟了两个小丫头并一个壮实的汉子。他此番出谷任务已尽,故而十分悠闲,莫蓉蓉和莫采薇明示暗示想外出观赏桃林风景。莫雨便无可无不可的应承了,唯一没兴致的莫杀也被赶鸭子上架。


  四人闲庭信步,不急不赶的走在羊肠小道间。阳光透过盘根错节的树桠,洒下来的金光星星点点,照射得人懒洋洋的。莫雨身后的丫头叽叽喳喳聊着天,莫杀对山水风光丝毫提不起兴致,在他心里看景不如杀人来得痛快。至于莫雨,便永远一副我今天很不高兴的表情。


  桃六娘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莫雨几人,她与殷五对视一番,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穆玄英这块骨头太难啃,等啃光了,他们的人说不定连同自身在内也不能完完整整的回去,不太划算。不如推给莫雨,让耗子和恶狗互咬起来,还能卖恶人谷一个顺手人情,何乐而不为?


  “恶人谷莫少谷主。”桃六娘率先出击,笑得无懈可击,十足十的妩媚多情,浑然天成的媚惑风骚。“巧了,一年前,有幸见识少谷主风采,铭记于心,今日又在此地相逢,可真是缘分天定。”


  如果换个男的,指不定就两腿打颤,色迷心窍了。可惜对面两男人里属性均为不解风情。莫雨的世界里,外人自带‘隐身BUFF’,桃六娘卖弄风情在他眼中全是空气,不屑一看。


  莫杀反复擦拭大刀,颇是漫不经心:“哪来的母鸡?”


  “噗嗤。就是呀!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什么破地方来的东西也配和我们少爷说缘分?”莫蓉蓉挑衅道。


  连续被人落了面子,桃六娘气得通红张脸,愤恨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丫头也敢胡乱抢话,莫少谷主不管管,改日可就欺到主子头上了。”


  莫雨斜觊她一眼,眸中冷光似蕴藏着昆仑千年不化的积雪,凉得透骨:“风尘之人也敢对我指手画脚,滚。”


  在桃六娘的认知里,女人的杀器就在于风韵姿容,今日连番被人数落得一钱不值,桃六娘几乎要气得跳脚,恨不能杀人泄愤。只可惜,对面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桃六娘不敢造次,只得打落牙和活血吞了。


  殷五在旁看戏笑得嘴抽筋,碍于表面情分不好太夸张,当接到桃六娘杀人的视线后,立刻换成认真的表情:“莫少谷主留步。”


  莫雨没如他所愿,殷五一急忙说出真实来意:“莫少谷主。我等近日有幸擒获到一名浩气盟的小耗子,此人在浩气盟有些来头,欲卖少谷主一个面子,将其人头奉上。只望少谷主能记得我兄弟三人。”


  “格老子的。把少爷当成什么人了?下三流吃剩的肉也敢抛给少爷?只怕是自己啃不动这肉,才叫上少爷。你们也配?”莫杀怒气冲冲,深感侮辱。


  “要换钱自去恶人谷。”莫雨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莫杀三人急走几步跟上。


  小疯子的名头江湖人没几个不害怕,殷五惜命见莫杀动怒,深怕徒惹他们不快,不再敢有所动作。桃三娘咬牙,心一横喊道:“此人常教江湖中人用来比较莫少谷主,又是浩气盟头子谢渊唯一亲传弟子。指不定就是下任盟主,他一死浩气必定大乱。莫少谷主当真不感兴趣?”


  此话一出,莫杀心里一咯噔,果然,前一刻还一步不停的人闻言立时停下步子,转过身去。


3、


  “你……说谁?”莫雨问。


  桃六娘心里一喜,顿觉有戏:“自是浩气盟天狼星,穆玄英。”


  桃六娘见莫雨变了脸色,以为终于勾起他的兴趣,沾沾自喜的述说如何诱得天狼上钩。她看莫雨向她一步步走来,满心得意说得更起劲。莫杀在心里暗骂她蠢,莫雨面上阴云密布,任谁见了不害怕?偏她全当成对自身的肯定,再没见过比之更傻的人。


  果不其然,莫雨才到她跟前,还没站定手已迅速伸了上去。桃六娘直到被扼着脖子提起也没反应过来究竟哪得罪了莫雨。


  莫雨手稍稍使力,桃六娘脖子已被扼断,莫雨随手将她尸体往旁边一甩。可怜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这么不明不白惨死。


  莫雨随手解决掉桃六娘,管杀不管埋,又去盯殷五。殷五早已是惊弓的鸟儿吓得双腿颤颤,被这么冷冷一瞥,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抖跪倒地上。“莫……莫少谷主饶命。我,小人不敢跟少谷主抢功劳。这穆玄英的人头小人愿献给少谷主。”


  见识过小疯子狠戾毒辣,殷五方觉江湖传言不虚,暗恨自己不长脑子来惹这么个煞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江湖人人皆爱拿天狼星和小疯子作比较,那是因为这些人都没见过他俩,一日之内连撞两人的殷五暗觉:有甚可比性?论心计、手段穆玄英完败莫雨。


  “废话少说,起来带路。”莫雨不耐烦的踢了殷五一脚,将那‘人头’二字记在心里,暗道凭他也敢说那句话。什么献与不献,穆玄英本来就是他的。


  “莫蓉蓉,在那女人身上搜出解药后再跟上。”莫雨嘱了一句,方凌空踏步,紧追殷五身后。


  这两名对家的少主,正如殷五所想,于手段上来说,穆玄英确实逊于莫雨。但他不明之地,便在于——在穆少盟主面前,莫少谷主的狠辣乖张完全派不上用场。


  因焦心穆玄英处境,莫雨催得急,就怕去晚了赶不上。可怜殷五轻功不行,还须提着口气不要命的往前奔,累得吐血。


  殷五心想:看莫雨这副情状,得跟穆玄英有多大仇,简直是恨不能插上翅膀,飞过去把对家少主给做掉。人一旦见着比自己更倒霉的对象,就有种庆幸的心理,从而觉得原来我不是最不幸的那个。殷五只要一想到他是为了穆玄英才惹上莫雨,又是穆玄英开这头给他们亏吃,才走到这厮田地,就愈发希望待会莫雨能好好招待一下这罪魁祸首,以此解恨。


  他倒是忘了,到底谁才是最先挑头的那个。


4、


  先是中毒,后又受伤,穆玄英轻功疾行,教林九追上后,已是精疲力尽。


  万幸的是,桃六娘和殷五没追上来,落开了一大截。穆玄英算了一算,林九带的人中,大多功夫只堪三流,唯有林九稍难对付。而只要在另二人赶来之前,重创林九,他便有脱身的机会。


  重重刀光剑影之中,穆玄英竭力而战,身上已破开不大不小的几道口子,心里既是不甘又怀着不忿。


  他天性光明磊落,平常听浩气军师翟季真讲述江湖轶事,说有些人阴谋诡计多端,防不胜防,他还在心里不以为然,只以为是军师夸大其词。人与人之间不该有那么多斗争,与其千防万防,不如化戾气为祥和,哪有谁是天性如此。


  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独身初入江湖的穆玄英秉承这个信念,坚信人心没有那么肮脏,回过头就吃了个闷亏。


  穆玄英头渐渐有些昏沉,玄铁重剑险些就要脱手,他心知自己已然力竭。林九在前,后又有追兵,只怕是凶多吉少了。他也不知此刻是该后悔没听军师教导,还是该懊恼掉以轻心了。


  “穆少盟主,何苦久撑,不若束手就擒,兴许我兄弟三人还能放你一马。”穆玄英式微,招招迟钝缓慢,任是傻子也看出其体力不支。但眼前是倾尽浩气盟心血栽培出来的一头狼,林九不敢轻易冒险,只好先出言相激。


  围攻穆玄英的人被他伤得越来越少,他费力以重剑罡风击退近前一撮人后,忍不住背抵大树,显然,他已经没有一分一毫的力气了,现在哪怕是个不会武功的人,也能伸手把他推倒。


  穆玄英不敢表现太明显,他刻意放狠了眼神,不着痕迹的将重剑插在地上,用来托住他的重量。“你在说笑么?我浩气盟里可没有束手就擒四个字。要战便战,何需废话!”


  林九冷笑:“那穆少侠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他如是说,却也不敢马上冲上去,桃六娘用的实则并非要人命的毒药,而是慢性药,有的人发作快有的发作慢,端看体质。他并不能确认穆玄英到底是在强撑还是尚留有一丝余力。


  正在双方纠结不下的当口,又闻脚步声逼近,还不止一个。穆玄英苦笑,今日定是不能善了了。


  与穆玄英沉重心情形成反比,林九喜出望外,放声道:“可是殷五哥,还有桃娘子?”


  穆玄英心知不妙,他打定主意不会让林九几人困他好威胁浩气盟,那太丢脸了,他性子倔,宁拼一个玉碎,也不为瓦全!


  “不,不是……”殷五战战兢兢,落地之时若非林九扶着,便要腿软得坐倒在地。殷五喘着粗气,粗声道,“桃娘子……不管她了。与我同来的是恶人谷的莫少谷主。有少谷主在,兄弟不用怕解决不了这穆玄英,让他逃了再寻人报复我们。”


  莫……莫雨……穆玄英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5、


  殷五身后,层层密密的树叶遮住大片大片阳光,阴影笼罩下,莫雨的表情看不真切。殷五殷切道:“莫少谷主,那便是浩气天狼穆玄英了。全交给少谷主处理。”


  林九正要不满,他们煞费苦心捕获了人,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换谁能心甘情愿?“穆玄英人头可以给少谷主,少谷主也不能不给我们一丁点好处。”


  可怜了在他身边吓得脸色青白的殷五,一个劲在给林九打眼色,示意他不要惹恼莫雨。


  莫雨冷哼一声,从阴影处走出,一步步向穆玄英走去。林九想拦,但凭他三脚猫功夫,拦得住莫雨才有鬼。“好处,肯定少不了你们的。”莫雨语气阴森,眼里酝酿着滔天怒火。除了正对他的穆玄英外,没人看清。


  然而莫雨阴恻恻的眼神,在转到穆玄英脸上时,又换作无奈心疼。他在穆玄英面前站定,死皱着秀气漂亮的眉目,手抚上穆玄英脸颊:“浩气盟怎么教你的?下三滥的手段还能把你整成这样。”


  初时看见莫雨和殷五一道,穆玄英着实狠狠惊喜了一番,脑子里完全没有过莫雨可能联合他人害他的想法,因他绝对相信莫雨。事实也证明,莫雨没有。在接收到对方担忧疼惜的目光,穆玄英心里划过暖流,莫雨后面的话,却生生让他把脱口而出的话咽回肚子里。


  莫雨敢这么跟穆玄英闲扯,而非立马接他回去养伤,自是笃定他这唯一放在心坎的弟弟没有性命之忧。否则哪容得下半刻废话,这小树林当即就能血溅三尺。


  他见穆玄英懊恼的偏头怎也不肯再看他一眼,耳根还染上可疑的红晕。莫雨浅笑道:“你还不好意思了?嗯,原也没什么,都怪这些人诡计多端,手段层出不穷。你以后多在江湖走走看看,积累了经验,就不会再着他们的道了。”


  “你别安慰我了。”穆玄英泄气,“是我不长心眼,自恃艺高胆大。”


  他一沮丧,连同高昂的马尾也耷拉了下来,神情委屈。莫雨看在眼怪,颇不是滋味。原本想说你确实不长心眼,跟那些人就不用客气,一刀下去了事,玩什么改过自新,饶你不死。


  话到嘴边变成——“你心地良善,他们哪里懂你的善意?不是你的关系,全是他们的错。皆怨他们心眼长太多,这些人自然不能跟你比。”


  总觉得莫雨安慰的话哪里不对,但是穆玄英还是很受用。


  闲话之时莫蓉蓉才姗姗来迟,她把搜刮的药瓶递给莫雨,退后一步好奇的打量传说中莫雨视若珍宝的穆玄英。


  莫雨倒出两粒药丸,放在鼻端嗅了嗅,确认万无一失后才敢凑到穆玄英嘴边。穆玄英就着他的手,嘴巴微张舌头一卷,咽了下去。他一连贯动作不免扫到莫雨掌心,酥酥麻麻的,莫雨若无其事的放下手,视线飘移。


6、


  他二人旁若无人聊天,喂解药,不是场合不对,说不定能亲热的抱上去。但殷五、林九并他们那群手下不能淡定了。


  江湖有传言,浩气盟与恶人谷,乃是不死不休的两争之局,传说两盟会面,不打个你死我活绝不肯罢休。尤以王遗风、谢渊,莫雨、穆玄英为最。


  正因有以上所有江湖侠士口口相传的传言,殷五与桃六娘才瞅准机会,找来莫雨,作为援兵。桃六娘还因此惨遭厄难。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们本是临时组织起来围困穆玄英的,感情深厚不到哪去,桃六娘死就死了,反正死的不是自己。只要能给那多管闲事的浩气天狼几分颜色看看就行,好叫他知道他们一群江湖言称的宵小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


  殷五适才看莫雨阴晴不定,又承诺一定有他与林九的好处,正暗自窃喜。但他猜中开头,万万没能猜中结局是这个样子。


  到底林九最先忍不住,怒气冲冲道:“莫少谷主,你什么意思!殷五,你来说说,他不是过来帮我们一道解决穆玄英的吗?现下给他解药,是何居心?”


  被点名的殷五嗫嗫喏喏不敢帮腔。他见识过莫雨之狠辣,出手迅捷敏锐,唯恐多说一句招来杀生之祸。


  莫雨拂开撑着穆玄英重量的重剑,扔给莫杀暂时保管。穆玄英没了巨阙支撑身体,重心只好转移到揽着他的莫雨身上。


  林九亲眼见他俩亲密无间,三观无疑被重塑了一遍。他心念电转,讥道:“浩气盟的少盟主,不得了了,原来竟早跟恶人谷的人有勾结。此事若传出去,你穆玄英还有脸做浩气盟接班人?真是不错。”


  莫雨仔细扶着穆玄英,小心翼翼避过他身上的伤,外人的言论全不在他考虑范围内,却见穆玄英着急去接林九的话,一口气没喘上来连连咳嗽。莫雨心下早不耐烦林九那群人,他轻拍穆玄英后背,直接预订下林九和殷五的结局。


  “你以为你们有说出去的机会?”


  林九铁青一张脸,瞪大了眼睛。


  “你们只听江湖传言传一半。浩气盟与恶人谷争锋不断,没有错。”莫雨半只胳膊圈着穆玄英的腰,两个人重量都在他身上,走起路来不顺畅。穆玄英又不准他打横抱,只好半蹲下来,背起穆玄英。


  “又可曾听过另一半传言,说——说我与毛毛之间,也曾是相依为命的两兄弟?”莫雨从不曾跟将死之人废话这么多,他耐心彻底告罄,“莫杀。我先带毛毛走,这里的人,一个不留。”


  “是。少爷。”莫杀摩拳擦掌。


  殷五这才惊觉死神逼近,自己踢到了硬钉子,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涕泗横流:“莫少爷,莫少谷主,是殷五不对,但我保证绝对不将今日所见所闻说出去。还请饶命。”


  前端红衣白裘的人背着穆玄英一步步走远,充耳不闻后面哭天抢地的求饶声。穆玄英眉心微蹙,“邪恶自有天道昭彰,莫雨哥哥……”


  “毛毛。”莫雨打断他的话,“今日若非我碰巧路过巴陵县桃林附近,你这件事岂能善了?我当初入恶人谷就为你我不再受他人欺侮。那些人伤了你,痛痛快快死在莫杀手下才是幸运。否则。”


  否则什么,不用说也明白了。莫雨听见耳边的叹息声,心中紧了紧,故作轻松道,“何况你现在没有力气阻我,也是无用。”他顿一顿,沉声问,“毛毛你可是觉得我,觉得我……”


  他连着两次觉得还没能说完,穆玄英抢先道:“你别想多了,莫雨哥哥。我还没有那么不知好歹。我只是在想,什么时候我才能像谢叔叔那样厉害呢?”


  “像谢渊哪里好。你还不要像他最好。”


  夕阳西下,斜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重叠成一条直线,仿佛二者之间本该那般亲密得像一个人。


  絮絮叨叨的话渐渐变成莫雨一个人在说。穆玄英趴在莫雨背上,已经脱力得昏睡过去。


  在往日那漫长的流浪生涯里,莫雨不知多少次,踏着晚霞背上是累得不想动弹的弟弟。他背着他,一步步往家里走。


  回忆和现实交叠,莫雨低着头,迎着残阳,笑容温柔。


尾声


  那年枫华谷一难,使莫雨和穆玄英分别,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好在,知道对方平安无事,便是最大的安慰。


  此番偶然重逢,两人在巴陵县暂居了一段时间。


  穆玄英余毒清楚,伤并不重,将养几日已是恢复如初。


  天清气朗,适合出行。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分别在即。


  浩气盟一封接一封书信催促穆玄英回盟,他不好再耽搁下去。在院里找到莫雨时,他正斜倚在靠椅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光晕将他笼罩其间,衬得莫雨本就白皙的肤色更白,说不出的好看多情。


  直看得穆玄英心猿意马,等他反应过来时,已是飞扑了上去。


  早在穆玄英进来时莫雨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他在毛毛面前没有丝毫防备,便叫穆玄英占了便宜,被他抱个满怀。


  穆玄英坐在莫雨身上,额头贴额头,互相交换着气息。“莫雨哥哥。我要走了。谢叔叔在催我。”


  莫雨长叹一声,手扶在穆玄英腰上,支撑着他不使他滑落下去:“早猜到了。”


  “唔。”穆玄英心情有些低落,低下头去舔了舔莫雨的嘴唇,“住在一起还不到十天,真不想和小雨分开。”


  莫雨默默承了穆玄英依依不舍的舔舐。他单手轻拍穆玄英后背,笑道:“还会再见的。不过,毛毛,下次可别再以这种方式和我见面了。”


  莫雨想起桃六娘说她捕获到穆玄英时的情景。别人看不到,他自己可是清楚的知道,他当时有多紧张焦虑。后来再慢慢回想,不止一次庆幸应了莫蓉蓉和莫采薇的要求,否则,后果他不敢想。


  “毛毛。再见到这类败类无须客气。你心地纯善,别人未必拿最大的善意看你。可别再吃了亏去。”


  他说这话,却见毛毛低了头,一语不发。莫雨急道:“江湖险恶,人心难测。世上阴影覆盖了太多的光明,并非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不。不是。”穆玄英打断莫雨,“我从来没有把这江湖看得简单过。”


  穆玄英抬起头来直面莫雨,眼里的凛然正气不容任何人忽视:“莫雨哥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那天发生过的事,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可我想来想去也没觉得我有错。哪怕以后千帆过尽,尝遍人间疾苦,我始终愿意相信。相信这天地之间自有浩然正气,乾坤朗朗,清气凛然。纵黑暗与光明相争,也绝不能全然遮掩光明正气。”


  “我穆玄英,愿坚守浩然正气,自笃信天地慨而清明。”


  “此番是我年幼不知事,但我绝不会因此否决全盘。往后行走江湖定会更加谨慎。”


  一句句坚定的话语回荡在不大的院落里,穆玄英面上挂着的是莫雨最爱看的笑容,满满的朝气蓬勃,敢与日月争辉。


  换个人,换个地点时间来跟他说这翻话,莫雨定觉此人虚伪之至。可这天底下,大抵也只有穆玄英是真正的相信着所谓的浩然正气。没有一分一毫的虚假。


  莫雨心软成一片,叹了口气,作出妥协不再与穆玄英争辩。他嘴角噙着温柔的笑看着身上的人,但觉此刻的穆玄英极为诱惑,他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放在穆玄英背上的手稍一用力。


  穆玄英被猝不及防的一按,整个人与莫雨紧紧贴近不分彼我,莫雨仰起头主动吻上穆玄英。被吻的人惊喜之极,换气之时抽出空来征询的问:“莫雨哥哥,我想要你?”


  回应他的是又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日光正暖,旖旎的味道散在空中点点滴滴。


  正是青春年少,切莫辜负韶华光阴。


end


拉灯拉灯,啪啪啪,╮(╯▽╰)╭。

嗯。本文想表达的是。江湖传言你也敢全信,四不四傻?等死吧。


评论 ( 14 )
热度 ( 97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