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命劫》第四命番外——《命结》

命劫


第四命番外——命结


前话:这篇《命结》是@小叽写给我的。真要让我自己写肉,我能把自己憋死都写不出来_(:зゝ∠)_。小叽很棒点个赞。


小叽要我赞美她。……嗯,倾国倾城,出水芙蓉,美若天仙,闭月羞花,冰肌玉骨…………好了我要吐了就这样吧。23333


注:食用此节不用忘了关联《命劫》第四命食用。


——————————


昆仑这夜下着雪,倒比往常要热上几分,大雪簇簇的下着,地上银白,天通红一片,照的前路通彻,只是雪粘在眼睫上,被呵气一热化成水珠后又凝在睫上,入眼的景透过水珠映入眼中都歪曲着,迷离的。时间久了,又凝成冰晶,眼睫重了,便垂下。


穆玄英拎了壶冷了的烧酒,喝一口,走几步,风吹的大了,夹着雪花割的脸生疼,在张口间的空隙冷风灌入喉咙也如吞刀子一般不好受,而脚底下的雪却软软的,似踩在棉花上,没有实在感,传入耳中的嘎吱嘎吱声也实在是刺耳,想来此时也不会有人来这偏僻之地,穆玄英索性席地倒下,倾倒间的酒壶中的酒液洒出,湿了他一手,指尖冰冷到麻木。


他一定是醉了,才会在这只有他一人的路上,看到年幼的莫雨拉着他的手,在这雪原之上,四处新奇的张望。


“毛毛,好大的雪啊。”莫雨在笑,虽没有太多少年的明媚,却也让他忐忑不安,苦闷不堪到要冰封的心,暖化了几分。


是了,那是上一世,他随莫雨前往恶人谷,途径昆仑,初次见雪原的莫雨如孩子般的好奇,他多活了几世,自是见的多了些,对这雪也没什么兴趣,莫雨拉着他四处走着,他在看雪,而他在看他。


“毛毛。”莫雨拽紧他的手,戒备的看着紧跟在身后一脸凶相的莫杀,在他耳边对他耳语:“跟着我,别走丢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呵。”此时的穆玄英全身冰冷的倒在雪地上,顺着喉道灌入胃中的酒也未让他热上一分。酒是好酒,酒香却似因这冰冷的天气而被紧紧锁在了酒里,冻僵了的鼻子闻不出一点味道,穆玄英往嘴里倒酒,酒壶明明是重的,却只有淅淅沥沥时断时续的一条细流流入他的喉咙,穆玄英眨了几下眼,眼前的朦胧才再次回归清晰,四周静了,那在他耳边低低的耳语消失了,他看着酒壶内忍不住笑出声,才过多久啊,居然.......冻住了。他仰望着苍穹,眼底茫然无措:“你才不要丢了啊,莫雨哥哥,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哈哈哈哈......”


这笑声沙哑,冷风一灌让喉咙生疼,可那人还在笑,声音也变了调,比起笑,更像是撕心裂肺的哭嚎。


笑了有一会儿,穆玄英才爬了起来,雪沾在他蓝色的衣袍上,看起来毛茸茸的,肩上和腰上的铜甲也被雪粘黏在一起,全身的衣料都冻的硬邦邦的,阻着外面的风雪,冰着里面的人。


一步步的走,再长的路也走完了,风雪掩盖他来时的足迹,他尽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的又来到了这里,只是在屋外时他停住了,遥遥望着上翘的屋檐,他苦笑出声。


第四世了,多活了三四十多年,算来他也五六十岁了。他的莫雨哥哥这一世还活着,他还是暖的,而现在的自己太冷了。冷到,进去找他,都怕冻着他。


穆玄英拍落身上的积雪,摇摇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酒壶,里面的酒冻成了冰,运功化了它,大口饮尽后席地而坐运功,借这热乎乎的酒气暖了全身后才进了屋。


莫雨没有睡,他站在窗边看雪,屋内没有点灯,却因这下雪时橙红的天色而不觉昏暗。他内力被封,虽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但这种无力感还是让他快要发狂。莫雨乃红尘一派的传人,深知人心的险恶,愈是知道世人的不堪也愈知力量的不可或缺,没有力量的人,就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肥肉。


而他,现在就是那块肥肉,执刀的人,是他最爱的弟弟,穆玄英。


这里是浩气盟的地盘,门外守着浩气盟的高手,又有自己的弟弟亲自布下下的五行阵,重重包围,让他逃无可逃,若是对手,莫雨能叹上一句,你赢了,虽然赢的卑鄙,若能侥幸逃脱必十倍回报今日所受的屈辱。但是,穆玄英他,不是对手啊,是他最爱的人啊。


究竟是怎么了?莫雨心里很是茫然,他知道的,毛毛一直想当一个大侠,光明磊落,心存大义,正气......浩然,究竟是怎么了!还是他做错了什么?才让他如此的算计,甚至煞费苦心的不惜瞒着浩气盟,耗费巨力的将他囚困于此,莫雨,他真的不知道啊。


知道那人进来了,莫雨不打算回头理他,能问的他都问了,而被询问的对象却总是用那种看不懂的,悲伤的,空洞的眼神回望着他,说的无非就是那几个字:我会保护你的,小雨哥哥不用担心。不理会他的拒绝,他的怒火,好言相待,衣食也无不精细,甚至寻来了这个季节在昆仑极为少见的鲜花。


在昆仑的重逢,虽因那人不知为何的胡来而恼火万分,但莫雨平心而论,这久违的相见,他还是,十分欣喜的。只是,这几个月的囚禁,磨损着他残存的理智,他越发不敢确定他会做出什么,但即使穆玄英对他做出如此过分的事,莫雨也害怕自己会伤着他,虽因内劲被封无法发病,但深入骨髓的癫狂的毒却在心里在这血肉之躯里翻滚,如即将冲破牢笼的凶兽一般越发不受控制,他莫雨何时活的如此窝囊?


毛毛,你再这样囚着哥哥......哥哥,真的会疯的,会伤到你的。


察觉到那人走到身边,莫雨斜了眼眸,冷了眉目,他不会再让他困着他了,谷里的弟子已经找到了这里,若是有机会能离开,他一定会抓住。


察觉到那人与平日不同的粗重喘息,鼻尖嗅到浓浓的酒味,莫雨才冷的眉目又化了,这么晚了......居然喝成这样,真是不像话,带着皮手套的双手紧了又松,到底还是无法置之不管,才转身,就听见那人‘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莫雨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蹲下身扶起他。


冻硬的外衣因这室内的热气开始软化,附在上面的冰雪也开始融化,湿冷透过皮手套冰了莫雨的指尖,醉酒的家伙似乎是晕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莫雨褪了手套,翻过穆玄英的身,看着他紧闭的双眼,醉的通红的脸颊,摸了摸他的额头。


真烫,衣服湿成这样,又躺在地上,不管的话,一定会病的。


莫雨皱着眉头把穆玄英扶起来,用肩撑着他垂下的头,手扶着他的腰,空着的手开始解他的外衣,虽内劲被封,但扶起一个体型差不多的人的力气还是有的,莫雨撑起烂醉如泥的人朝床走,才走了一步,腰就被环住了,脖子也被鼻尖触到,热乎乎的气息喷到脖子上,有点痒。


“醒了,你怎么喝成这样?”


没有听到回答,却感觉到了脖子上柔软唇舌的湿热,莫雨整个人一僵,扶住穆玄英的手差点松了,忙抓紧,低头见穆玄英的头又垂下,刚才是误会吧,没有细想,莫雨抚着穆玄英让他躺在床上,正准备去拿套衣服给他换上,衣角就被人紧紧攥住,回头一看,那人黝黑的双眼紧紧的锁着他。


“毛毛?”


有点奇怪,莫雨挣了挣衣角,没有挣开,有些困惑的看了看他,见穆玄英还是无声的盯着他看,抓着他衣角的手越发的紧,这固执的样子倒是让莫雨想起他儿时,寂寞了、害怕了、生病了,口头上执拗的不说,却死死的拉着他,让他陪,不让他走。心下好笑,莫雨缓了缓脸色,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这在他俩都长大后还是第一次,还是那样毛毛躁躁的头发,发质很硬,扎手。


“毛毛,我拿套衣服过来,不走。”


穆玄英随他这动作视线也上移,凑近了莫雨才发现,他的双眸是涣散的,眼底的哀伤触目惊心,虽目光是望向他,但莫雨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什么。


“毛毛?你怎么这样......”话没说完,就被堵在了那人的胸膛里,穆玄英一把把他拉入了怀里,扣着他的后脑勺按在自己的胸上。莫雨没来得及生气,就察觉了他的颤抖。


莫雨疑惑,毛毛这是在害怕吗?还没等他问,就听穆玄英颤抖着开口。


“莫雨哥哥......莫雨哥哥,我.....我不一个人出去买月饼了,中秋节,中秋节我们一起出去吧,然后......去哪里都行,哪里都可以,我们不呆在那个村子了,我......我......去恶人谷,总会有办法的......唔。”


“毛毛?你在说什么啊?”莫雨把他推开几分,把头抬了起来,见他也愣怔的看着自己,想来是醉鬼的胡言乱语,莫雨没有太在意,继续安抚他:“好了,别闹了,我去给你找套衣服换上......然后找你们浩气的人要点解酒汤,看你醉成这样。”


穆玄英似是被什么触动了,搂着他的手非但没有松,还更紧了几分,急切的说:“不要以身犯险,不要去。”


莫雨心下好笑,冷笑说:“呵,明明是你把我囚在这里的,竟会怕我被你那几个护卫伤着......唔。”


穆玄英搂着他肩的手突然发力,大力的让莫雨都感觉到了痛,他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无名火,他何时如此无力的受制于人,挣都挣不开,纵困着他的人是毛毛,他也依然愤怒。怒火才燃起,就被泼了一把火油,穆玄英突然用力把他拉到了床上,而他自己也撑在了他的身上,紧压着他动不得。


穆玄英的表情阴沉沉的,他俯视着莫雨,用那种无比伤感的声音说:“不要以身犯险......不要一个人冲进敌营不顾自身安危,我在你后面啊......我会担心的。”


穆玄英颤着手,一寸寸的摸着莫雨的脸,莫雨毫不客气的别过脸,冷声道:“别胡闹了,放开我。”

 

 

后面的内容放不出来了。你们懂得。。。

放微博地址。

http://weibo.com/2707273894/CkcIoo5nZ?type=comment#_rnd1432960403617

 

上面是微博图片版。然后还有贴吧文字版。

 

http://tieba.baidu.com/p/3619364001?pn=3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