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如果我是DJ你还会爱我吗?》 剑三原住民设定

这是一个逗比一心向往打DPS,却是个手残毒奶和一个高冷犀利喵哥打JJC的故事

毒哥:“喵,约么?”
喵哥:“不约。”

显然最后喵屈服了。

如果能回到约定JJC的时候,如果能预知未来,如果会知道打个JJC也能打得没脾气不说还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莫雨表示那时候一定不会屈服于那只毒!

此文又名《两个少数民族的恋爱长跑》又《语言不通怎么谈恋爱》

 

 

——————————

1、中原藏剑

 

  秀水灵山隐剑踪不闻江湖铸青锋

 

  逍遥此身君子意一壶温酒向长空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扬州城内人来人往。

 

  长笛之声悠扬清脆,那是花谷的名士奏响了他们的雪凤冰王笛;长袖飞扬轻歌曼舞,那是秀坊的秀娘们跳起了她们的大扇子。

 

  ‘长枪独守大唐魂’,天策府将士们手执长枪,一身胆魄鲜有人敌;那自君山而来的丐帮侠士,大口喝着酒吃着肉,尽是豪迈之情。

 

  少林大师以心修佛,庄严肃穆,不愧德高望重;纯阳宫道门弟子,以手中之剑,求天地至道,仙姿飒飒。

 

  便连素来颇为神秘,所长暗杀的唐门也怀抱千机匣,神色淡然的穿梭在扬州城中。

 

  大唐中原,武林兴盛繁荣,其所出色门派众多,最为江湖中人津津乐道、出尽风光的十大门派弟子尽皆出动,居然都指向一个目的地——藏剑山庄。

 

  却道是连扬州城中普通百姓也见怪不怪了。原是那十年一轮的名剑大会又将来临。

 

  自藏剑山庄开设名剑大会以来,名士云集,能够在名剑大会上折桂,得到藏剑山庄费尽心血所铸之绝世宝剑,已然成为江湖上身份和荣耀的象征。

 

  就无怪乎各大门派精英弟子慕名而来,有的求名求剑也求见识大家所长,弥补自身不足。

 

  说来从开设名剑大会第一日起,也并非那样顺利,其中亦有很多争议。比如积分怎么算?头天打那么多比赛第二天还能尽全力吗?打死人了算谁的?等等等。

 

  结果没过多久藏剑山庄就给出了解决办法。名剑大会积分、段位算法各项条例公告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第二和第三点比较棘手,江湖侠士翘首等着看热闹,藏剑山庄也不辜负大家的期望,联合万花谷推出了保命用的丹药。

 

  服下这味丹药保管多伤重的人也能原地满血复活,一并解决比赛打多了力竭的问题,简直比五七万拉人技能还要炫酷。要不怎么说万花谷强悍呢?能研究出人家有生之年绝对研究不出来的东西,当然,这没有藏剑山庄的财力支持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所以说,搞科研的就是那么牛逼,土豪就是那么不羁。结合在一起,要逆天了。

 

  当然,这丹丸也不是那么好得的东西,除开用在竞技场上,藏剑山庄是不会将之轻易给他人的,否则江湖得出多少乱子。

 

  却也不是没人觊觎,可藏剑山庄哪里是能说闯就闯?哪个土豪不会在自家安置大大小小的防偷装置,藏剑山庄这个大土豪世家也不例外,那绝壁是九九八十一道安全防护,偷儿连落个脚该走哪一步都要思虑良久,死上无数脑细胞。

 

  结果是,要么还没等闯进内室就用脑过度而亡,要么根本就进不去。

 

  这真是喜闻乐见。

 

2、西域明教

 

  不要以为赶赴名剑大会的只有中原人士,更有不知凡几的西域人、苗疆人或是其他外族人,不远千里而来。

 

  故而,往往扬州城内,会有各种方言齐飞,因这言语不通而闹出种种笑话。

 

  这不一身朔雪套神秘而高冷的明教喵哥,以着撇脚的中原话询问路人藏剑山庄方向,遭遇无数本土人士围观,幸而往年这种事发生得多,路人还是从喵哥的比划中看懂了意思,指出了山庄位置。喵哥道完谢正要走人。

 

  “呀,这位明教侠士生得好生俊朗,姐姐我看得好喜欢。小哥哥可要与我组个22?”七秀秀娘手握干将,拦在喵哥左边。

 

  万花谷花姐站在喵哥右手边,一只落凤笔熠熠生辉:“秀娘,你确定冰心还能同往时一般无往不利?我看这只喵还不如与我一起打22。”

 

  一只隼盘旋在空中,喵哥前方传来丐姐爽朗的声音:“西域来的漂亮小哥,我看你生得聪明伶俐,来跟我学打奶吧。”

 

  喵哥轻轻皱了皱眉,他来中原这么久,也学会了听中原话。前提是你要慢慢跟他说,说快了可就完全不明白对方要表达什么了。“阻我何意?要打架么。”

 

  秀娘:“……?”

 

  花姐:“……?”

 

  丐姐:“……?”

 

  听不懂。很显然,喵哥说不来中原话,她们也听不懂西域语言。但从喵哥语气和眼神看得出来,这句话是问句,七万丐连蒙带猜觉得喵哥是在问他们要不要一起打竞技场,遂最终一起点头。

 

  喵哥霎时眼神一变。七秀,万花和丐帮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迅速缴械,喵哥走位风骚,白色衣袍上下翻飞,弯刀使得得心应手。他出手如电,完全没给另外三位还手的机会,不过刹那的功夫,胜负已分。

 

  “还要打吗?”喵哥居高临下望着躺在地上的三位,眼神犀利。

 

  此刻,地上三位无不是一种日了鬼的心情。纷纷觉得,不就是想着这喵生得漂亮,想一起打个22,顺便看看能不能发展发展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言语不通怪我喽?

 

3、苗疆五毒

 

  所以,这绝对是一只凶悍,难以驯服的喵。

 

  云来客栈二楼雅间靠窗位置,围观了全程的五毒侠士肯定的点了点头。嘿,不过还有点小帅耶。

 

  喵哥收起了弯刀,随手弹了弹衣服整理完仪容,刚才踏出第一步,楼顶就有声音传来。“嘿,喵哥,打22 吗?”

 

  喵哥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扒拉在栏杆上探头探脑笑得与日月同辉的人。不知道他笑得这么灿烂是要干嘛。难道又要打架吗?今天怎么找他打架的人这么多。还每次都出现在他要走人的时候。喵哥深感烦人。

 

  “忘了你听不懂,不好意思。”五毒摸了摸后脑勺,笑得有些腼腆,颇是不好意思,他慢慢用着堪比喵哥那撇脚的中原话慢吞吞的问,“我叫穆,玄,英。你,呢?你,跟,不,跟,我,打,22?”

 

  “莫雨。不约。”喵哥直接高冷的甩出一句话,“我一个人就够了。”

 

  喵哥——莫雨说罢,直接一记暗尘弥散隐身走人。这下终于没谁来拦他了。问个路怎么就这么闹心呢。

 

  穆玄英眼睁睁看着莫雨消失,摸了摸身边双头蛇的脑袋,自言自语:敢情他不知道藏剑山庄竞技场最少两个人才能打。

 

【未完待续】

评论 ( 14 )
热度 ( 22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