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小段子

小段子


安史之乱,民不聊生,浩气盟与恶人谷终放下私仇,结为盟友。


一日,两家阵营的少主被同时派出,完成一件艰巨的任务。


此行颇为顺利,穆玄英与莫雨安然回返,路上做了不少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因莫雨自带低气压,平常人不敢与之攀谈,是以一般是穆玄英在做交涉。


但凡事总有例外,人也一样,有个叫陆仁贾的便是。这位勇士是被莫雨救下的,便对莫雨十分有好感。


勇士陆仁贾连连对莫雨致谢,穆玄英在旁边笑得一脸天真烂漫。莫雨仍旧冷着他的脸,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陆仁贾有点伤心,遂伤感的问穆玄英:【莫大侠是不是讨厌我啊】


穆玄英说:【怎么会,我哥就那样,不善交流而已,别误会】


陆仁贾正要放下心,却见刚才还表情冷淡的莫雨转过头来,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他,戾气外放。就像在看夺夫仇人一样,看得陆仁贾双腿发颤。陆仁贾在心底呐喊:我真的没有得罪你吧。嘤嘤嘤,莫大侠别这么看着我,人家虽然外表糙汉子,内心真的很容易受伤哒。


穆玄英见陆仁贾这副样子,觉得他有点可怜,一般被他雨哥这么注视的人,很难不留下心理阴影。穆玄英开口:【莫雨哥哥,你别,他……】


穆玄英忽然不说话了,因为莫雨开了口,嗓音犹如冰霜刺骨,仔细听来似乎还有咬牙切齿的味道:【我此生最恨听到有人叫我莫少侠,莫大侠】


陆仁贾干笑两声,想,人家江湖人都以大侠为荣,怎么到你莫雨这儿就这么恨呢?恶人谷的果然与众不同。


陆仁贾脑补的欢快,他没看见身旁穆玄英的脸色瞬间变得‘五彩缤纷。’


莫雨侧头看穆玄英:【哼】


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穆玄英内心的小人捂着中枪的膝盖,悲伤逆流成河。


那些过往归咎起来都是年少不更事,雨哥你怎么就那么记仇?穆玄英想起苍山洱海门口对话的莫雨和毛毛,惹,我怎么就那么恨!嘴贱的下场。


又,怪不得每每浩气盟和恶人谷侠士一块议论战事,遇到难题询问作为主将的莫雨时。浩气盟有些直肠子顺口一个莫恶人、莫疯子,莫雨听了都没生气最多脸色不善,但换那等客客气气,守规矩的人唤他一声‘莫少侠’,‘莫大侠’时,莫雨翻起脸来都不带吱声,也不给别人反应时间,转身就走,管你有什么难题,关他鸟事,心情不高兴时还顺手糊人一脸。


如果时光能倒流,穆玄英特想给过去的自己带一句话,带什么话他都想好了——


十五岁毛啊,嘴贱一时爽,回家搓衣板。你到底懂不懂啊!!!


【没了】

_(:зゝ∠)_。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