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归梦·华胥》 第五章:华胥幻境(一)

五、华胥幻境(一)


  ★华胥


  王遗风轻敲手中长笛,对于穆玄英的喝止无动于衷,面上表情仍旧高深莫测,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反是莫雨,一脸戒备的狠狠瞪着穆玄英,仿佛只要他敢往前走一步,莫雨就敢扑过去咬住他的喉咙,直到猎物死亡为止。


  场面有点凝重,穆玄英挠了挠头颇为手足无措。他无意间入得华胥,布阵之人又从不曾告诉他目的为何,所要结果是什么,而就在方才,于他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还当着他的面随另一个自己跳下悬崖,生死未卜。


  既知华胥幻境里,所有事情均为真实,死亡亦然,莫雨那一跳,导致穆玄英早就方寸大乱。等他反应过来,阻拦的话便已然出口,毫无根据的阻止自然引得小莫雨起疑。


  但是,覆水难收,话都说了就不得不继续下去。


  小莫雨才经历了些什么,穆玄英心知肚明,他如此防范自己,也在情理之中。谜题太多,一时无法全部解开,眼下莫雨既然随毛毛跳崖,穆玄英只能凭直觉做出判断。也许唯有跟着小莫雨找到毛毛,才能找到莫雨,得到答案,离开这个幻境。


  既然有了主意,穆玄英勉强定下心神,事情总有轻重缓急,先顾好小莫雨,其他的容后再说。


  “我叫……穆雨。”穆玄英露出友善的笑容,他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如何才能打消莫雨的怀疑,“我与家兄偶然路过,碰见此事没来得及出手相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弟弟跳下悬崖。但兄长嫉恶如仇,为人仗义,看不得不平事。他既然随那个孩子跳了下去,定有办法护住他。我——”


  天生有一种人,只消一个眼神轻易能让人信服,那种凛然正气,清澈而纯粹不参任何杂质。无疑,穆玄英就是这样的人。


  况且,事关毛毛,莫雨的心理更倾向于好的方向,他希望毛毛没事,愿意以任何事情为代价。天地浩渺,繁华三千,没有一样与他莫雨有关,只有毛毛,唯有毛毛是他的,所以,只要毛毛没事,他做什么都肯。


  “你要我替你做什么?”莫雨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


  莫雨这一生坎坷多舛,他不像弟弟那般凡事都能以最大的善意来对待他人,更多的是怀着极端的想法去揣摩,去猜度。而从好几次虎口逃生的事情来看,莫雨的猜疑并不是没有道理。这种野兽般的敏锐曾经救过他和毛毛很多次。


  “啥?”穆玄英被小莫雨问得有点懵。


  莫雨皱了下眉,心里有些不耐烦,却又碍于毛毛的安危,不敢发泄出来,只好憋着一口气。“我说,你们救了毛毛,想要什么?我的命,《空冥诀》,或是其他?如果真如你所说,等我见到毛毛,确认他毫发无损,你们要什么我都给。”


  是的,打毛毛奋不顾身跳下悬崖那一刻,莫雨忽然就想通了,《空冥诀》算什么?能护住毛毛,就什么都不算。不过,也妄想他莫雨肯乖乖给人算计。


  “‘毛毛’有那么好吗?让你们都拼了命护他。”穆玄英喃喃道,无疑是想起了别的藏在记忆深处久远的事。


  很快,穆玄英回过神来,在莫雨疑惑又防备的目光下,露出极尽友善的笑容:“不要,我什么都不要。要帮助一个人,从来没有什么理由和意图可言,这不是作为人所应该的吗?”


  或许在这之前,有人跟他说这种话,莫雨愿意相信,毕竟毛毛也是如此,助人为乐,从不需要理由,况且,眼前的青年和毛毛的眼神太像了,如出一辙。但现在,恕莫雨根本不愿意相信任何人。


  无声的拒绝令穆玄英有些难受,他叹道:“我懂你的感受,没什么,等找到你弟弟,你们团聚了,你会相信我的。”穆玄英朝莫雨伸出手,笑了笑,“那现在,跟我走吧。我们去找他们。”


  莫雨当然不会去牵递到跟前的手,他刚往穆玄英的方向走了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极为短促的笑声。


  两人这才想起充当了背景很久的人——恶人谷谷主,王遗风。


  “这世上之事瞬息万变,任凭你前一刻众星拱月,一旦失势,世人哪管理由,何尝不是人人落井下石?你难道以为雪中送炭时时会有?”王遗风不重不轻的说,他这十分平淡的语气却仿佛直击莫雨灵魂,有那么一刻,莫雨真正被王遗风那双能看透人内心的双眼所蛊惑。


  王遗风:“小兄弟,你今日随他去,来日呢?他的力量并非你所有,唯有自身拥有绝对的力量,才能让人臣服,才能……去保护你要保护的人。他——”王遗风淡淡的看了眼穆玄英,“如今可以救你,以后也可以害你。那时,你拿什么去抵抗?”


  穆玄英目瞪口呆。他方才一颗心全在两个莫雨身上,这时才注意到白衣人竟然是王遗风。


  王遗风是谁?那是他莫雨哥哥的义父,谢叔叔的至交好友,曾经也在他们片区叱咤风云。别看莫雨语死早,王遗风却着实有能力又会说话,还常拿话堵谢渊,气得谢渊没少找穆玄英发牢骚。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竟连王遗风也存在。穆玄英隐约开始明白,这场华胥幻境绝对多少与他和莫雨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王前辈。”穆玄英斟酌着称呼,“我与莫雨虽是初识,但无论如何,我都绝不会害他。”


  霎时,寂静。


  王遗风嘴角微弯,眼梢殊无半分喜悦,似笑非笑。莫雨猛地盯紧穆玄英,满脸怀疑与凶恶。


  “怎、怎么?我说的都是真的啊。”穆玄英被两人看得有点发怵。


  “你怎么知道我叫莫雨?”莫雨发难,声色俱厉,“你还敢说你没有任何目的?”


  这声质问令穆玄英哑口无言,他怎么好解释?


  “呵。”莫雨冷笑,穆玄英回避的态度太明显了,“无所谓了。只要你能带我找到毛毛,你说什么我哪敢不听。”


  不是这么回事啊。什么叫傻,什么叫一个称呼误事,穆玄英恨不得把刚才的话吞回去,懵逼了吧。穆玄英觉得他都快要急哭了,偏偏莫雨摆明不再听他解释,一脸你说什么我听,就是不信的表情。


  “我会跟这个人去找毛毛,我也会加入恶人谷。”莫雨出神的凝视泛着青紫色,看来并不太正常的右手,一字一句,“将来我拥有了强大的力量,那个时候,便是我为刀俎了。”


  “莫雨……”穆玄英忧心忡忡,他并不希望眼前这个人未来踏上邪路,可莫雨现在这个样子,分明似入了魔障。


  “莫雨,你。嘶。”穆玄英缩回伸出去想要拍莫雨肩膀的手,动作再慢点,莫雨简直可以把他手臂的肉都挠下来。


  “别碰我。”莫雨看一眼穆玄英,完全没有伤人后自责内疚的意思。


  看来,这是真的一点都不信任他。穆玄英心塞的捂着伤口。


  纯粹像看小孩子嬉闹般,穆玄英几次打岔全没被王遗风放进眼里,于他来说,这少年人实在太嫩。“小兄弟,我恶人谷随时恭候。”


  “恶人谷我一定会去。一定不会让害过我们的人安生。”


  夕阳的余晖下,小莫雨满脸倔强,枫华谷上红枫随着微风窸窸窣窣的作响,似在应和。


  多好看的景色啊,连绵不绝的枫叶让夕阳映照得壮阔而凄美。可惜,终其一生,莫雨也不愿再看哪怕一眼。于他来说这里不是美景,只有让人喘不过气的噩梦。


  莫雨转头最后看眼那悬崖,想:我只哭这一次,只懦弱这一次,从今以后,天地间只会有我的血而没有泪。毛毛,千万保重,等我来接你。


  三人随后下了紫源山,莫雨走在中间追着王遗风,显然不愿意与穆玄英亲近。果然,不管是那个时候莫雨的义父,还是现在的王遗风,都比他厉害。穆玄英捂着右手手臂,直叹气。


  因始终放心不下,莫雨执意到毛毛跳崖的正下方察看,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一时喜一时忧。喜毛毛果然没事,忧毛毛被所谓穆雨的兄长带走,会不会受欺负。


  受在山上的教训,穆玄英没敢再对小莫雨轻举妄动,只轻声安慰道:“别的不敢保证。我哥哥一定会照顾好你弟弟的,毛毛他肯定没事,你不用担心。”


  莫雨扫他一眼,低下头:“你们就没有其他联系方式吗?”


  “原本是有的,后来又没有了。”说到这个穆玄英就有点烦心。好好玩个游戏,却落入了所谓的华胥幻境。好在,虽然游戏系统全盘崩溃,但似乎由于是幻境,且身体并非原本的身体,他继承了蓬莱武学心法,想必莫雨也对无极殿的武功驾轻就熟,否则这肉体凡胎跳下万丈悬崖,哪能毫发无损。


  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出去。


  穆玄英在一边忧心莫雨处境和出幻境的方法,未看到小莫雨一下子变得凌厉的眼神,但他也不声张,只‘哦’了一声就随王遗风往洛阳方向走了。


  洛阳客栈里,莫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也太惊心动魄,这样的情况,他不希望再发生。一定要做点什么给毛毛的安全一个保障,未雨绸缪,就从现在开始。


  一刻钟后,王遗风房门被敲响。


  莫雨单刀直入:“我不信任那个穆雨,闯江湖的人说没有特殊联系方式,哼。同样,我也没有那么信任你。除非。”


  王遗风不动声色望他。“小兄弟,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


  “我不知道你看上我哪里,但你要我做些什么,总也要展现你的价值。我只有一个条件。如果,穆雨和他兄长碰面了,我见到毛毛,他若有任何轻举妄动……”莫雨抬眼,一片冰霜,“杀了他。”


  “当然。”莫雨补充道,“他若欺骗我毛毛根本不在他兄长身边,另有所图,或是他兄长半路弃下毛毛,更该杀。”


  远在医馆包扎伤口的穆玄英自是不会得知莫雨和王遗风的谈话内容,莫雨下手不分轻重,等到进了洛阳城,穆玄英手臂越来越疼无奈才过来找大夫。


  包扎完穆玄英并不急着回客栈,沿街打听起莫雨和毛毛的下落,最后只得悻悻而归。


  穆玄英落入华胥幻境的第一天,就此落下帷幕。


—————我—是—小—剧—场—————

莫雨带着小毛毛,穆玄英领着小莫雨终于汇合了。

莫雨拉着穆玄英的手,此时穆玄英手上的伤并未好全,作为一个资深弟控莫雨显然怒了:“谁干的。”

穆玄英瞥了一眼小莫雨,睁着眼说瞎话:“哦,小野猫抓的。”

莫雨表示怀疑:“是吗?”

“是啊,不信你问他。”穆玄英手指小莫雨。

小莫雨:“呵呵。”

小毛毛一脸乖样:看着像被小雨哥哥抓的。宝宝看穿了一切,但是宝宝作为一个资深兄控,宝宝不说。

小莫雨:宝宝乖。

小毛毛:O(∩_∩)O

于是此事不了了之。


————————


下部分是毛毛篇章。


我说过每发一章祝福一句叽宝宝。


 


叽宝宝永远青春美丽~永远十八岁。天天快乐。乖乖的。


但是说真的这文我越写越觉得索然无味,你觉着呢?@今天吃什么叽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