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二回:苗疆行

第二回:苗疆行


  莫杀一声吼,别说穆玄英了,就是在别屋小憩的莫采薇二人也被惊醒。箭失到底没能射中穆玄英,只见他上身后仰,腰肢柔软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身子几乎贴到马背上,堪堪避开莫雨雷厉风行的一箭。


  这一系列动作穆玄英做来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沓,可窥其武功定然不俗,莫雨挑眉眼中带了丝欣赏。然而欣赏归欣赏,莫少谷主的弓箭仍旧对准了穆玄英,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抬头望着窗边长身鹤立的男子,依旧如上次分别时那么令人惊艳,如果忽略他手上致人命的东西,穆玄英倒不介意飞扑过去,好好关心关心莫雨究竟出了什么事。


  “小雨哥哥。我做错什么了吗?”穆玄英下马,满脸委屈。


  莫雨冷笑,箭指穆玄英,却微微偏头看向莫杀。他眼中的冷光,所表达出来的危险,莫杀看得分明。“浩气盟的人都该死,嗯?”


  只看莫杀黑浩气黑得爽,没想到现世报来得如此之快。莫雨这一声轻佻的‘嗯’,直嗯得莫杀差点腿软跪下来直接抱莫雨大腿。


  尼玛哟。这耗子谁给惯的,谁允许你当‘曹操’了!还没说你呢,提个浩气盟就来了,活久见。可以的话,莫杀想现在就冲出去跟穆玄英干一架,然而,现实并不允许。


  “少,少爷……”莫杀哭丧着脸,吭哧了半天憋出三个字,又接着道,“这个人,这个人他不一样啊少爷。”


  “哦?”莫雨满脸兴致,转头又仔细打量起穆玄英。一个鼻子一张嘴两个眼睛,哪不一样?哦,也就长得俊了点。


  “雨哥哥。”穆玄英站得端端正正,小雨正在打量他,那就站得笔直笔直的任他打量个够。他一双大眼睛巴巴盯着莫雨,颇有点可怜兮兮的感觉。“小雨,浩气盟的事先撇一边,我们能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一放吗?你看,刀剑不长眼。”


  好想用手揉揉眼睛,底下这人满脸软萌简直闪瞎,只奈何莫雨握着东西,空不出手来揉。莫杀可好了,双手捂着眼睛,心中只叹不忍直视。


  既然没法缓解眼睛被闪,那就直接暴力解决。莫雨一拉弓弦,飞箭‘叮’的一声,射在穆玄英右脚边上,箭尖没入泥土三分。那意思十分直接:小家伙,给我老实点,谁给你的卖萌权。


  穆玄英表情瞬间变呆,只有呆没有萌。这和他心里的剧本不一样啊!多久不见,他和小雨哥哥不该是这样针锋相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好的一个情缘怎么说变就变了。穆玄英满腹委屈。


  浩气盟的耗子老实了,莫雨开始质询莫杀。“你说他不一样。他是你派去浩气盟的探子、卧底,还是说。”莫雨长弓一转,继而又自箭筒抽出支箭来,盛气凌人,“你才是浩气盟的人?”


  卧槽。莫杀在心里尖叫,这绝对是人生最大的败笔,老子堂堂恶人谷一条铁铮铮汉子,怎么能是浩气盟那群伪君子的人。


  “少爷!!!”莫杀哀嚎,他终于还是抱住了莫雨的大腿,“天地为证,日月可鉴,我莫杀一入恶人谷,一世恶人谷。浩气盟啥玩意儿,我绝不能是浩气盟的人啊。少爷你说我啥都行,你不能说我跟浩气盟有关系。”


  莫雨:“……”


  莫雨抽了抽腿,莫杀纹丝不动,继续絮絮叨叨表忠心。


  一来二去可让穆玄英看出了不对劲,莫雨往日最为信任的就是莫杀,断不可能怀疑莫杀,而且,天旋影的情报上说莫雨中了毒。


  照现在情况来看,这毒对莫雨身体没有影响,问题是出在——记忆上。


  穆玄英咬牙,趁着莫雨一半注意力在莫杀身上,直接一记扶摇直上,半空中接上二段跳,蹑云冲进莫雨所在的屋子。待屋内两人都反应过来时,穆玄英已稳稳当当立在莫雨一边,还十分嫌命长的去抓莫雨的手。


  手腕上有脉门穴,其重要性普通人都晓得,更别说莫雨,又怎么可能让一个于他来说刚见面连认识都算不上的人握住。


  距离过近,长弓失去用武之地,莫雨扔弃到一边,分水短刃抵上穆玄英胸口,意图阻挡他的动作。“不想死就离我远点。”


  穆玄英闻言非但不退反而更进一步,少年朗朗一笑,道不尽的明媚阳光,犹如春风化雨,无声渗入莫雨心底,带动那最柔软的情绪,使未明的心思微微一动。


  “小雨,毛毛不想死,可也不愿意离开你。”穆玄英轻声。


  手被轻轻握住,穆玄英无视胸膛前的分水,食指搭在莫雨脉搏上。


  莫雨心知他失去记忆,只能信自己,旁的人就连莫杀对他所说的话,他都是半信半疑,做不到全心信任。他不应该犹豫着让这个人近身,分水再往前一点,定能让他受创。就像方才,干净利落的放箭。


  躲过穆玄英善意的视线,莫雨垂下眼帘,看着对方保持号脉的姿势。


  不得不承认,这分水绝不可能再前进一步,去伤穆玄英。若说适才一箭不见丝毫犹豫,只因没与穆玄英打过照面,而真当与之有了交流,竟不用他说一句话,仅仅一个笑容莫雨已经打心底自发缴械。


  相信直觉的莫少谷主也不废话,直接收了分水,大大方方让穆玄英端详。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不费只言片语就让他没由来的信赖,莫雨清楚,恐怕这就是他失忆前最为亲密的人了。野兽的直觉最是敏锐,作为一个世人眼中的危险人物,莫雨只信自己,自然就信自己的直觉。


  莫雨的态度摆在那里,穆玄英也没觉不妥,他和莫雨本就该如此,彼此全心信心,没有一点儿隔阂。


  十年前枫华谷的悬崖没能使他们阴阳两隔,敌对阵营的成长也没法让他们生分,外人的风言风语更无法离间二人感情。何况失忆呢?


  他自顾自和莫雨眉来眼去,被遗忘的莫杀只有:“……”


  哼。莫杀在心中冷笑。我果然和浩气盟不共戴天。


  “噫!浩气盟的臭流氓,放开我们家少爷!”门外姗姗来迟的莫红泥凶道,身后跟着莫采薇。


  莫杀揉着眼睛:“小耗子,你会看脉?”


  “哎?”穆玄英又胡乱摸了几下,才恋恋不舍的放开莫雨,“不会耶。嘿嘿。”


  莫杀:“……妈的智障。”


  莫雨手指扣响窗沿,吸引几人注意力:“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他双手环胸靠在窗边看向穆玄英,“你真不是恶人谷派去的探子?”


  穆玄英呆愣道:“啊?我不是啊,我是你……”


  “去去去,一边去。”莫杀及时打断穆玄英,“少爷,浩气盟的人最会耍手段了,花言巧语,巧言令色,添油加醋!我来说。”


  被誉为年度最实诚,马路边捡到一文钱也要交给捕快的穆少盟主:“……”


  有了莫红泥和莫采薇的加入,莫杀不再势单力孤,两丫头挤在穆玄英和莫雨中间,莫采薇胆儿小,就傻愣愣站着装木桩,莫红泥又是递水又是扇风,甚为殷勤。总之打死不让穆玄英靠近。


  成功排挤完穆玄英,莫杀半点不拖拉。“浩气盟是敌对,我没错说,但对少爷你来说,也就这小耗子是唯一的例外。”


  简单叙说穆玄英和莫雨的关系,讲完轮到穆玄英发问。虽然讨厌小耗子,然而莫杀几人也明白,穆玄英害谁也不会害莫雨。遂未曾隐瞒,柳墨衣一事一一道来。


  五人从窗边说话说到桌子边,莫红泥和莫采薇见天色已晚,告声退跑去做饭。


  “这么说,要解千日忘,只能去苗疆?”穆玄英问道。


  莫杀白眼:“废话。”


  “莫叔喝茶,喝茶。”穆玄英努力赔笑,给莫杀添满茶。莫杀因他被莫雨误会,赔几个笑是应当的。“那你们准备几时出发,带多少人?”


  “原是想这两天就走。至于,带哪些人……”带什么人,带多少,实际上莫杀心里没个数。跟着出来的心腹只有莫采薇,莫红泥和他。从金水挑几个恶人出来保驾护航莫杀不是没想过,只是情势不容许。于是人选成了莫杀最棘手的问题。


  “实在烦心,我有一个主意,看莫叔和雨哥同意不。”穆玄英眼珠子一转,跃跃欲试。


  莫杀直截了当:“不同意。”


  “……小雨。”穆玄英投去殷切的目光。


  哎呀,手好痒,要挖人眼睛才能治好。莫杀两指微弯。然并卵,不敢。


  莫雨右手握拳,食指指腹抵着下颚,微微笑道:“说来听听罢。”


  “喝茶喝茶。嘿嘿。”穆玄英殷勤的给憋着火的莫杀倒满茶,“我的想法是,由我带着雨哥去往苗疆。”


  ‘砰’莫杀把茶杯重重一放,粗着声喊:“小耗子你妄想拐我们家少爷,没门。”


  “莫叔别啊,先别生气,听我解释。”


  莫杀冷冷道:“我不听。”


  “好吧。”穆玄英叹了口气,莫杀意外于今天小耗子这么好说话,下一刻就见穆玄英贴近莫雨,嬉皮笑脸,“那我给雨哥解释。”莫杀差点没背过气。


  “首先。五仙教教主与七秀坊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我盟与秀坊来往频繁,由我出面恳求,曲云教主也许肯给几分薄面也未可知。然后,莫叔常年跟在你身边,辨识度太大,恶人谷最近又不平静,你们俩在一起目标也大,我不一样,我是浩气盟的人,谁能想到恶人谷少谷主与浩气盟的人会有往来呢。最后,调虎离山,莫叔假意放出消息,引那些意图不轨的人背道而去。岂不一箭三雕?”穆玄英越说越觉得可行,说到最后已是意气扬扬。


  他这洋洋得意,意气风发的样子看得莫雨恍然。朦胧间仿佛窥见一副十分模糊的画面,他照着画面的样子,伸手亲昵的摸了摸穆玄英的头。颇有点表扬小孩子的意思。


  所谓记忆就是如此,大概所有人都以为他忘记了所有,然而心底那些铭刻一生的画面,永远不可能彻底根除。总会有一个残影。


  穆玄英抓着莫雨的手,蹭了蹭脸颊,笑得春风得意,莫雨也懒得挣脱,沉吟片刻,给出了答案:“我信得过穆玄英……”


  “毛毛。”穆玄英打断莫雨,眨巴着眼睛。


  莫雨:“嗯?”


  穆玄英一本正经:“你以前都是叫我毛毛。”


  “咳,我信得过毛毛,如此,也无不可。”莫雨把话补完。


  莫杀面无表情:“哦。”当狗粮吃得多了,也就不觉得怎样了。他望着穆玄英真诚十足,补上一句,“我觉得我压根不应拦着少爷射杀你。”


  “别这样嘛,莫叔,我这意见也不错啊。祸水东引,届时你再赶来苗疆和雨哥汇合就好啦。”穆玄英讨好道。“而且我保证,和我在一起,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人伤他。”


  莫杀将信将疑。不过他也知道,穆玄英出的主意纵然令他不爽,但也确实不错。先不说穆玄英所说的三条确然可行,且他与莫雨武功一流,最关键的是也只有穆玄英,能与莫雨配合得天衣无缝。莫雨失忆导致了他对周围人事的不信任,可他信穆玄英,那么路上就免去了怀疑,对莫雨也好。


  思忖再三莫杀也只得妥协,加上莫雨做的决定,很难更改,莫杀也尊重莫雨,他发话了莫杀再不爽穆玄英,也会听从。


  “我不去,但你得带上莫红泥和莫采薇。”莫杀退了一步。


  穆玄英瘪了瘪嘴。说好的二人世界了。虽然并没人跟他说好。“带带带。”


  “嗯哼。”莫杀犹觉不解气,愤愤然,“你保证不让少爷出事!不然,老子的刀可不管你是不是浩气少盟主,是不是少爷的弟弟。”


  穆玄英痛快道:“您放心您放心。我一定寸步不离小雨,好好保护他。衣食住行,一手包办,不仅同吃同住,还同睡!”一兴奋心里话就没憋住。


  同睡你麻痹!!!!智障!莫杀终于炸毛,忍不住亮出大刀,嚯的砍向穆玄英。小耗子笑得一脸阳光灿烂,老子现在就让你脑袋开花!


  吃过晚饭,穆玄英表示莫雨的床宽大睡两个人没问题。莫杀岂不知他打什么如意算盘,拎着他的衣领像拎小鸡把他丢进了柴房。莫雨这次倒没阻止,看好戏一样目送穆玄英远去。


  “我说,睡柴房不大好吧?”穆玄英指着灰尘满天飞的小屋。


  然而莫杀不是莫雨,他可不会心疼浩气盟的小耗子,莫杀背着刀,道:“哦。不服?那睡茅房吧。”


  穆玄英跌声道:“服服服!”就怕服晚了真给扔去茅房。


  所以说平时都是给我们家少爷惯得,治治就服了!莫杀不再理会小耗子,甩门走人。

评论 ( 19 )
热度 ( 56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