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三回:往洛阳

第三回:往洛阳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这间不大的房屋里,穆玄英打着呵欠从睡梦中醒来。


  睡柴房的感觉并不好,晚上一连醒了好几道。不是碍着莫雨中了千日忘,怕他休息不好,夜袭这种事搞不好穆玄英还真干得出来。


  简单整理好仪容,稍微梳洗一番,穆玄英迈着大步走向莫雨房间。


  莫雨一早就醒了,他惯来睡眠浅,莫杀又因今天是出行的日子,很不能放心自家少爷,天不亮就守在莫雨门口,便自然而然将莫雨吵醒。


  莫少爷一醒,莫杀没啥顾虑直接推开房门。


  只见莫雨靠着腿坐在长椅上,姿态悠闲,后背以十分轻松的姿势靠着椅子。大抵因为才起的缘故,他整个人看上去慵懒至极,眼睛半闭不闭,纤长的睫羽微微颤抖,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奢华绮丽之感。


  十足的艳若桃李,周身无形散发上位者的威严,其危险性又不言而喻,让人不禁怀疑下一刻他便会暴起伤人。宛如罂粟,明知不可亲近,却又不能不被他吸引,心甘情愿溺毙其间。


  不愧是我大恶人谷养出来的男神,不愧是老子带大的少爷。莫杀越看越欢喜,给自己点了一个又一个赞。


  “少爷。”莫杀上前毕恭毕敬。


  “嗯。”莫雨耳朵微动,终是睁开眼,煞是诱人的双眸冷光乍起。莫雨视线移到门口,果然,不过片刻,门外进来一少年郎,一身蓝衫温文端方。莫雨挑眉,猛地翻身站直,分水被充作暗器,速度惊人的射向来者。


  莫杀:“!”啥情况?不过还有点兴奋。莫杀摩拳擦掌,少爷这是准备和穆玄英掰了?好好好,少爷的话语就是我生命的方向,啥都不用问,提刀就是干。


  穆玄英:“……”进门迎接我的不是拥抱,居然是暗器!


  #打是亲骂是爱最高境界#


  #情缘这是在逼我上少林练金钟罩#


  #少林收俗家弟子么,六根不净,自带情缘的那种#


  千钧一发之际,穆玄英居然还有心情在脑海吐槽,好在他小轻功练得炉火纯青,眼见分水破风而来,迎面就要撞脑门,一记瑶台枕鹤,险险避开,只割断了少许青丝。


  好险。穆玄英咋舌,转头鼓着脸张口想和莫雨讨公道,被对方冷淡淡的一句话堵得欲哭无泪。


  “你竟然还没死?”莫雨颇为惊讶,想是在惊讶他要杀的人,第二天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


  莫杀眼睛一亮。莫雨的毒他最了解,这般情况,他一眼洞穿。很明显,莫雨的记忆停留在他昨日射杀穆玄英上,其余一概不记得。


  少爷仁慈,泄愤的机会来了。莫杀想笑,就真的笑出了声来。莫雨转头看他。


  “少爷。”莫杀道,“这种人我来就好,别脏了少爷的手。”


  莫雨略一思索,轻轻颔首。


  大刀出鞘,莫杀活动活动筋骨,提刀。


  “等等等……等。你们是认真的?”尚且不在状态,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穆玄英十分懵逼。


  ‘嚯’,莫杀落刀,刀锋带动的风声铿锵有力,显见是使了七八成力气。莫雨啐口茶,静静的观看。


  别说,莫杀膀大腰圆的,在恶人谷出了名使刀好手又力气大,穆玄英倒也是用刀好手,但莫雨看得出来,穆玄英在忌惮什么,不敢对莫杀动手,全程只敢防守。莫杀的刀法则也不是杀人的刀法,更像在出气,一刀一式全照穆玄英脸上抡,用的不是刀锋而是刀背。


  啧,莫雨目露同情,百密终有一疏,中招的真是惨不忍睹。穆玄英偷空一直在给莫雨使眼色求饶,虽然并不知道做错了啥,但惹情缘生气总是要安抚。


  莫雨执杯的手顿了顿,动了恻隐之心。看着真的挺可怜的,有点不忍啊。而且莫雨看出来了,莫杀并未拿穆玄英当仇敌在杀,穆玄英恐怕也不是什么敌人。


  眼见莫杀一刀又险些打在穆玄英伸出挡脸的手上,莫雨被拾回的分水再次掷出,替穆玄英挡住一击。


  “戏耍差不多到此为止,说说看,怎么回事。”莫雨淡淡道。


  莫杀打爽了也不卖关子,直接对莫雨道出事情原委,又‘好心’向穆玄英解释莫雨的情况。穆玄英被追的上蹿下跳,心力交瘁,除了哭还是想哭,听完解释更想哭。


  奈何莫雨暂时没工夫理会他,与莫杀讨论前往五毒的计划。


  恶人谷不乏擅长易容的高手,莫杀的安排里,等莫雨吃过早饭,悄悄送他和穆玄英以及莫采薇,莫红泥离开金水。过阵子,莫杀再领着莫雨的替身往反方向走。一边往洛阳,一边往扬州,引那群心思不纯的人到埋伏处一举歼灭。


  说到正事上莫杀不敢含糊,鉴于莫雨的不定因素,莫杀只能警告穆玄英,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即便自称恶人谷恶人也一样。若敢轻举妄动,直接诛杀。更多的事关恶人谷秘辛莫杀不便多说。穆玄英也不怠慢,一一答是,郑重保证一定听取莫叔的告诫,保护莫雨安全。


  对此莫雨有些不满,失忆又不是残废,什么人安全什么人不安全他心里有数。这想法被愿意拿命护他的两人双双无视。二人皆出于关心的角度考虑,莫雨挑了挑眉,不再言语。


  “不管怎么说,这次拜托了。”莫杀说罢站起来,也不管穆玄英极力闪躲,执着朝他行了一礼。“旁的恩怨放着,你只要照顾好少爷,我莫杀谢谢你。”


  “说的哪里话,小雨是你少爷,还是我哥哥,我情……”莫杀瞬间目光如炬,穆玄英从善如流把情缘二字憋了回去。这个世道怎么就不让人说实话呢,他和莫雨货真价实的一对情缘嘛。“总之分内之事。”


  小耗子上道莫杀显得开心,拍了拍穆玄英肩膀,大声道:“好!那现在,跟我去收拾行李。”说完故技重施,拎着衣领就把人往外带。


  穆玄英脸色一变:“疼。TAT。”终归不是亲叔叔,莫杀早忘了刚才拍人拍得爽,穆玄英不愿脸被拍拿其他地方去挡,身上早被拍得青紫,如今被他一提,那酸爽。


  好在,莫杀不是亲叔叔,还有个不是亲兄长胜似亲兄长的存在。


  莫雨皱眉,瞧着穆玄英一张脸苦不堪言,还挺揪心的。莫少爷清了清嗓子:“莫杀,你放开他,我给他上点药。”


  ……


  一切准备妥善,改了装的莫雨与穆玄英三人离开金水镇,取道洛阳城。


  莫杀不愧是在众多莫姓下属里最得莫雨信任的一个,莫雨如今几乎丧失对恶人谷形势的判断能力,没有莫雨的指示,莫杀处理事务仍是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最难得是极有效率。端看离开金水这一路畅行无阻,既无人跟踪亦无不长眼的打探就知。


  四人四马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金水镇。确认他们离去后,莫杀实施后续计划,他深知这边吸引的火力越多,少爷越安全,因而半点不敢松懈,步步为营,以‘莫雨’为饵,放出的消息半真半假,却往往是那真假掺半的消息,反而引得人深信不疑。


  若说金水镇风光秀丽,山水处尽是绿意,秀美而灵动,那么,洛阳城更多的则是奢华与雍容,便也不愧曾被武则天誉为神都。


  因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前往苗疆为莫雨解毒,又恐恶人谷叛乱者趁莫雨中毒有所动作,是以一路上穆玄英都极为低调。甫一进入洛阳城,穆玄英也不敢提别的,直接与莫雨并两个丫头往客栈方向去。


  虽说洛阳的繁华极为出名,穆玄英却着实没有来过,对此颇有些遗憾。然而他知道,他没到过洛阳,可莫雨因一些事故,很久前是在洛阳停留过的。


  那大概真的是很久以前了。洛阳客栈前,穆玄英忽然停下脚步。


  “怎么不走了?”发现穆玄英没跟上来,莫雨回头见穆玄英出神的望向客栈房檐上,奇道,“上面有什么东西?”


  穆玄英回望莫雨,眼底蕴含太多的情绪,温暖,怀念,内疚,深情一一闪现,他笑了笑,轻轻道:“有一些回忆罢了。”


  莫雨心中一动:“是什么?”


  “小雨哥哥,你看到那个高高的屋檐了吧?”穆玄英问,不等莫雨回答,继续说道,“已经过去十年了啊。十年前,有一个哥哥为了寻找失散遇难的弟弟,曾在那里一站便是一天一夜。跟我提起这件奇闻的那位江湖少侠就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执着倔强的孩子,任他人再怎么劝说,也不肯下来,望眼欲穿只为等候弟弟的消息。哥哥寻了诸多侠士帮忙,不论威逼还是利诱,孤注一掷,倾尽一切,求的不过是弟弟的平安。其实,洛阳多大,檐上放眼望去能被眼睛容纳的景象又有多小,整个洛阳都看不完,何况远在千里外的弟弟,又哪里能看到呢?”


  看不到偏偏还要看,一守就是整整一天。穆玄英早不记得初闻此事时心中的震撼,只是每每想起,那种涨得心里满满的既酸涩又感动的感觉,仍旧萦绕不去。


  很想知道,当时的莫雨,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守在那呢?


  “后来呢?他找回弟弟了吗?”莫雨问。


  穆玄英觉得眼眶有点红,他开口却答非所问:“我想抱抱你,可以么?”莫雨微怔,他尚且还没说可不可以,穆玄英已经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满足的叹了口气,穆玄英方才回答莫雨的问话,“找到了。莫雨哥哥。而且,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


  他说得含糊不清,可莫雨奇迹般的听懂了他的意思。莫雨为强者性情乖张,最厌烦与他人亲密接触,就连失忆也没改秉性,莫采薇和莫红泥平素服侍他也不敢太过靠近。可穆玄英抱着他,他非但没想过一掌把人拍出去,反而回抱着他,轻轻拍了拍背。


  “你说的那个人,是我?”笃定而不容置疑。


  感叹于莫雨直觉性之强,穆玄英都开始怀疑莫雨是不是没失忆。轻叹了一声,穆玄英闷闷道:“莫雨哥哥,我一定不会再让你担心。”也不会再伤你的心了。


  听说洛阳之事后,再对比苍山洱海所作所为,穆玄英心情更闷了。他自暴自弃的把头埋在莫雨颈项间,一时半会没有动作。


  “咳!”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小耗子!莫红泥睁大眼睛,重重咳嗽了一下,还来不及声讨穆玄英。下一刻,莫雨淡淡的瞥她一眼,吓得莫红泥立刻躲莫采薇背后去,装作刚才发声的人不是她。


  “傻毛毛,按你说的,都过去那么久,就不要再去在意了。”莫雨安慰的说。


  你总是这样,这么宠我疼我,迁就我。穆玄英抬起头来,仿佛受到蛊惑,就着莫雨的唇,亲了下去,蜻蜓点水般。


  我已经长大了,那么,往后,就换我来宠你疼你,迁就你。穆玄英扣紧莫雨的手,虔诚的吻了吻他的指尖。

  

  莫红泥与莫采薇:“……”夭寿了。这要让莫叔知道了,我是死定了呢还是死定了呢还是死定了呢?好像有点懂莫叔心塞欲死的感受了。


  整理完情绪得到‘奖赏’的穆少盟主心情转晴,在莫红泥炽热的视线下,不得已把两间房改订成三间上房。


  用完晚饭后,穆玄英企图用哀怨的眼神感动莫雨,然而在莫红泥和莫采薇的插科打诨下,莫雨硬是没接招,最后只得期期艾艾的回到隔壁房间休息。


  一夜无梦。


  大清早醒过来的穆玄英端着早饭,推开莫雨的房门,先是整个身体藏在门后只把手中的托盘朝里晃了晃,再收回手又把脑袋往里探了探。


  莫红泥忍打他的欲望忍得十分辛苦。可是没有办法,随机读档的少爷太恐怖,万一不小心读到三生路大开杀戒或者枫华崖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种危险的事当然得交给耗子做。


  穆玄英刚准备现身,迎面飞来一个板凳,直冲脑门而来。


  情缘每天都在制造惊喜,该怎么接招才好呢?

 

评论 ( 19 )
热度 ( 62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