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四回:枫华谷

第四回:枫华谷


  莫雨摔过来的板凳被穆玄英轻松避开,莫红泥推了他一把,直接把手里还稳当举着托盘的穆玄英给推到了莫雨跟前。


  莫红泥站在门口探出半个头,只见几米外的莫雨脸色阴沉。她在心里振振有词——浩气盟的耗子,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暂时把少爷交给你,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下一刻,房里的莫雨已经抬手,掐住了穆玄英的脖子,先露出疑惑的表情继而恢复冷漠,道:“在房外鬼鬼祟祟,意欲何为?”话语间隐有狐疑与杀意。


  莫红泥不禁给穆玄英点起了一排的蜡。站在她旁边看戏的莫采薇也是一脸幸灾乐祸。


  “以及……房外的那两个,是你的帮手?”莫雨说话不疾不徐,身上释放出的压力瞬间叫莫红泥和莫采薇有点腿软。莫叔救命!莫红泥开始考虑是不是该继续为她和采薇也点排蜡。


  但许是并不确定穆玄英究竟是敌是友,莫雨只是在气势上吓人,掐脖子大抵是为防范于未然,实际上手劲可没几分,说是摸也不过分。这点外面的莫红泥二人不知道,穆玄英这个当事人却清楚得很。他笑嘻嘻的晃了晃手上的东西,全没把莫雨掐他的动作放在心上:“送早餐啊。哥~”


  莫雨不动声色瞥一眼那托盘,里面放的是个食盒,从溢出的香味可以分辨食盒内的食物应该是包子馒头之类的。


  “我是你哥哥?”莫雨又呈现出刚才那种困惑的神情。他从上往下打量被他钳制住,却是一脸无所畏惧,反而嬉皮笑脸的人,疑道,“弟弟?”


  世人甚少能在恶人谷少谷主脸上看到这么不确定的表情,就是穆玄英也极少见。别说,这样的小雨哥哥别有一番意味,也正因为少见,更觉稀奇更想珍藏,还想亲他啊!穆玄英心里痒得不行。


  说干就干是少盟主的特色,穆少侠把托盘放到桌上,往前一凑正要偷亲,门外偷看得清清楚楚的莫红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然而谁都没想到,以往快把人宠上天的莫雨,这次竟然毫不留情的踢了穆玄英小腿一脚,穆少侠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吃痛的退后半步。


  干得漂亮!莫红泥神清气爽。莫采薇同样满脸振奋。


  不分情形就想耍流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穆少侠!


  莫雨薄怒:“你做什么。”小疯子出了名对人狠,疯起来更狠,否则就不会让恶人谷诸多恶人闻风丧胆,这狠跟了他半生的穆玄英从未尝过,今日总算尝到了。


  他那踢出去的一脚用了好些力道,偏在恶人谷呆得久了,恶人谷那种地方不乏阴招狠招层出不穷的人,深谙刑罚之道,往往打人的时候哪些点最致命,怎么打,力气用几分最疼,再清楚不过,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习惯,习惯这种东西最是难改,莫雨这一脚带上了往日的惯性,又在情急下出脚,不免疼得穆玄英泪花都快闪出来了。


  莫雨冷冷道,“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老实点,说你究竟是谁。”


  还没从疼痛中缓过来的穆玄英:“…嘶…”从来不知道踢人居然可以这么疼。


  “啧。我还没尽全力,有那么疼?”看着痛得脸皱成一团的穆玄英,莫雨心里一软,犹豫半晌,最终选择遵从心底的想法放开掐住穆玄英脖子的手,往他身边踢个凳子,“坐着说。”


  ‘这就完了?’全程围观的莫采薇瞪眼,朝莫红泥使眼色。‘少爷不多揍耗子两下?’


  ‘散了吧。没戏看了。’莫红泥心领神会,与莫采薇眼神交流起来。‘接下来的戏码铁定是秀死快,不想瞎回房吧。’


  不想瞎的莫采薇果断牵着莫红泥的手,转身,回房。


  “你的帮手走了。”莫雨淡淡道。


  “什么帮手,分明是戏看完就跑了。”穆玄英坐在板凳上哭笑不得,边揉小腿缓解疼痛边道,“她们是你的属下,小雨哥哥。”


  “是吗?”莫雨漠然,显然没把穆玄英的话放在心上。“你真是我弟弟?我又是谁?”


  穆玄英有点泄气,便没了玩闹的心思。真要算起来,都怪柳墨衣制些稀奇古怪的毒,千日忘的毒性当真闻所未闻,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信好好的一个人,第二天起来会将昨日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往复循环,不得善终。


  “我真是你弟弟,但,除了是你弟弟,我们还是情缘。你呢,是恶人谷的少谷主……”穆玄英耐心解释,将莫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大致说了一遍。说罢,穆玄英叹道,“真恨不得长翅膀飞去五毒,让小雨哥哥能早日好起来。说心里话,每日早上醒来都是小雨看陌生人的眼神,我真的……”很难受。


  嘴上不说,表现得没事人一样,并不代表心里真的不难过。穆玄英虽然开朗温和,但总被亲近的人当成陌生人对待,还被屡屡怀疑,纵使知道缘由,多少也仍是会有点伤心难过。想必,莫叔能对他的心情,更加感同身受。


  面前之人愁眉苦脸,垂头丧气,连同他的马尾也耷拉下来,像焉了的花,萎靡不振。莫雨不忍,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慰的话出口既惊了自己又有点理当如此的意味,“别不开心了,我相信你。等到了五毒,一切都会拨云见日的。”


  “嗯。”穆玄英闷闷道,顺势握住莫雨的手,半边脸埋进他掌中,半边脸盯着他,“肯定会好。”


  莫雨微微一笑,眼角眉梢染上柔和的色彩,正如冰雪时节突如其来的一缕暖阳,惊艳而又温暖。自认正人君子绝不为美色动容的穆玄英,又有点不能自持了。


  前车之鉴还在,穆玄英倒不敢轻举妄动,最重要的是,小腿还疼着没法站起来突袭。不过,他想反正莫雨就一直在自己身边,能一辈子这么默默凝望他,也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


  还未等穆玄英回过味,脑袋不轻不重的挨了一下,莫雨轻轻敲他脑门,挑眉:“你一直发呆下去,抓着我的手不松,我们就不用吃饭了。不吃东西,你还有力气去苗疆么?”


  穆玄英马上反应过来,松开莫雨,将食盒推到他面前,殷勤的给他倒水。“你吃吧,我吃过了。”古人说酒色会令人误事,诚不欺我。


  一个包子下腹,莫雨斟酌过后,忽而开口:“其实若非今早你在门口犹豫不决,不进不退,我也不会第一时间发难。这毒看来还会发作,往后你直接果断些,别再鬼祟行事,我便不会出手。”好在潜意识总认为这个人不能死,若是死了绝对无法承受,这才留了手。否则,莫雨皱眉,不敢再想下去。


  穆玄英沉默的望着他:“……”


  “怎么,我说的不对?”莫雨道。


  该怎么给你解释,前天,昨天,我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出现在你面前,你还是暗器伺候的事呢。好不容易我想通了,准备探清虚实再进,待遇仍然一如昨天。穆玄英抬头望窗外,违心道:“不,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莫雨满意的点点头,笑了笑,哄道:“毛毛乖。”


  穆玄英惆怅的回望。


  早饭用罢,收拾行囊,莫雨替穆玄英隐隐作疼的小腿上了药,四人如来时一样匆匆离开了洛阳城。穆玄英心里记挂着幼时莫雨煞费苦心寻他的陈年旧事,下定决心以后有机会,定要再携莫雨,重游旧地,全昔日遗憾。不光洛阳,塞外大漠,江南烟雨,昆仑雪山,无论天南亦或地北都再不分散。


  四人所骑骏马脚力非同一般,莫雨的望云骓,穆玄英的照夜白,皆是数一数二的好马,仅有半天时间便出得洛阳。


  告别了洛阳城,洛阳过后的风景又是什么呢?


  红色,红色,延绵不绝,仿佛千里万里都是殷红的枫叶。如地狱里蔓延出来的曼珠沙华,望不到尽头;又如逶迤不去的鲜血,凄厉而可怖。


  枫华谷的景色,也算一奇,勿怪无数游人千里迢迢只为一赏红枫之艳。而一旦进入日暮时分,在夕阳余晖映衬下,红枫之艳更甚一分,实在美得绚烂。好似争先恐后绽放出生命里最鲜艳的一刻,每一片红枫都美得夺人心魄。


  令人遗憾的是,这枫华谷对任何人都可以是美景圣地,唯独对穆玄英和莫雨二人来说,是噩梦,是痛苦,是分离之地。


  无论是之于幼时的,还是入阵营后再度于此重逢的他们。


  莫采薇与莫红泥还在观望景致,说到开心时发出轻轻的笑声。也只有穆玄英,从入枫华谷起就注意到莫雨的神态比之以往更谨慎。


  望云骓似感受到主人的心情,放慢了脚步,莫雨单手撑着额头,脸上表情不显,眼神却十分深沉。


  莫红泥注意到少爷这一举动,打马上前,关切道:“少爷累了吗?天色马上就要黑了,红叶湖一带少有人家,今晚只能露宿野外了。少爷,你身体还行吗?”


  “无妨。”莫雨摇头,似乎不想再多说。莫红泥机灵的没有再问,扯着莫采薇下马将马儿拴在树边,结伴去寻生火的木柴。


  照夜白、望云骓具通人性,没有被栓住,穆玄英放任两匹马自由自在的撒野。他牵着莫雨,担忧道:“小雨,你没事吧?从进枫华谷你脸色就不对。”


  莫雨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抚,深深吐出口气才道:“脑子很乱。总感觉枫华谷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不愿意再回忆哪怕一遍的事。但又想不起来。”


  紫源山一难是梗在莫雨心里一根刺,伤他最深,带给他的只有午夜梦回后心底止不住的悲怆和惶然。自他中千日忘失忆以来不管莫杀亦或穆玄英,出于种种原因,都没再提过这事。只说穆玄英与莫雨小时候失散,长大重逢才知道已是阵营两立。


  千日忘到底是种什么毒,穆玄英有点不安。肖药儿信上说千日忘会使中毒者记忆混乱,前后不搭,那会怎么样呢?如果不是急于到五毒解毒,枫华谷路途比较近,穆玄英也不愿选这条路。


  至于尽快出枫华谷……天色确实比较晚了,山林间赶夜路不是明智的做法,况且离长安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兼之一个白天都在赶路,晚上不休息,怕莫雨的身体承受不住。露宿枫华谷实在没有办法。


  “……小雨,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穆玄英俯身,亲了亲莫雨的嘴角,脸蹭着莫雨的脸,企图驱散他心中无形的阴霾。不管怎么说,他不能先乱。


  倒是并不抗拒穆玄英的亲近,莫雨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没再说什么。但从他一直皱着的眉头来看,显然并未完全放下心。


  吃了顿简单的晚饭,在莫雨坚持身体无碍下,四人排好各自守夜时辰便分散休息,穆玄英抱着靠他肩膀安睡的莫雨,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


  只希望,别再横生枝节,这枫华谷绝不是久留之地,明天一定要走出去。

 

评论 ( 18 )
热度 ( 52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