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五回:旧疾复

第五回:旧疾复


  黎明将至,天色已泛起鱼肚白,红叶湖一带宁静安谧。


  蓦地,一声长啸打破寂静,惊起林间鸟儿三四,枫叶随之摇曳颤抖,簌簌作响。


  发出长啸的人,白衣红裘,身姿挺拨,原本俊朗的容颜变得微微扭曲,青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其未戴手套的指尖蔓延开。正是莫雨。只见他单手抱着头,嘴唇一张一合念着什么,但声音太小,实在听不清。


  莫红泥和莫采薇将醒过来,转头就是发病的少爷,眼底诡异的红色森冷可怖,两个丫头抱在一起,求救的眼神投向对家少爷。


  实则他这个对家少爷也有点发愣,他是被莫雨释放出的杀气和威慑力惊醒的,但很快反应过来,莫雨这症状只怕是阴阳复合毒发作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昨晚临睡前还希冀别发生什么意外,谁料到,转眼莫雨就发病了。


  没有给他多余的考虑时间,莫雨捡起地上燃了一夜的粗大木柴,随手便扔了过来。


  这一夜四人轮流守夜,穆玄英上半夜,莫采薇和莫红泥守中夜,轮到莫雨就是下半夜。是以,一夜的火根本未曾歇过。木柴烧得正旺,火红火红的,以惊人的速度飞来,逼得穆玄英不得不避让。


  紧跟着烧了一半木柴的,是莫雨。雪花忽至,莫雨出手如电,携冰雪之势的凝雪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来,他满身癫狂,速度着实太惊人,若非穆玄英与之心意相通,知他招式几何,绝无法避开这一掌。


  世人皆道宁可对上阎罗王,也不愿与发疯的小疯子为敌,不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闪开!”穆玄英向后疾退,大喝一声,莫红泥方如梦初醒拉着莫采薇跑得远远的。


  一招不得,莫雨眸中血色更深,瞳孔转变为更深沉的紫色,凶光毕露,‘咕,咕’的气音从他喉咙里发出,听来可怕至极。


  穆玄英心中大恸,他多年未再见莫雨发病,今日意外撞见,只觉心痛,恨不能以身代之。缓缓向前走了一步,眼中浮现深刻的疼惜之色:“小雨……”


  他始一动,将他认作威胁的莫雨本能警惕,话出口未过半,莫雨身形暴起,手一抬凌空打穴。穆玄英根本来不及回防,猝不及防被莫雨定住。


  下一秒,白衣转瞬即至,‘号令红尘’的招式眼看要打在穆玄英身上,幸好他反应极快,迅速冲破莫雨的束缚,继而旋转身体,体内气劲散开,一招‘龙影浩然’将莫雨推开。


  穆玄英的‘龙影浩然’旨在推开莫雨,所以未曾造成实质伤害,但莫雨就不同了,那一掌实打实打在身上,纵然其力道被卸掉一半,威势犹在,顿时,穆玄英哇的吐出口血,单膝跪地手撑着身体,面色泛青,显然并不好受。


  还不算完,莫雨如今敌我不辩,凡入眼者皆是可攻击的。他调转身形,望向一颗高大的枫树。


  莫红泥躲在树后,吓得大气不敢喘,莫采薇直接眼泪也出来了。平素小打小闹她俩看戏开心,动起真格来魂都快吓没了。


  “莫雨哥哥!我是毛毛啊,你还记得毛毛吗?”危急时刻,穆玄英大喊道,只能寄希望于莫雨听到这个名字会有所松懈。


  所幸果然有用,莫雨抱着头,眼底闪过迷茫,呢喃着:“毛……毛毛,毛毛。”


  穆玄英心下一宽,趁热打铁:“莫雨哥哥,我就是毛毛啊,你的毛毛,你看看我……”


  接下来莫雨的举动完全令人瞠目结舌,更是出乎穆玄英的意料。莫雨嘴里念着毛毛,转了一圈迷茫的打量起四周,最后像是恍然大悟般,‘啊’了一声,茫茫然念道:“枫华谷……”随后如一支离弦的箭,飞速冲向枫华林深处,直至再也看不见。


  受了内伤一时无法动用轻功,穆玄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雨消失在林间。莫红泥和莫采薇则是根本追不上莫雨,就算追得上怕也不敢追。


  “这可怎么办,少爷会不会有危险啊。”莫红泥简直要急死了。


  只调息了片刻,未能完全恢复,但眼下穆玄英顾不得这么多,只想着把人追回来。可是,把两个姑娘留在林子里……


  一眼看出他的为难之处,向来胆小的莫采薇反而比莫红泥更快镇静下来,莫采薇郑重道:“我和红泥虽说都是姑娘家,但你要知道凡恶人谷里出来的人,绝没有一个简单的。现下我和红泥若是跟着你,恐怕成为包袱,穆少侠,少爷暂时就拜托你了。我们先到前面打探,沿途留下记号,总之,不能耽搁往苗疆解毒的路程,一切以少爷为先。”


  闻言穆玄英大是诧异,总以为莫采薇胆小爱哭,没有主见,可这番话足以让人重新审视这个不甚起眼的小丫头。


  莫采薇微微笑了笑,不再多说,有些心事也犯不着与人细说。她胆小怕事是真,恶人谷那种地方,吃人不吐骨头,以她之性原本很难安然活在谷中。若非莫雨庇护……世人总说小疯子可怕,是因为他们不懂莫雨。若他真有那么可怕,哪里容得下常做错事甚至差点采错药害莫雨中毒的莫采薇呢?少爷护短,对身边之人的好旁人根本无从体会,感念莫雨的回护,她莫采薇即便平素胆小,但一旦涉及少爷,宁死不退。


  穆玄英不多问,与莫采薇快速交换完信息,足下一点,提气跃起,倏忽间消失在红叶湖。


  这么会时间莫雨早走很远了,要追肯定追不上,偌大的枫华谷他会去哪呢?


  答案早已肯定。若说这枫华谷有什么特别,除了十年前那件事,又还有什么值得莫雨念念不忘,痛恨惋惜?


  忍着胸口的疼痛,将轻功运用到极致,即便如此,被莫雨‘号令红尘’伤过,以致内息紊乱,穆玄英的速度远没有平时快。趁着赶路的工夫,又细细推敲起莫雨发病的原因。


  既然是在枫华谷,而且没有外力刺激因素,诱因只能是那件事……他敢和莫雨靠得如此近,自然笃定莫雨不论在什么情况都不会伤他,这种自信可以说毫无道理可言,但,偏偏他的自信在莫雨身上无往不利。今日,却失了效。


  从小到大莫雨不伤毛毛,那也得在莫雨知道穆玄英是毛毛的情况下。联合千日忘毒性,穆玄英得出结论。


  莫雨的记忆出现了混乱,枫华谷的情景太容易勾起往昔不愉快的回忆,任何失忆的人在看到让自己铭刻于心的事物时,总会心有所感。由此,莫雨今日的记忆想是停在了十年之前,紫源山一事时。


  难怪对穆玄英无动于衷,小时候莫雨的记忆里哪里有长大的穆玄英。再加上一心想着毛毛跳崖,陷入昔日魔障的莫雨自然顾不上分辨那么多。


  推算出莫雨的情况,穆玄英更加着急。阴阳复合毒是厉害,但毒发过后的莫雨,精疲力竭,到时万一遇到对头,后果不堪设想。


  穆玄英火急火燎,两刻钟后落到紫源山顶,山顶静悄悄一片,毫无莫雨踪迹。穆玄英脑袋一空,冷汗直冒,没有道理莫雨不在这里。


  正当他乱作一团,努力迫使自己冷静,紫源泽下传来的惊叫声顿时吸引了注意力。莫雨要找十年前跳崖的毛毛,毛毛必然不在山上,莫雨在紫源山找不到毛毛,不是没有可能循着记忆跳崖下去寻人。


  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纵身就往紫源山下跳。


  隔着十年光景,穆玄英已再不是当年稚嫩的孩童,这百丈悬崖难得住毛毛难不住今时今日的穆少盟主。顺利在紫源泽降落,目之所及,令穆玄英错愕不已。


  紫源泽紧挨着啖杏林,啖杏林据点归属恶人谷。如今,镇守据点的恶人弟子伤的伤,死的死,余下清醒者无不满面惊惶,更有甚吓得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无法动弹,而被他们围在中间神志不清的,正是莫雨。


  穆玄英暗道不好,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昔日莫雨血洗三生路的历史重演。


  眼见莫雨凝气于指,一式‘叹问苍穹’就要对着跪于地上瑟瑟发抖的恶人弟子击出,穆玄英顾不上原本所受的内伤,抢身上前,推开地上的人,单手缠上莫雨手腕,卸去大部分力道。


  招式落空,右手被缠住,莫雨毫不犹豫的一面试图挣出束缚,一面以左手暗攻穆玄英。


  “莫雨哥哥!你清醒点,我是毛毛啊。”不顾莫雨的挣扎,穆玄英抓着莫雨手腕不放,颇为狼狈的躲着层出不穷的攻势。


  “啊。”莫雨动作微顿,气音流出,眼底露出些微迷茫,“毛毛,毛毛,悬崖,毛毛。”莫雨无意识唤道。


  多深的执念,才能让你连失忆了也仍旧被这件事影响,穆玄英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当初的决断。当年的他不怕死,不怕流血,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冲动之举,给年幼的莫雨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穆玄英开口,满是颤音:“对不起。但是,小雨,毛毛他没事,我在……”


  “穆玄英!那是浩气盟的少盟主穆玄英。恶人谷的兄弟们,就是他,害得少谷主疯症复发。无论是为了恶人谷,还是为了死去的弟兄,或是少谷主,都要给我杀了他!”


  一道高亢的声音如平地惊雷,打断穆玄英说话的同时,挑起其他人的恨意,霎时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穆玄英身上,带着森然杀意。


  真是好样的。穆玄英咬牙切齿。他与莫雨均经过乔装打扮不说,穆玄英又鲜少出入江湖,真说起来除了莫雨身边的人,几个人恶人谷弟子识得他?


  穆玄英循声望去,但见发出声响的那个人面容平静,丝毫没有为同伴复仇的愤懑之情,有的只是算计之心,躲在人群后面拿着他人当枪使。


  穆玄英苦笑,这下好了,他和莫雨的行踪八成暴露了。这些都先不提,最为重要的是,随着周围众人煞气飙升,莫雨本能觉得不对,反抗起来愈发激烈。


  几乎是一触即发,随着莫雨手腕翻飞脱离穆玄英钳制,一掌推出后,三四个恶人谷弟子齐齐跃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莫雨属于无差别攻击,恶人谷的人得避莫雨锋芒才能打穆玄英,否则本内伤在身,又遭莫雨和恶人谷联合围攻,穆玄英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但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疯癫中的莫雨杀伤力太惊人,后又有虎视眈眈的恶人谷。穆玄英一个人浩气盟的人,立场太尴尬,没法揪出其中叛徒,说了怕也会被认为挑拨离间。穆玄英咬牙,退意早生。


  “莫雨哥哥,你要找跳下悬崖的毛毛是吗?你跟我来,我知道毛毛在哪。”穆玄英分心喊一嗓子的后果就是,没被听见这话后变得有些动摇的莫雨打中,反被方才喊话的那人趁势偷袭。


  那人招式迅猛,速度奇快,看准了时机,出掌毫不含糊。穆玄英早有准备,重剑横胸,正待一剑拍飞人,没成想对方攻了一半,竟临时调转方向朝莫雨背后而去。看情形,其实原本就是冲莫雨去的,打他只是个幌子。


  饶是品德优良的穆玄英此刻也忍不住想骂脏话了。阻挡肯定来不及了,穆玄英咬牙飞身上前,从背后抱住莫雨,准备硬接对方一招。


  他早做了准备,运起易筋经以抵御伤害,然而,当对方掌法打在身上时,还是疼得他心底大呼——我的小雨啊,疼死小爷了。穆玄英龇牙咧嘴。


  是时,莫雨反应过来有人要对他不利,回身便是一记‘分川手’袭向欲伤他的人,偷袭者再快哪里快得过癫狂的莫雨,直接被打飞出去,口吐鲜血。


  对此,穆玄英只有一个字。爽!


  大轻功飞上天前穆玄英回头牢牢记下了此人身形面貌,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本小爷等着。


  “莫雨,你要找毛毛,随我来。”


  空气中回荡着穆玄英留下的余音,人却已然看不见。莫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片刻后,方凌空追上穆玄英。


  两条身影在枫华谷穿梭不停,穆玄英以着最快的速度奔向枫林深处,但他再快快不过以身法为长的莫雨,双方距离愈来愈近。莫雨扬手便是一发虹气长空。


  被暗器从空中打到地上的穆玄英:“……”


  不带这么玩的!!


  努力保持着平衡,临近地面时接上迎风回浪穆玄英才没摔个结实,容不得他喘口气,光线一暗,莫雨已逼近,迫得穆玄英狼狈的回防。


  如是过了好几来招,穆玄英嘴上不停喊着莫雨哥哥,又说了不少关于年幼的毛毛和莫雨之事,引得莫雨频频分心。


  半刻钟后,好歹等到机会的穆玄英一个手刀下去,劈晕了莫雨。


  将昏睡中的莫雨抱在怀里,穆玄英依然不敢松懈,啖杏林据点不知多少叛谷弟子,如果让他们追上可就麻烦了。连忙把人背起,也顾不上浑身疼痛,穆玄英快速往长安方向赶。幸而已经离长安很近,不然受了伤还得背人赶路,穆少侠简直要哭出来。


  长安城郊外有一处破庙,荒废已久,罕有人至,穆玄英寻到这处破庙才得以松口气。


  莫雨发一次疯要养很久,他现在睡得沉稳,不到第二天早上应当不会醒来。


  简单在破庙外设了五行阵法防止外敌,察看完莫雨的情况,确认他没事后,穆玄英才泄了气似的坐到地上。


  他把莫雨抱在怀里,好让莫雨能睡得舒服些。此时,他身上浑身酸软,被莫雨打到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你可好了,睡得真安稳。”穆玄英鼓着脸,瞪着昏睡中的莫雨,越看越不服气,拿指头轻戳莫雨脸颊,“就知道欺负我!坏小雨!小时候,把我心爱的布娃娃扔灯杆上不让我拿到不说,长大了变本加厉,竟然直接上手。太过分了。”


  戳着戳着莫雨脸颊渐渐变红,穆玄英马上停手,心疼的轻轻揉了揉莫雨的脸颊,末了俯身浅浅的吻下自己被戳过的地方。穆玄英叹气,认命道:“谁叫我是你弟弟,你是哥哥呢,天生被欺负的命。”


  不出所料,莫雨这一昏睡果然睡了足足一天一夜。穆玄英简单吃了点干粮,调息过后,情况有所好转,与莫雨相依相偎过了一夜。


  黎明时分,天色渐白,尚在睡梦之中的穆玄英,冷不防手腕一紧,右手已被人牢牢扣住。见他醒来,莫雨直接开口,厉声道:“你是谁?”


  穆玄英睡眼惺忪,懵逼十足。


  每天醒后都被情缘逼问我是谁。再这么问下去,我都想问我是谁,从来哪,到哪去。


  “我是毛毛啊。”声音有气无力。


  “毛毛是谁?”莫雨紧追不放。


  “毛毛是我,大名穆玄英,浩气盟少盟主,你叫莫雨,恶人谷少谷主。你是我……”穆玄英猛地顿住,有什么灵感从他脑中一闪而逝。


  莫雨见他停住不说,手上力道加重,很有几分威胁的意思:“我是你什么?”


  原本还有几分迟疑不定,被莫雨这一捏,仿佛带动了全身的疼痛,昨日教莫雨打得狼狈不堪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瞬间,穆玄英眸光一定,变得坚定无比,掷地有声道:“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哥哥。你平常都叫我玄英哥哥来着。”叫你再欺负我!


  “来,小雨,先叫一声吧。”穆玄英微笑。


————————————

上文穆玄英和莫雨的招式都是出自游戏。


璨翠海厅

穆玄英——龙影浩然:穆玄英旋转身体,震荡气劲散开,造成伤害并将范围内玩家推开。


莫雨——叹问苍穹:莫雨凝气于指,对目标造成大量伤害。

  ——号令红尘:莫雨选定随机目标,凌空打穴将其短暂定身,随后冲刺到目标身边,一拳砸地,造成范围伤害。每击中一个目标就会给莫雨添加一层“红尘号令”状态,最高五层。【顺便一说这里有个成就叫不尊号令,全队不中号令红尘~~我可是九十年代就拿到了哦。嘿嘿。】

  ——分川手:花月莫雨AOE伤害。

 

评论 ( 19 )
热度 ( 67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