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六回:现世报

第六回:现世报


  天儿正早,长安城城门刚开,便迎来了无数进城出城的百姓,井然有序。


  长安帝都辉煌大气,天子脚下,便是平民百姓俱都带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温文大方。本就临近天子,素日看得多听得多,眼界就不是长在穷山恶水里的人可比的。


  今日,这些眼界高的百姓无不被大路上两名翩翩少年郎吸引。


  两名少年一着浅蓝色布袍,一着月白色长衫,一个眉目疏朗,温润如玉,另一个固然脸色难看了点,状似不好亲近,但也没人能违心的说他不好看。相反,不仅是好看,肤白面秀,艳如桃李,女孩子看了都要自愧弗如。


  不是碍着人冷若冰霜,一准无数女子围过去求教护肤技巧,能围一天!


  最为难得的是二者行止间气质非凡,光华满身,一眼可判绝非池中之物。如此芝兰玉树的两个人岂会不吸人眼球。


  围观的人是一饱眼福,可当事人频频遭到注目,兼之性子使然,最是厌烦叫人拿好奇的目光打量,白衣男子眸光越来越冷,周身气压直降几度。


  反是那天生带笑的蓝衣少年,不为所动,紧紧拉着同伴的手凑上前去,说了什么。白衣人的回应很简单,一巴掌糊了上去。但就这样,少年仍是笑容不减,怡然自得。


  不消多问,这样与众不同,出类拔萃的两个人,自是穆少盟主与莫少谷主。


  时光倒回一个时辰前。


  撒下第一个谎言时,注定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在莫雨强烈的注视下,穆玄英叙说着两人的往事。一样的剧情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只有哥哥变成了弟弟,弟弟变成了哥哥,破绽值降到最小,堪称完美。


  都说雁过留痕,凭空捏造的记忆是不容易让人信服的。莫雨是个聪明人,哄他就得谨慎仔细些,人家是失忆又不是傻了。只有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才能让失忆的少谷主不容易察觉。


  这番话莫雨自然是信了的,从第一眼看到穆玄英,那种亲切感挡都挡不住,就不会去怀疑。


  但是。玄英哥哥?!莫少爷在心底反复咀嚼着这个称呼,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哪里不对呢?又说不上来。


  “果是阵营两立,如今,雨弟是恼我入了浩气盟,不肯认我这个哥哥了吗?也怪哥哥,没有照顾好你,还害你中毒忘了我。”莫雨兀自纠结,冷不防穆玄英直接入戏上场,满脸落寞自责。


  莫少爷心里很不是滋味,直觉不忍穆玄英难过,但叫哥哥……。


  “你没驴我?”读书少的少谷主如是问。


  穆玄英嘴角抽搐得厉害,肩膀颤抖不止,最后干脆脸埋进双掌间,闷闷道:“你还是怪我。”哎呀。不行,要笑抽了……稳住稳住。


  他这副模样,落在莫雨眼里,被定义成伤心欲绝。莫雨叹了口气,缓缓道:“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不对劲。你别难过了。”见穆玄英抬起头来,满眼内疚的望着自己,莫雨一个不忍,宽慰的说,“真没怪你。玄英哥哥。”


  最后四个字轻若蚊蝇,但不妨碍听的人乐开花。这特么才是真正的有生之年。玄英哥哥丢开‘愁容’笑得灿烂无比:“小雨弟弟真乖,来,再叫一声呗。”


  莫雨:我怎么就那么想打他呢?


  看完现场版的变脸,后面任穆玄英再怎么演,莫雨巍然不动,只冷冷的盯着他。


  那就没辙了,穆玄英十分遗憾,然后收了玩闹的心思,商讨起啖杏林据点一事。


  他们行踪暴露已经可以肯定,纵然两人武功高强,但双拳难敌四腿,谁知道对面到底有多少人?尤为不妙的是,穆玄英身受内伤,莫雨又是刚发过病元气不足,双双需要修养,连赶路都得慎重,何况御敌。


  “躲躲藏藏未必瞒得过他们。你我需要休息,不如,光明正大进长安城,储蓄体力。总好过躲藏时让他们趁虚而入。”


  目前来说,穆玄英提出的主意是短时间内最为妥当的。长安城那种地方,终归天子门前,大内能手无数,官府严禁江湖人高来低去,无论缘由闹事者一律见官打板子。别说恶人谷的那些叛谷弟子,就是十二门派的人也不敢随意前去惹是生非。


  如此,便有了开头一幕。


  少顷,莫雨两人停在了药铺门前,门外排了不长不短的队伍,知晓莫雨素来不爱往人多的地方钻,穆玄英就让他在外等,随口感叹了句:“还好你以前养病的方子我都背下来了,不然真不好办。”


  阴阳复合毒太过霸道,平常大夫未必开得出令人满意的调养方子,甚至不一定诊得出这种毒。幸而穆玄英有先见之明,事关莫雨能背的都背了,能揽过来的事也都揽了。才不至于造成在紧要关头时束手无策。


  穆玄英往前走了一步,又回头:“那我去排队了。很快回来。你别乱跑啊,走丢了可不好。”


  “……”莫雨冷冷的蔑视他一眼,不耐烦道,“我不是小孩子。”


  “哎呀,不管多大,你始终是我弟弟,就算你七老八十我还是会担心。”穆玄英揉了揉莫雨的头,很有些哄小孩儿的意思。“乖啦。”


  乖你妹。莫雨额头青筋突起,侧脸躲开他揉得兴起的爪子。


  不行,真的很想揍他。


  莫雨的心情和脸上表情成正比,正巧,穆玄英也是,心里兴奋度和脸上灿烂度均达到了顶点,想着怪不得莫雨总喜欢揉他的头哄他,这种当哥哥的感觉酷毙了。


  不过此刻得见好就收,穆玄英不敢再挑战高难度,反正时间还长,徐徐图之喽。遂安心排队去了。


  世人皆道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活在浩气盟那种地方,少盟主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然而,他死都不会料到,现世报会来得如此快。


  远在金水以外的莫杀表示,他已经尝够这味道,永远不想再来一遍。


  其时,日头正好,莫雨为躲日光转而去到大树底下,因周围树叶茂密又在转角处,极其妨碍视线,怕穆玄英看不到他担心,只好去之前打声招呼示意。


  没站多久,车轮轱辘声响起,从巷子里出来十数人,押着一车东西。莫雨只瞥了这些人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再多看。


  不想他不理会,这群人里有一个人却盯上了他。那是个少女,温婉沉静又不失少年活泼,一身紫白色相间的短裙,手执毫笔,言笑晏晏。少女向打扮相差不大的同伴道了句话,方迈着步子朝树底下过去。


  “小雨哥哥。真巧。”紫衣女子声音甜美,如秋夜月里微风送来的花香,沁人心脾。一举一动都透着少女的俏皮和可爱。“你一个人在这里?”


  莫雨并不答话,细心审视起眼前少女。他的局势并不明朗,从失忆过后只能凭心判断敌友,以静制动是唯一的办法。


  少女心思敏感,歪着头,叹道:“怎么数月未见,小雨哥哥就一副不认识小月的样子了呢?”


  “你是陈月?”莫雨道。这个小女孩,穆玄英讲往事时提及过。


  陈月睁大眼睛:“我当然是。”清秀的眉目微微蹙起,陈月有些难过道,“自稻香村没了我们就一直聚少离多。也不知道毛毛怎么样了。”


  莫雨不知道该怎样接她的话,索性不说了,沉默以对。习惯了他的寡言,陈月倒不觉得有什么,笑容依旧。静了半晌,冷不防又听他开口:“你多大了。”


  “啊?二十。”虽不明白莫雨问话的用意,陈月依旧如实答来。


  “那他呢?”莫雨一指,指尖一端赫然是买完药大踏步走过来的穆玄英。


  “毛毛也在这儿!”陈月欣喜的说,“他自然与我同岁。但我长他几个月。”


  莫雨:“哦。”


  兴高采烈冲莫雨飞奔过来,却听到陈月这番话的穆玄英:“……”


  一脸懵逼.JPG


  莫雨的面容已经黑得不像话了,双手环胸,冷笑着面向穆玄英。


  卧槽!卧槽!卧槽!穆玄英不断在心中哀嚎,悲伤逆流成河。装逼一时爽,搓衣板跪到穿。穆玄英咽了口唾沫,讨好的去牵莫雨的手,情理中的情缘果断挥开他,面无表情。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你们这是……吵架了?”


  这比吵架更糟糕。穆玄英热泪盈眶:“小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很正常啊。长安过去便是万花谷,万花谷药材虽然自给自足,但粮食生活用品总要采买回去。你们才是,一个北一个南,如何聚集到长安了?还有,小雨哥哥方才为何像是不认识我?”陈月抛出一连串的疑问。


  收拾起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心,穆玄英捡些合适的因由说给陈月听,只道莫雨不慎中了毒,失去记忆,唯有苗疆五毒有解法,自己这才陪着小雨去往苗疆。恶人谷叛谷弟子一事绝口不提。


  但就这样避重就轻的说法,还是把陈月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去抓莫雨,要给他把脉。莫雨下意识想躲,穆玄英忙按住他的手,解释道:“小月医术精湛,我们又自幼青梅竹马,雨哥,你给她看看罢。“


  莫雨冷淡的眺一眼缠在手腕上的爪子,再冷淡的眺一眼爪子的主人。被眺的人非常识趣的收回手,摆出可怜兮兮的神情。然而并没有什么软用。


  毛毛似乎今天又作死了。陈月把着脉,神情愈发凝重。“千日忘当真奇毒,我是没法的,你们早些去五毒吧。要不我和你们一块去?”


  “不行。”穆玄英当即拒绝。但他的话,陈月一向不怎么听,只好转头道,“你说呢?雨哥?”


  雨哥,雨弟,你转换得真自然。


  莫雨不在陈月的事上跟他计较,点点头以示赞同。


  如此,陈月只得作罢。也是认识到自己跟去不但帮不上忙,很有可能莫雨和穆玄英因为顾及她而放慢行程,就不好了。


  万花谷的师兄师姐还在等她,陈月不便久待,留下数种防身的毒/药,毒粉以及上品丹丸,才安心离去。她一离开,莫雨气压更冷,再不看穆玄英一眼,转身就走。


  装逼还没装够就被戳破了,现在情缘生气不理人了,并不想死情缘,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穆玄英泪流满面:小月他坑我啊!!!!!

 

评论 ( 22 )
热度 ( 70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