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千日忘》第八回:穆编剧

第八回:穆编剧


  有很大一部分哲学家都曾经说过,万事万物,凡有一就二,有二就有三。这句话正适用于现在的穆玄英。


  他与莫雨出长安的时间掐得好,一路上果然风平浪静,安然无恙。因白日里休息充足,两人又身负绝学,是以连夜赶路并未对他二人造成困扰。出长安内城后,两人便以口哨声唤各自坐骑,数个时辰后已至长安与马嵬驿的交界处。


  也不知是千日忘的毒性太强大,还是莫雨本身就十分疲倦,卯时方至,他已表现出困倦萎顿的状态。虽口中说着还能撑住,但穆玄英却不敢拿他身体开玩笑,只好停止赶路,就地歇脚。


  几乎是刚下马,席地坐下,莫雨就已经睡熟了,穆玄英只好抱着他,调整姿势,让他能睡得更舒服些。


  天色渐明,朝阳初升,空气中泛着青草的幽香,令人心旷神怡。随着太阳缓缓升起,莫雨渐渐转醒。


  和莫雨的情况不同,穆玄英即便一夜没睡精神依旧好得很。他一直关注着莫雨的情况,故而在其将醒之际就已然注意到了。


  就在躺在他膝上酣然入睡的人睁开眼,茫然环顾四下,还没来得及暴起时,穆玄英已经抢先拉住他的手,笑容一贯的灿烂惹眼。还不等莫雨有所动作,穆玄英已经以惊人的速度自顾自说了起来。


  “你叫莫雨,我叫穆玄英,我们是兄弟,你是我弟弟,我是你玄英哥哥,你中毒了我带你出来找解药,你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忘记这些事情,但没关系有我在谁也害不了你。你是恶人谷的少谷主,我是浩气盟的少盟主,咱俩虽然阵营不同但不妨碍我们发展情缘。我们最终目的地是去五毒解毒,途中因为一些事情和你的手下走散了,现在我们需躲着恶人谷的叛谷弟子,你除了我谁都不要相信。完毕。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穆玄英笑容可掬,不带喘气儿的一口气说完这句话,中间愣是没给莫雨反应时间。由此观之,穆少盟主已有一定对阵经验,且经验十分充足。


  莫雨一脸懵逼。


  穆玄英笑得愈发张扬,终于翻身做主了一回,太不容易了。只看以前都是莫雨整得他狼狈不已,每天清早起来迎接他的不是挨打就是懵逼,反观现在,自从昨天小心思活泛之后,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懵逼了。


  穆玄英心情十分舒爽,看莫雨还在消化他说的话没有动静,便又微微笑着凑上前,十分欠揍道:“小雨弟弟,你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做哥哥的很乐意为你解答所有疑惑。”


  显然已经把三千字检讨抛到了九霄云外。


  “玄英哥哥?”莫雨坐起身来皱着眉咀嚼起这个称呼,但无论如何脑中都没有任何印象。他看到穆玄英便下意识想要亲近,说他是自己亲近之人,倒没有引起莫雨的怀疑。但是,总觉得整个大背景下的某些设定有点微妙……至于微妙在哪里,他又说不清楚。


  “真乖。”穆玄英笑着摸了摸莫雨发顶。


  “……”莫雨瞪他一眼,没好气的推开他。既然心里觉得不妥,绕开它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话题。“眼下我醒了,是不是该动身启程了?”


  然而他一心想绕开令他觉得不和谐的地方,偏偏穆玄英不仅不退让,还一个劲的顺着杆子往上爬。“小雨真爱害羞,以往也是唤一声哥哥,做哥哥的哄哄你,你就要脸红,真可爱。乖小雨,再喊声哥哥呗,别怕羞嘛。”


  你麻痹,害羞你妹!莫雨一脸吞了苍蝇的震惊表情,实在想不到这人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他腹诽之语震惊之下脱口而出,穆玄英听了一脸不赞同:“恶人谷荤话脏话多,雨弟少学为妙。”俨然是哥哥训弟弟的口气。


  呵呵。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莫雨不禁问自己,为什么没能在刚醒的时候跳起来暴揍他一顿呢?弄得现在想揍又不好揍。


  他只是不知道,被揍的次数多了,穆少侠已经开始一遍遍反思过往失败之处,总结经验,奋起反抗了。初步来看,战果还成。


  及至进入马嵬驿,莫雨也没能再给穆玄英一个好脸色。


  尔后,两人寻了家农户,借了顿便饭,临走前留下银子,又开始了赶路。


  马嵬驿设两处恶人据点,现在的情况是,敌在暗我在明,穆玄英不敢托大,一路颇为谨慎小心。终是又安然度过一天。


  运气不错的是,两人虽然没能在一天之内走出马嵬驿,但是临到马嵬村附近时,找到了一处荒废的木屋。意思就是,今天不用露宿野外了,是个不错的消息。


  有一就有二导致的后果是穆玄英胆子越来越肥,今天一天行来占了莫雨不少口头便宜。就寝时辗转反侧良久,想好明日事宜后,才与莫雨相依偎着入睡。


  清晨在鸟鸣声中醒来,莫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收拾干净,起了个大早盯着他不放的穆玄英。当然,在他眼中,穆玄英现下只是陌生人,陌生人满脸担忧,焦急之情溢于言表,莫雨正想问怎么回事。对面一开口,他直接一巴掌糊了上去。


  陌生人说的是:“媳妇儿。”


  这能忍?堂堂一个八尺儿郎,喊他媳妇儿,没揍得他连妈都认不出来已经不错了。


  莫雨自认下手还算轻微,但被打的人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幽幽看着他,直看得他头皮发麻。终究还是他先开口,冷漠道:“你谁?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和分寸。”


  穆玄英幽幽叹了口气,哀伤道:“你后悔了吗?”


  受不了他这种语气和眼神,莫雨指节敲打着窗沿,不耐道:“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


  “哎。”穆玄英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才开始述说起整个故事。


  “你我互为恶人谷与浩气盟之人,阵营战场之上,浩气盟的少盟主与恶人谷的少谷主一见倾心,互相欣赏,渐渐瞒着所有人走到了一起。可惜好景不长,最终仍是被谢盟主和王谷主发现了。


  那日,我们在枫华谷相会,他们问讯赶来,谢盟主还好,性情豁达并不反对你我之事,可王谷主并不这么想,不仅不许你我再有牵扯,甚至要带你回谷,再不许我们往来。你为了护我暂时先与他走了。然而那又如何。我们之间的感情岂是说断就能断得了?


  终于一月前,我们计划私奔,怎奈恶人谷突逢叛变,种种因由下,你中了名为千日忘的剧毒。王谷主总算松口,答应让我带你往苗疆寻找解药,这才有今日之行。媳妇儿,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呀?”穆玄英脸不红心不跳,睁着眼睛大说瞎话。


  这故事情节其实也不错,阵营两大少主素未谋面,乍看第一眼就惺惺相惜,最后排除万难走到一起,多励志的故事!他昨夜睡前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床头故事。至于谢渊和王遗风的剧本互调……小细节而已,不用那么在意。


  听完这些,再看眼巴巴等答案的穆玄英,莫雨的违和感已经突破天际。但看穆玄英情真意切,说他骗人,可眼睛能反应一个人的心之所向,穆玄英看他的神情很明朗,那就是满满情意,而莫雨居然也不反感。八成情缘一事是真的跑不了。


  但是,媳妇儿……“你能换个称呼?”莫雨脸黑如炭。


  穆玄英不服气:“你以前很喜欢我这么叫你的。”


  “不可能。”莫雨斩钉截铁,反驳道,“我现在不喜欢,以前又怎么可能……”


  “你不记得了怎么知道不可能。”穆玄英笑道,“真的。也许是,情到浓时情不自禁?要不,你试试喊我声夫君,说不定就找回以前热恋的感觉了?”


  “啪。”半扇窗户直接被莫雨不自觉的扯断,莫雨反应迅速,就地取材,将半扇窗凌空砸了过去。


  “夭寿了!有人谋杀亲夫!!一言不合就放暗器。”穆玄英上蹿下跳,躲莫雨的特殊暗器。


  好在穆玄英知道适可而止四个字怎么写,否则再这么玩下去,整栋房子都得被莫雨拆个干净。


  说来他讲的故事其实并非没有漏洞,但架不住穆玄英天生一副好亲近的样子,认真说一番话就是平常人也能信个七七八八,何况莫雨还是打心底就认同他的人。没怎么挣扎就接受了他所说的设定。试着换个人来莫少谷主面前瞎扯,脑袋都不知道离脖子几里远了。


  但媳妇儿一词,莫雨绝不敢苟同。他以一句话做了最后的总结。“很多人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你这样我能挑三个,真要论起来,媳妇儿是你,绝轮不到我。穆小媳妇儿。”


  还真是半点亏都不肯吃。妥妥的恶人谷风格。穆玄英干笑两声,也不再继续争辩。


  正事还得继续干,于是又规划起后面的行程,大概是对自己撰写的剧本十分满意,穆玄英很投入,与莫雨对话凡逮着机会媳妇儿,媳妇儿叫个不停。莫雨有心抽他,又不知往哪下手,打轻了跟调情似的有什么意思,打重了打残了算谁的?不还算他的吗?若是旁的人死了就死了,他管杀难道还管埋?这只不一样啊,打残了还得养他下半生。什么阵营对家少主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定终生,简直一笔孽债。


  东西收拾完毕后,二者又是快马加鞭,风尘仆仆,一日时光穿过马嵬驿进入成都。成都通向唐门,五毒,一个是世家门派,一个是异域苗疆,俱是不凡。


  蜀中历来有天府之国美称,成都更是富庶之地,城镇往来之人络绎不绝,平头百姓有,更不乏江湖高手,或是异乡之人。本地百姓操着一口极具特色的地方话,什么‘瓜娃子’‘摆龙门阵’,听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天色已是不早,广都镇只亮着零星几点灯火,哪怕连夜赶路也不可能赶在黎明前抵达五毒了,穆玄英与莫雨便决定就在广都镇过一夜,第二天再走。


  应穆玄英执意要求,客房仍旧只订了一间,按他说法是为方便互相照应,莫雨对此很不以为然,然则还是接受了他的安排。反正两个大男人,睡一块谁也不吃亏。


  小二殷勤的带两人回房间,穆玄英忽然起了点兴致,随口对小二道了句:“你们蜀中的话听来挺有意思的。不知你们这儿把媳妇儿叫做什么?”说罢斜眼带着戏谑的朝莫雨一笑。莫雨头也不回视线也不转,抬腿冲着穆玄英就是一脚。


  身后的暗涌小二是察觉不到的,听客人如此问,就笑着答道:“我们勒哈是跟外头滴官话不大一样,客官听到起觉肯定得新鲜。勒个媳妇儿,一般是喊婆娘,堂客撒。”


  一忽儿时间,已经到客房外,小二见没他事就利落的回自己岗位去了。穆玄英进屋盯着莫雨似笑非笑,刚要开口说话,莫雨截道:“你喊出来试试。”眼神是腊月寒冬里最最冷冽的寒风。


  ‘婆’字只堪堪吐出点气音,摄于莫雨的威势,穆玄英一怂,从善如流的把两个字咽了回去。若无其事道:“啊,你知道今夜月色很好是什么意思吗?啊不,我是说早点休息吧。”


  这下莫雨是完全懒得理他了。


  新的一天又有新的期待,穆编剧睡前故事想破了头,从竹马竹马,想到压寨夫人,到英雄救美,最后是虐恋情深,都没能从中挑出个满意的结果。要知道,不出意外,早的明天晚点后天就能见到曲云了,不趁早再玩一把,就没那个机会了。


  想得太多导致后来真的睡着了,穆玄英也没能下定决心采用哪个剧本。


——————后台——————

王遗风:这个剧本我给零分。

你收到谢渊的点赞。



两天后,顺丰快递给谢渊打电话叫他去拿包裹,谢盟主拆开一看,里面是本剧本兼一封信,一封来自王遗风的信,上面简简单单几行大字。‘叫你们家小兔崽子写同人别再ooc了,顺便把属于我的剧本还给我。’

谢渊心塞不已。至于心塞原因,媒体表示谢盟主不愿透露,自己猜去。

 

评论 ( 31 )
热度 ( 68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