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四、最终得主

四、最终得主


  没过多久,挂件便已经拍上了三十万,还在竞拍的只有沐霖和帮心悦君兮出价的烟雨长空。两个人在团队你30W来我31W,互不相让,照这个拍法一直拍下去,非拍出天价来不可。看到工资希望的团员们纷纷起哄,让两个土豪把P键扣掉。


  那边团队撕得正high,这边穆雨叮铃叮铃的密聊声不绝于耳,斗折蛇行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开口当众说道:“这个挂件你想要就拍,不要密聊我插给你,别说我不认识你,即便是小霖我也不可能黑给她,讲点道理啊。我就不点名是谁了,你自己清楚就好。”


  [穆雨]悄悄地说:……


  几近刷屏的密聊终于停下,想是知道斗折蛇行不可能回心转意,凭他一句话就把挂件给自己,穆雨对此深感无奈。


  [团队][故此间]:#鄙视。谁那么极品?黑挂件?真想得出来。


  [团队][苗妙]:帮主,你把ID说出来呗,真想知道谁的脸那么大。


  “还是算了,给他个机会,得饶人处且饶人嘛。”斗折蛇行说。


  [莫雨]悄悄地说:穆雨。


  你悄悄地对[莫雨]说:聪明。


  [莫雨]悄悄地说:呵。


  [团队][沐霖]:50W。


  [团队][心悦君兮]:师父等等!QAQ。这挂件一把尖刀好难看,我忽然不想要了!


  [团队][烟雨长空]:行。


  [帮会][沐霖]:她这话………………我怎么那么想打她呢?


  [团队][叶苏墨]:我一直想问,但没好意思打扰你们拍东西。特么为什么老二过不去。像有空气墙堵住了一样。


  [团队][顾明珠]:对对。我蹑云,扶摇再蹑云,抠脚都试过了,怎么这隧道就是进不去呢?


  斗折蛇行在YY笑嘻嘻的说,“长得帅的人才能走过去,比如我,吃藕的人你就是抠脚都过不去,比如你明珠。说笑说笑,你们等会,拍完大伙一起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小霖五十万,再没人加价我就倒数了。”


  倒数声数到3,一个令斗折蛇行意想不到,但又似乎在情理之中的人出价了。


  [团队][穆雨]:51。


  随着穆雨打出的数字,团队沸腾了起来,再次起哄让沐霖继续加价,又跟着复制挂件难得一见,一P等剑四。毕竟这玩意儿拍得越高意味着工资越丰厚,准备往老二走的人也不走了,坐观土豪相斗。


  正在此时,团队界面忽然空出一个位置来,系统提示有人退出了队伍,斗折蛇行一看ID,马上皱眉道:“缓缓归矣,你退队干嘛?王翦已经打过了,挂件拍了这么高,你不要工资?”


  [团队][心悦君兮]:小缓?我M她问问。大概是累了吧。


  所有人都在等着沐霖的反应,所幸不负众望,没多久,就见沐霖的消息刷出。


  [团队][沐霖]:52W。


  [帮会][故此间]:这道长,刚才不拍现在来,不会看小霖是挂件控,故意抬价吧?帮主?


  “先别忙着加价。”斗折蛇行语气颇为严肃,“道长,不是我对你有意见,要为难你……”说到一半,却猛地停住,不说了。


  沐霖以及几个帮会成员忍不住打字问怎么了,还有人开玩笑团长莫不是被定身锁足了。


  没有人知道,坐在屏幕前的斗折蛇行心里有多惊疑不定。缓缓归矣刚才分明退了组,二十五秒后,她又重新归了原位。


  对,就是归原位,缓缓归矣原本在二队第一个,她自己退了组,即使是重新进团,也应该排在二队最后一个,更何况斗折蛇行百分百确定他根本没有收到冰心的入队申请。偏偏她就是回到了团队,回到了她原本的位置,角色也一动不动的被定在原点!


  简直像是进了四面封闭的牢笼一样……秀萝想逃却怎么也逃脱不得。斗折蛇行被自己脑袋里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背脊不自觉挺得笔直。


  [团队][心悦君兮]:小缓回来啦,你怎么不理我的私聊?小缓!你干嘛又退团?


  又隔二十五秒,缓缓归矣再次重新归队,马上接着退组。往复循环。


  [团队][心悦君兮]:???小缓???


  [团队][顾明珠]:这尼玛进进出出有快感?


  [团队][辞藻]:0.0好诡异啊,再配合秦陵的背景乐……我还是把背景音乐关了放点喜庆的,害怕。


  这种时候再把这归结为BUG,那斗折蛇行才是真的脑壳BUG了。换种说法,即便系统BUG,让团长看不到冰心的入团申请就默认放其进组,让她回归原本位置,但缓缓归矣总不可能脑子抽风,进进退退不厌其烦吧?


  斗折蛇行不禁私聊莫雨。‘也许你说对了,但有问题的绝不仅止于穆雨,而是整个秦皇陵。而且,我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这次的秦皇陵怕没那么简单。’


  见团长半天没吭声,缓缓归矣又诡异的玩着进进出出的游戏,通往老二的路也过不去,众人开始烦躁起来,在团队刷着各种各样的信息,愈加使人心浮气躁。沐霖不得不上麦问一声。“斗折,怎么了?”


  “……不,没事。”斗折蛇行咬着牙很快回道。很多时候,越是慌乱越要镇定,冷静些还能想出办法,否则就是把自己往绝路上推。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团长,二十五个人中的核心,连他都乱,这个被他带进来的团队怎么办?“心悦君兮你继续密你朋友问问怎么回事。老二等拍完东西大家一起过去,你们放心,我是个实诚人,不会黑金跑的,哈哈。穆雨道长,并非是我要为难你,但五十万金数目不算小,且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情况发生,你能不能点我交易看看?你放上五十万金,或者现在去买金借钱都行,总之让我看到五十万,我们就继续拍。我知道小霖身上是有这么多钱的,你呢?”


  斗折蛇行的声音爽朗带着笑意,听来很是平静,完全没有遇到突发状况后的慌乱感,奇异的安定下众人的心。作为一帮之主,阵营指挥外加副本团长,斗折蛇行一言一行稳重且十分有责任心,天生的领导者,不得不叫人心悦诚服。


  说完这翻话,斗折蛇行边等穆雨交易他,边思考起解决办法。发工资散团暂时行不通,万一都如缓缓归矣的情况,那时候,绝对人心大乱,停在原地也不行,那么只有……继续下去。再悄悄让信得过的人退团,能成功出去,再谈散团的事,无论如何,今晚的秦皇陵能中途停止散团最好,打下去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全团的人都在等穆雨交易斗折蛇行,除了还在不断进出的缓缓归矣。


  却也只有穆雨自己知道,钱,他根本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斗折蛇行的办法,于他来说,天方夜谭。穆雨习惯性的把目光投向人群中的花哥,犹豫良久,久到握着剑的手心直冒冷汗……


  小雨,你能借我点钱吗?我知道,你的包裹里有八十万金。请你借我点好不好?算是我……求求你。


  穆雨把这句话发给花哥莫雨,满心期待等着他的回复。等来的,是莫雨团队的两句话,当即心凉了半截。


  [团队][莫雨]:穆雨在找我借钱。


  沐霖秒回。


  [团队][沐霖]:小雨?你们认识啊?那……那这挂件我不要了,给你朋友吧小雨。


  哦豁。这就表明了两个人没法撕起来了,众人正当失望之极,熟料峰回路转,剧情陡然一变,过山车都不带这么刺激的。戏剧性的转变源于莫雨的回复。


  [团队][莫雨]:他谁?


  简简单单两个字撇清俩人的关系。穆雨狠狠的瞪着花哥头上冒出来的对话框,心神恍惚。他想,莫雨的话是对的,他是谁呢,莫雨凭什么信他,借他钱?


  一身定国套的花哥转着手中的笔,一派写意悠然,穆雨呆呆的看着。想来这种恍如隔世的心酸,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但临到此时,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伤神,很快,他便等来了团队种种诘问谴责。


  意料到莫雨反应的斗折蛇行见怪不怪:“道长,你既然没钱,那我五十万把挂件给小霖了?你没意见吧。”


  他心平气和的与穆雨分说,但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份气度,团队不约而同把指责的目光对准了穆雨,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


  [团队][故此间]:恕我直言,没钱拍什么挂件,抬什么价?辣鸡。


  [团队][未央]:……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没钱等着发工资啊道长。抬价不好吧?


  [团队][苗妙]:也就我们帮主心大,不跟你计较,换个团长早就喷你了。等等,刚才密聊帮主想黑挂件的不会就是你吧?


  [团队][顾明珠]:66666666666.道长,你抬价一两万能分你多少工资?毛病。


  [团队][穆雨]:不是,我没有。


  团队形势一边倒,穆雨急忙解释。但显然已经没有作用了,就算斗折蛇行让他们别说了,劝着继续安心打本,也没用。


  [团队][故此间]:辣鸡。这个ID我记下了,以后出本见一次仇杀一次。最讨厌副本黑东西的人。跟没见过钱一样。


  [团队][顾明珠]:#大笑。贴吧见,道长。


  [团队][苗妙]:帮主,这辣鸡纯阳黑东西,为什么不把他T出去?


  斗折蛇行有苦说不出,他怕把人T出去了,人又变戏法一样的招呼不打个,自己又回来了,从而引起恐慌。缓缓归矣到现在还跟嚼了炫迈一样停不下来呢。


  [团队][花倾浅]:算了吧。记住就好了,没必要再骂下去。把东西分了下一个boss吧。


  然而这出戏还没结束,诡异的情况在斗折蛇行准备把挂件分给沐霖时再次出现。


  只听说过人挑东西,没听说过东西挑人的。斗折蛇行凝望着沐霖暗下去的名字,十分想骂GWW一句,你特么逗我玩?斗折蛇行截了张图,把图片发到公屏,“看YY。”


  截图内容很简单,图中是挂件的分配权限,沐霖的名字显示无法分配,有权利得到这个挂件的唯有七人。花姐落玉三千,大师叶苏墨,盾萝燕绛衣,秀萝顾明珠,二少烟雨长空,炮萝辞藻,军爷康荦山,再来就是道长穆雨。


  看清楚截图后,沐霖大呼坑爹,她甚至不敢置信的把分配权限要去,确认真的无法分给自己之后才死心。


  [团队][沐霖]:我跟GWW什么仇什么怨?


  沐霖在帮会,好友,团队频道大肆吐槽。


  [团队][落玉三千]:既然如此……这挂件十万金给我可以吗?我想收集。


  [团队][叶苏墨]:……这还真是个极品挂件。然而出家人化缘为生,穷的叮当响,别说十万一万我也拍不起。


  [团队][辞藻]:默默加一。


  [团队][心悦君兮]:师父父?你呢?


  [团队][烟雨长空]:我对挂件没有兴趣。


  于是,从五十万到十万,质的飞跃,真真正正的一朝回到解放前。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可言了。这些能被分配到挂件的人,要嘛土豪如烟雨长空偏偏对挂件没兴趣,要嘛很想收集但却没金去争如顾明珠等人,最后也只有同意落玉三千的提议,十万金分给她。


  “我最后再确认一遍,挂件十万,除三千没人要了吧?倒数,三,二,一。”


  [团队][穆雨]:别给她……我……


  穆雨的插言,斗折蛇行视若无睹,熟练的把东西分配给花姐,打下价格,点击确定。


  [团队][斗折蛇行]:[金]100000金 分配给[落玉三千]


  [团队][故此间]:[穆雨]你还杠上了?没钱想要挂件,还想直接黑,脸大到找不认识的人借钱,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


  [团队][苗妙]:懒得听他瞎比比,此间,以后见他仇杀算我一个。


  [团队][曲央]:也带上我。这种人,不杀到他服气为止他会以为普天之下皆他 妈,想要什么张口就来,惯的!


  后面不管其他人再说什么,说得再难听,也不见穆雨回一个字,斗折蛇行摇头,早知如此,就别心存歹念,这事放出去以后除非他改名,否则这个剑三他恐怕很难再玩下去了。


  挂件拍完,斗折蛇行带领团员前往老二,原本其他团员所说的空气墙在斗折蛇行带头通行下,居然不复存在,所有人没有滞涩的顺利通过回廊入口,开始清小怪。斗折蛇行大笑:“我就说长得帅的人才能通过。”


  [团队][沐霖]:剑三最不要脸的帮主[斗折蛇行]。


  [团队][故此间]:剑三最不要脸的帮主[斗折蛇行]。


  [团队][顾明珠]:剑三最不要脸的帮主[斗折蛇行]。


  一切都看似那么平常,只除了还在不停进出团队的缓缓归矣,以及……停留在老一跟前一动不动的落玉三千和穆雨。“三千,穆雨你俩干啥呢?过来清小怪了。”


  [团队][沐霖]:三千?过来呀,怎么了?


  [团队][故此间]:辣鸡道长,没脸继续待下去了准备走人?慢走不送。


  从缓缓归矣的诡异进出事件发生之后,斗折蛇行就对莫雨说他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这个秦皇陵不会那么简单。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份不详的第六感居然会应验得这么快。


  主T三月纵酒拉着小怪,DPS、奶妈各司其职,众人边打怪边聊着天,有说有笑。


  忽然间,一行金黄色的大字没有任何征兆的霸占了每个团员的屏幕,还不等他们看清屏幕上的字,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呃’属于剑三萝莉特有的呻吟声响起,与此同时,团队面板显示有人死亡……斗折蛇行确认自己没看错,明明白白的两个字,死亡而非重伤……斗折蛇行再将目光转向死亡的人的名字,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啊!!!啊!!”紧接着,女人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从她的声音里,不难听出其中惊惧恐慌之情。


  “呜呜……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求求你们放我出去!”又有哭喊的声音传出,与前面不同,这道声音更显尖锐,沙哑的嗓音也彰显着她维持这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不止一会儿了。


  所有事情均发生在眨眼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应过来。等到他们终于回过神,屏幕中画面一变。接下来,人群间恐怖的气氛与每个人心中的惊骇,在除死亡的另外二十四个人看完强制性播放的动画后,达到升华。


————————————

没奖竞猜,死的人是谁,有人能猜到吗?瞎蒙不算!


此间花姐表示道长父母没教好他,出来混黑东西太没品了,其实这也不能怪穆天磊和柳诺叶,毕竟,人家穆玄英是自幼父母双亡啊。这锅,得谢渊和莫雨一起背。


由于明天是七月十五,我知道,明天是新历七月十五,但是怎么说也还是七月十五,和中元节有点近似……所以我做了个决定…………………………休息不更。别打我……

我琢磨着第四章了,四四四,再怎么也得死一个人了,所以她就死了。嗯!

评论 ( 17 )
热度 ( 65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