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六、再起风波

六、再起风波


  最终结果出来的那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皆屏住呼吸,盯着穆雨的人物角色,随时准备在他也许会倒下的瞬间,飞速远离他身边。


  直到字幕刷新——


  无法判定穆雨,不能献祭,逃生失败。


  这样的结果令人感到遗憾,可同时也让投了穆雨票的那部分人大松口气。遗憾于难得的大好逃生机会,白白错失;宽慰于纵然因怀疑错选穆雨,但好歹没闹出人命。否则,若穆雨本身无辜,却因此而死,投他票的人恐怕良心无法能安。


  莫雨却并不属于这一列人,他的重点在无法判定四个字上。若穆雨是普通人,怎会无法判定,除非……莫雨盯着道长的身影,沉吟不决。


  本就凝重的气氛经此一事,更加沉重。整个大团停滞在石麒麟面前,久久不曾有一个人移动,只有零星几个人,不停的操控着角色跳来跳去,似在表达心中的不安。


  “咳。道长……别往心里去。我希望你不要心生芥蒂……虽然你的票数最高,但结果不也正好表明了你不是幕后黑手?正好一洗清白。往后还有四个boss,大家团结一致才好过不是。你说呢,道长?”无人肯动肯说话,只好斗折蛇行这个团长来打破沉寂。


  可这话说出口,斗折蛇行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这不是扯淡吗?


  换位思考。如果是斗折蛇行遭到这么多人怀疑,还一致选择牺牲他,来试着逃出秦皇陵,他不炸才怪。尤其是在这种特殊时刻,谁知道所谓的献祭,是否会连无辜的人也一并献祭了呢?如果是,岂不是让穆雨白白牺牲?被这么多人当成祭品,谁能不心存怨怼?


  但无论穆雨现在有多么的委屈,斗折蛇行只能在心里说抱歉,表面话却还得这么说,毕竟,前路艰难,一个团二十五……不,现在只有二十四个人了。想到这个斗折蛇行难免心神恍惚……二十四个人,若个个都做不到信任,团结,这个团,就真的完了。


  [团队][穆雨]:…………没事。反正,连他……真的没事,继续打吧。


  [团队][蚩研]:道长,对不起啊。


  [团队][叶苏墨]:虽然只是下意识投最可疑的,可是…………还是对不起,道长。


  斗折蛇行叹了口气,结果已经是这样了,纠结于此毫无意义,只能尽全力把他们带出去,也算弥补对道长的愧疚之情了。“这事就此揭过不说了。继续吧……”


  [团队][落玉三千]:等等。


  斗折蛇行一愣,一会功夫,落玉三千的话已经一串接一串发到团队,像是早已打好了腹稿。


  [团队][落玉三千]:道长有那么好的心气,可我不是。自在逍遥帮会线下聚会我都有去,这个团,斗折,曲央,苗妙,辞藻,故此间,莫雨!每个人也去了。我是什么人,我是不是人,会不会搞得出这么大的事,我不相信你们不知道!


  [团队][落玉三千]:别以为我不知道哪些人投的我。我只比道长低了四票。如果不是道长因为挂件拍卖那个时候,吸引去了太多的目光,惹人怀疑,说不定我就是第一!你们说我害……可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才选了……你们呢?明知道也许会死人,也明知道绝不可能是我有问题,却仍是公报私仇选我。


  [团队][落玉三千]:你们高尚到哪里去?!!!记住你们谁投了我,若我被你们害死了,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们。大不了,一起去死!


  [团队][缓缓归矣]:我也有一票,谁投的我,我心里有数。落玉三千的话,同样奉上!狗男女。


  [团队][故此间]:公报私仇,你落玉三千能好?我的那一票呢?你怎么不说?显得你还有理了。就是看不惯你又如何!


  [团队][穆雨]:你们……放下成见团结打本,私人恩怨,出去后再说可好?我保证你们不会有事的。


  [团队][缓缓归矣]:走开。你保证,我的生命都受到威胁了,你拿什么保证?我的态度放在这里了,有些人看着办。


  [团队][落玉三千]:随便你们怎么想。我切奶了,靠你们,我不如等死。


  团队吵作一团,一行字接一行字的刷过去,斗折蛇行深感无力。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能吵得起来,真是不得不佩服这群人。


  “全部都给我闭嘴,谁再多说一个字,我绝对让奶妈放生!”斗折蛇行厉声呵斥。他算是看出来了,再不严厉约束团队众人的行为,迟早得变成一盘散沙,等风一吹,全部玩完。“落玉三千,你给我切回来。五个奶,三毒一秀一花,奶妈本就溢出,尤其你还不会玩花奶,到时候奶不上来自己,DPS又不够BOSS狂暴一样找死!


  我拜托你们不要再自乱阵脚。落玉三千,若你早有等死的觉悟,何必选择小霖替你死!我知道没人愿意成为秦陵的亡魂,如果你们信得过我,请你们听好我的指挥,我保证带你们安全走出去。你们话都不听,害死自己也就罢了,想过你们的亲人没有?


  让你们听好指挥,不是为了我,更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你们自己。为了能平安出秦皇陵!我这话先摆在这里,过后还有谁带头煽动团队吵架闹事,动乱人心的,一律放生!奶妈也别怕他说来找你的话,全部算在老子头上。不管管你们还真以为能上天了。奶妈按照平时,不,要比平时更加倍用心的奶,不许放生任何一个人。


  我不管团里谁跟谁的恩怨大过天,现在,是我这个团长的话大于一切!有仇的有本事别在这儿BB,完了之后现实世界真人PK去。那时候,管你谁死谁活,你就是要报社,老子也一概没心情理。


  麻烦你们记住,我现在是团长,这之后还有谁不听话,别说我没提醒你,老子有一百种方法暗地里整死你。


  我话说完了,还有谁有异议没?”


  斗折蛇行气急败坏下,几乎要口不择言,一番话后,团队霎时没了猫动,落玉三千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切回了花间。斗折蛇行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


  原本也该是这样,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都该是在不连累他人的情况下。就像他,落玉三千害死小霖,这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结束!现在只是情况特殊,才不允许他有所作为而已,等平安出去了……


  “那么……”


  [团队][顾明珠]:斗折……。


  斗折蛇行诧异道:“明珠,你还有异议?”


  [团队][顾明珠]:不不不,别误会。我是想提议。既然秦陵副本危机四伏,每个职业的保命技能是不是可以洗出来?比如七秀的冥泽,大师的轮回,五毒的凤凰,缝针等等。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斗折蛇行道。


  他这么说,顾明珠也不再多言。


  然而这句话无疑是一种提醒,顾明珠的话一刷出,团队立时涌出一大片缝针,凤凰的喊话声,有的给自己,有的给了心中重要之人。如花倾浅的缝针便毫不犹豫的给了烟雨长空。


  无疑,每个人都在不安,怀着对未知危机的恐惧,拼了命的给自己加一层保护伞。


  斗折蛇行扶额,团里正好莫雨的喊话刷过去:“莫雨,你也……”


  [团队][莫雨]:我的缝针,你指望我给其他人?


  简直无力吐槽。斗折蛇行糟心得要死。他原就没指望过莫雨,莫雨这个人他是知道的,现实也好网络里也罢,都过于我行我素,也过于自私,指望他无私,不如指望秦皇陵的元凶放过他们。但是,大兄弟,话不能说得这么直白啊。莫雨是斗折兄弟,他这话出口斗折不好连着他开刀,这叫他拿什么话堵其他人?


  另外,缝针,凤凰如果都用完了,主T怎么办?起码主T得有个保命技能才行。保不住主T,boss一刀一个小朋友,身上有再多的缝针都没用。可惜在这种情况下,人人都顾着保命去了,竟无人看得破这层关系。


  [团队][顾明珠]:……感觉我好像说错话了。


  “不能怪你,你不提醒,他们想起来了,结果是一样的。”斗折蛇行冷静下来,抬头看一眼团监,还好,还剩两个凤凰一个缝针,“此间,缝针等会给主T,没问题吧?”


  [团队][故此间]:没。


  “行。”


  凤凰则是苗妙和心悦君兮的,斗折蛇行正在思考给谁好,下一刻他头像下面已经多出了凤凰蛊的图标。


  [团队][苗妙]:帮主,你是团长,二十四个人的希望,这个凤凰蛊给你。你别想多了,只是觉得团长身负重责,绝对不能出事。明天我能不能再见到我男朋友……就靠你了。


  苗妙的举动让斗折蛇行终于从一阵阵的无力感中,找出一丝丝暖意,同时也意味着他肩上的责任,沉重而艰巨。斗折蛇行郑重道:“妙妙你放心,一定能让你见到的。明天早上的太阳,我们可要一起迎接啊。”


  感叹的话出口,感染了其余众人。大片大片鼓励的话,显现在团队频道。


  [团队][曲央]:大家齐心协力,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加油!


  [团队][三月纵酒]:大家加油!相信自己,相信团长。


  斗折蛇行长出口气,调整出最好的状态,朗声道:“最后一个凤凰蛊。”


  [团队][心悦君兮]:抱歉。这个凤凰蛊我洗成活的,是要给我师父父或者我自己,还有缓缓有危急时用的。


  [团队][烟雨长空]:主T到时候有个缝针,还有七秀的战复等着,不会有太大问题。而且,像莫雨说的,我徒弟的凤凰,她有权决定如何分配。团长,莫雨的话你暂且默认了,到我们这里,不会变成双标吧?


  “……”斗折蛇行被烟雨长空最后一句话一噎,真他妈是无言以对。他忽然实心实意的想约莫雨出来干一架。最后只能妥协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莫雨你也是,包括全团其他人!下一个缝针,凤凰,不想团灭的话,全部听指令分配。秀秀的战复同理,到时候不要舍不得用!永远记住那是一条命,不是别的什么不起眼的玩意儿。”


  [莫雨]悄悄地说:看情况。


  [团队][烟雨长空]:其他人愿意,我们也OK。


  你悄悄地对[莫雨]说:祖宗,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没当着全团面说出来?


  “多余的话不说了。二队大师我看你切T了,有把握吗?”斗折蛇行无视莫雨后来的回话,问道。


  [团队][一叶一如来]:没问题的。


  [团队][未央]:灯泡是犀利T。我很久从没见谁从他身上OT过了。团长放心。


  斗折蛇行:“那行。此间,缝针给他。不耽搁了,大家站好位,远程绕过去分散站,别进圈。我再强调一遍,听好指挥,争取一遍过。不要死人。心理压力既不能太大,也不能没有。总之,先保命再输出。落石躲好。近战外功来两个会开高达的。主动点打1。再来四个打断的扣2,每个点一个,以防万一。”


  [团队][有风飒然]:1。


  [团队][烟雨长空]:1。


  两个1同时打下,除外没人再打1。四个2也很快凑齐。


  斗折蛇行:“就你俩去开高达,看好仇恨列表别OT,庇护一定要开好,这不是开玩笑的。打断的四个人到时候按我分配的点打断,跳剑尽量让唐门或纯阳去。大家都知道这个秦陵不简单,所以,我们老规矩,起手不要输出,不见大狮子吼不要输出。千万不能贪DPS。没什么好贪的。这个团小药桌子齐全,又基本是毕业大号,不可能发生DPS不够的情况。准备好,发个团确开打,先补小药。莫雨放桌子。”


  小药桌子补完,斗折蛇行简略说完注意事项,倒数三声,一叶一如来率先冲上去开了boss。


  意想不到的情况再次发生,分明是大师离石麒麟最近,近战连圈也未进,就为防止OT。不料石麒麟看也不看大师,径直朝远程扑过去。石麒麟的目标是穆雨,立时,以穆雨为圆心,周遭五尺范围内的远程,瞬间空血。


  “咩萝无敌,对穆雨下。奶妈刷好血。穆雨双手离开键盘,别动。大师努力接仇恨,其他人远离穆雨。”斗折蛇行沉着道。好在,开怪前,所有会发生的意料之外的情形他都做了个预想,不至于等事情真的发生了,手足无措下才去想办法补救。


  团长的意志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这个团的可靠度,危险虽然有,特别是离穆雨最近的那群人无不心惊胆战,深怕被穆雨连累死。而斗折蛇行的冷静应对无疑是一剂强心药,奇迹般的镇静下所有人担惊受怕的心。


  OT发生在一瞬间,很快,一叶一如来拉回石麒麟的仇恨,回到正中央。整个过程不到十秒,居然进行有条不紊,丝毫不乱。


  “保险起见,穆雨你继续划水,四处落一下破苍穹增加收益就行,别的不用你做。”斗折蛇行说罢不再关注穆雨,聚精会神的盯紧团监,boss以及主T,防止其他意外发生。


  仇恨稳定后,近战绕背,在石麒麟屁股后面输出,远程站在圈外,一边躲着时不时冒出来的红圈,一边暴力输出boss间或转火小怪。


  团血被奶妈们抬得很稳,由于心悦君兮一意孤行洗活凤凰,以至于实际可用的只有两个鼎,但曲央和苗妙配合得很好,两个鼎轮流放下来,中间只有短短十几秒的空档期。


  三个毒奶默契的刷着团血,秀奶、花奶的大加、减伤轮流糊到主T一叶一如来身上。尽管今天的boss伤害高得吓人,还是没有出现让T空血的状态,随时保持着满蓝满血的全盛期。


  斗折蛇行少有指挥这种团,一般来说,碾压的副本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团员喜欢划水,有时候是野人有时候是自家人,不过反正都是碾压,斗折蛇行索性睁一只闭一只眼。


  但今天,大抵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一个人敢不跳落石,飞扑不躲,为贪DPS站红圈不走,远程也与近战秋毫不犯,从始至终没有人进过石麒麟范围圈。小怪也转得极为迅速,斗折蛇行喊转就转,喊停就停,史无前例的听话。


  果然很多时候,人的潜能都是被逼出来的。


  “注意,远程回炮灰点,石麒麟要喷火了,两个高达开好庇护。按照这个循环打下去,很快就过了。”指挥与生死攸关的副本,尽管再给自己做多少心理建树,斗折蛇行潜意识里还是难免带着紧张。只不过团队二十四个人包括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在麦上的声音其实多少有些颤抖,“boss喷完火,DPS们听我口令开爆发。打断的四个人,准备好站位。跳剑的也随时准备好。”


  在如是众志成城,团结一心的协作配合下,庇护,打断,跳剑,下阶段,至boss倒地,除开头那个不和谐的音符,其余都表现得异常完美。


  斗折蛇行身体一软,倒在电脑桌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整个身体早就被汗水浸湿了,就连手心也是冷汗直冒。


  但现在松懈为时尚早,斗折蛇行一撩衣服,随意的抹掉满头大汗,打起精神抬头。


  左上角的倒计时从十分钟,变回了六十分钟,这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每个boss他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攻略,同时还可以等保命技能好后再打。然而,下一秒,在看到屏幕中间的某个东西时,斗折蛇行的微笑凝固住了。


  [团队][莫雨]:[土]。


——————

斗折肯定在心里问候了莫雨无数遍23333.可怜。少爷是个耿直boy。

明天晚上还有一更。

 

评论 ( 15 )
热度 ( 57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