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十二、或跃在渊

十二、或跃在渊


  周遭一片黑暗,森然之气肆意蔓延,耳畔缥缈可怖之声从未断绝。似有什么东西在一步步逼近,先是攀上她的脚踝,企图一点点往上窜,时刻威胁着她的生命。让她体会着何谓命悬一线,何谓惊悚骇人。


  心悦君兮握着鼠标的手颤抖不已,从她得到火挂件,不,应该说,从她掉下台子,死去的那一瞬间,她就体味到了落玉三千所说的感受。


  从台子掉下去的那一刹,太快,甚至来不及让她做出反应。什么活凤凰,真到了危难之际,惊慌失措之下哪里还来得及为自己挂上凤凰,然后,她就死了。


  陷入黑暗之中,仿佛永远见不到光明,绝望无助,茕茕孑立,害怕、恐惧,没有什么言语能描述她当时的心情,如果那时她还能动弹的话,恐怕早就吓得瑟瑟发抖,抱头痛哭了。幸好……没过多久一道曙光降临,拯救了她。心悦君兮知道,那是纯阳的镇山河。


  而现在,她得到了火,重坠黑暗。但没关系,这一次,是她来主宰生死。


  心悦君兮的屏幕上鲜红的几个大字,触目惊心——


  请五行火之主,选择祭品代己受过,亦或放弃。


  她把鼠标指在穆雨的名字之上,心跳骤然加速,手指哆哆嗦嗦。


  正因为惊惶紧张,心悦君兮并没有发现,放大的团队界面,除了已经死掉的三个人名字是灰暗的,还有人,名字也一样是暗的,无法进行献祭。


  但这些都不是这个时候的心悦君兮有心情注意的,心悦君兮知道只要她食指轻轻一点,穆雨马上就会死,而这也是整个团队的意思。


  她本该按照大团的意思做出选择,让穆雨成为祭品去死,这是最好的结果,对她,对所有人都好。


  心悦君兮努力使自己镇静些,不要那么害怕,她轻抬食指,缓缓的往下按。


  却是不期然间,有什么话,一股脑的,不受控制的,在这一刻猛然闯进她脑海之中。


  “徒弟,长大了来恶人谷吗?师父会好好保护你的。你给师父当绑定奶吧。”


  “还是你好。肯为了师父入恶人谷,你师娘她喜欢浩气盟,说什么都非要入浩气。野外怎么玩?”


  “徒弟,以后你的圣手,凤凰蛊为师就承包了。野外还是带奶爽。不像你师娘,看着我被打。算了不说她,提起花倾浅就烦。”


  “徒弟你真厉害,我太喜欢你了!谁还敢说鹤归的藏剑不回头?你要是我情缘就好了。可惜……”


  “烟雨明显更护着你啊,没有了花倾浅,你和烟雨就是名正言顺、人人羡慕的一对了。花倾浅那副自命清高的样子,哪里配得上烟雨!”


  “徒弟,你想要什么师父都拍给你,我跟花倾浅说了,她不会抢的,你放心。”


  “毕竟,你是我最疼爱的徒弟啊。”


  往日里,那些暧昧不明的话,一句句响在耳边,如今全成了蛊惑人心的致命之物。


  心悦君兮喃喃自语:“花倾浅……”


  所以,她死了,不在了,师父就会是她一个人的了吗?而穆雨,怎么说,也救了她一命呀。若非那个镇山河……


  倒计时就要结束,没有时间了。


  心悦君兮手一滑,狠下心,鼠标指针偏移到花倾浅身上,她闭上眼,使劲一按。


  “师娘走好,我会好好照顾师父的。”心悦君兮轻轻地说。


  死亡之气霎时退去,心悦君兮身体一软,背后全是冷汗,她只有半靠在电脑桌上才能支撑着不倒下去。


  然而,意料之外的,响起的声音居然不属于成女!


  心悦君兮诧异的抬头,不可能她闭眼一按就按错了吧?那死的人是谁?


  电脑画面一晃,屏幕之上,又开始播放起一个人的人生。一个叫季青阳的男人的一生。心悦君兮不知道季青阳对应着团队哪一个人,直到画面跳跃到这里——


  那是一个刚下过雨后的蓝天。


  雨后的道路有些湿滑,但不妨碍天性爱玩爱闹的孩子们,在小区里追逐嬉戏。刚从外地回来的季青阳匆匆走过,忽的,一个小女孩摔倒在地,哇的大哭出声。


  季青阳脚步一顿,不过一秒,又马上加快步伐继续走。


  母亲昨天得了疾病被送进医院,他作为公司经理刚好人在外地出差,今天才从外面回来,下了飞机回家放好东西,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得往医院跑。


  拐出小区的那一刻,季青阳到底还是在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有个从A栋楼出来的女人,疾步走到小女孩身边,也不嫌女孩身上沾了泥浆,弯腰边将女孩抱起,边轻声安抚她。见此,季青阳才毫无顾忌的快步跑了。


  不过女人的样子很面生,难道是才搬来的?这个想法刚划过脑海,就被季青阳抛到了脑后。


  这只是去医院路上的一个小插曲,季青阳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但是,万没有料到,两个小时后,季青阳竟然又见到了那个女人。


  有时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中午才见过的女人,居然就是他母亲的主治医生——柳医生。


  画面跳跃,那应该是离季青阳和柳医生初次见面后,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小区碰面的次数多了,季青阳自然而然得知。柳医生全名柳千千,A市有名的医科大学毕业生,三年后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为C医的主治医生。因为一些原因柳千千与她的闺蜜室友,一起租下了小区的房子,那时候才搬过来。


  有的人,你了解她越多,越索然无味;而有的人,恰好相反,知道得越多越是喜欢。柳千千之于季青阳,便是后者。


  说不上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也许是看到她扶起小孩的时候,也许是在医院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季青阳没有多加考虑,他决定追她。


  可惜的是,从影像中可以看到,柳千千对季青阳十分冷淡,约会拒绝,吃饭拒绝,逛街还是拒绝。时间久了,看出他的企图,柳千千什么都没做,她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


  她有男朋友,并且他们从大学就在一起了,整整五年。


  季青阳失望之极,但这并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何况,人的感情,也不是说忘就能淡忘的。


  柳千千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拒绝,于是他开始从别的地方下手,季青阳找到了柳千千的朋友。


  柳千千的室友兼闺蜜告诉他,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对柳千千并不上心,偏偏这个男朋友从大学时代就与她在一起了,五年的感情,除去前两年的激情,后面三年分隔两地,磨光了他们最初的爱,纯粹是柳千千心有不舍,太念旧情,舍不得断而已。实际上,两人的感情,名存实亡。


  室友还说,其实不光是她及身边的朋友不看好他俩,就连柳千千的父母也不同意她与她男朋友在一起。那个男人责任心少得可怜,毕业后不思找工作,整天闷在家玩游戏,玩完一个又一个,不是家里人找关系,说不定现在还是待业人士。柳千千为了男朋友,就想看看游戏到底有多让人着迷,便跟着进入了游戏。


  室友将游戏和区服透露给了季青阳。


  原本他是认为,若柳千千喜欢,他就祝福她。但既然另一个人无法好好对她,但他可以,所以为什么不能是他季青阳?


  于是季青阳就成了有风飒然。


  有风飒然制造机会认识花倾浅,也不可避免的接触到她的男朋友,烟雨长空,当然还有心悦君兮、缓缓归矣。有风飒然有心隐藏,花倾浅自然不知道他是谁,只把他当成游戏里的朋友。


  季青阳这个人惯来会忍,也等得起,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花倾浅和烟雨长空这段感情岌岌可危。


  旁的不说,光是明面上孺慕师父,暗地里喜欢烟雨长空,从而排挤花倾浅的心悦君兮,再加上一个推波助澜的缓缓归矣。根本不用他做任何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更别说,同为男人,他哪里不清楚烟雨长空的想法。一边念着花倾浅生活上的好,他那点工资哪里够游戏和生活上的开销,父母亲又断了他的生活费,没了反正是花倾浅在寄;一边又吊着心悦君兮。只能说男人的劣性根作祟,期望能左拥右抱。


  他也不想想,花倾浅不与他计较,是她念着多年感情,平日里好言相劝,烟雨长空全当耳边风。而心悦君兮在花倾浅眼里就是个小孩子,大人哪有跟小孩子斤斤计较的道理。一旦哪一天,烟雨长空真接受了心悦君兮,触碰到花倾浅的底线,就是他们感情走向灭亡之时。


  只要花倾浅和烟雨长空分手,他就有机会,无论这个机会要等多长时间都可以。


  但在此之前,该算的帐还是要算清才好。季青阳是忍得,可也要看是谁,心悦君兮加她那堆亲友抹黑花倾浅这件事,就不是能忍的。


  现实的事要慎重考虑才能做,游戏不同,快意恩仇,有仇就报。此后,凡烟雨长空不在,心悦君兮只要一落单跑商,大旗之下,必被埋复活点。


  时间就这么过去。


  屏幕一荡,又是另一幅场景。


  年龄原因,季青阳被逼去相亲,相亲对象是季青阳母亲手帕交的女儿。


  明面上是季家去看望好友,实际是替两家儿女说个媒。但据了解,母亲好友的女儿早就有了男朋友,尽管母亲把好友女儿夸上天,但还没分手呢,这么快就想相下一个了。季青阳当时是拒绝的。


  可家中父母相逼,天天在耳边念叨,季青阳也只能去走个过场,应付应付。便和游戏里的花倾浅打了声招呼,下线开车走了。据室友说,今天柳千千并没有在家里,而是趁着周末回家看望父母了。


  两个小时的车程,开到了季青阳母亲好友家,也是巧,这家人姓柳。出于礼貌,季青阳喊了声柳伯父。


  然而更巧的在后面。


  季青阳进了柳家,并未在第一时间见到要相亲的对象,据说,相亲对象为了招待客人,买水果去了。对于打定主意只是来走过场的他来说,别说晚点才能见到,不见都无所谓。


  两家长辈聊天,晚辈的他被晾在一旁,隐约听见柳伯母对闺女的男朋友并不满意,且表示很快就会分手,今天来,第一眼就看中了季青阳,开玩笑希望两家人可以亲上加亲云云。季青阳表面微笑,心里不知道吐槽了多少句。


  当此时,开门的声音传来,柳伯母转头就朝门口喊了句:千千回来了。


  季青阳一怔。


  千千……柳千千。随即站起身来,眼神迎向了推开门走进来的柳千千。


  所以说,大千世界,他们偶遇了一次又一次,说没有缘分,打死烟雨长空他都不信。


  得到双方父母的支持,季青阳仍是不敢越雷池,他怕引起柳千千反感。别以为柳千千万事不上心,只要入她黑名单上,那是一辈子都别想扣下来了。只好徐徐图之,现实里常去柳家看望,游戏里一如既往的做她亲友。


  直到一个秦皇陵副本,毁了季青阳所有的期待。


  到此,这个人的人生已经接近尾声。


  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季青阳懂,就像他曾经无数次想阴烟雨长空,而心悦君兮,她得到火挂件,季青阳不信她会没有想法!


  挂件最终还是让心悦君兮得到了,季青阳瞬间心里发冷。


  早知道如此……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忍,就该杀得这几个人退服,哪怕上花倾浅黑名单,引她反感,也比危及她性命强。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季青阳紧盯着游戏界面,手指放在快捷栏上,选中花倾浅悄悄退离她6尺远。他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但,唯求一试。他一向聪明,所谋之事八九不离十,唯这一次,希望是他猜错了,希望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时间很快过去,心悦君兮的选择也出来了。


  火红的一行大字。


  “五行火之主,选择献祭花倾浅,以佑己身。施以祭品——火刑。”


  季青阳眼疾手快,猛地按下快捷键,还生怕键位失灵一样,猛按了好几下。


  画面上的军爷有风飒然,像风一样的冲刺到花倾浅身边,花姐周遭掀起尘土,一层无形的盾护住花姐,冲过去的天策却轰然倒地,‘啊’的一声死亡,再也没法站起来。


  渊。


  或跃在渊,或飞在天。


  天策的渊,没有耀眼的特效,黯淡无光,更没有大师的舍身那样华丽,可它依然能保护想护的人不受伤害,这就够了。


  电脑上的影像微微一晃,黑暗空洞的场景出现,有风飒然正坐在中间。


  经历秦皇陵这么多事,任谁都知道,显出这副情景,意味着酷刑来了。


  大概这么多人里,只有有风飒然一人临到此时,还端端正正的坐着,无有畏惧,他直视着屏幕,叹了口气。


  “我想我要死了,也让我留几句遗言吧。”有风飒然严肃道,“我知道你们应当看得见我。第一,斗折蛇行,把浅浅平安带出去,别的我不管。第二……”


  有风飒然语气变得无奈:“想起来还真是后悔。千千,我有你父母支持,还不敢对你下狠手,真是……第二,我希望你能离开烟雨长空。再有就是,帮我跟爸妈说一声,我对不起他们。”


  说到最后有风飒然声音已经有些不稳,甚至带上了哽咽。


  而黑暗之中也起了变化,火红的颜色照亮了整间屋子,以有风飒然为中心,大火以半径一米的距离,快速将他围在中间,就像是一个光茧,罩住了他。像极了探雪的火牢花雨。却不可能有奶妈去奶他。


  “呃……啊啊啊!”


  一开始有风飒然还能忍住,只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被烧灼的时间愈久,变成了压抑不住的痛苦的嘶吼声,一声一声,不绝于耳。


  仿是故意,透过火光,居然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情形。


  大火先从有风飒然的眼睛烧起,不到三秒,有风飒然眼睛便只剩下两个黑洞;然后是耳朵,嘴巴,口腔,尽管有风飒然嘴巴闭得很紧,大火仍是肆无忌惮的从他嘴里钻进去,顺着咽喉,往下烧;再来是双手,双脚,头发。


  有风飒然一开始还能用双手去扑火,等全身都烧起来后,只有颤抖不停的身体昭示着他的痛苦,他连喊出声都不可能做到。


  人间炼狱,不过如是。


  被活活烧死的痛苦,任谁都不敢想。


  三十秒后,‘砰’的一声火光炸裂,那具早已烧焦的尸体,瞬息间四分五裂。而团队所有人的电脑屏幕,此刻是一片红色火光,似叫火海吞噬。


  渐渐的,刺目的红色才慢慢褪去,还原成剑三游戏界面,只唯有军爷的生命,再也无法还原。


————————

这章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文愉快。


顺便,探雪就是花姐的场子,要讲的是花姐和有风飒然,烟雨长空,心悦君兮的故事。

怕有人没看懂,我理一下。


大致就是,花姐和二少在大学就是男女朋友。

二少喜欢玩游戏,花姐不想跟她混,回A市找了工作。坐上了主治医生位置。

花姐喜欢浩气盟,不愿意跟二少去恶人谷混。二少觉得花姐冷漠无情无理取闹。

于是他养成了心悦君兮,心悦君兮甘愿当他的绑定奶,并且梦想着和师父在一起。

有风飒然是从现实追到游戏里来的,并且花姐父母还支持有风飒然。但花姐不知道飒然是谁。

花姐的性格不计较太多,因为觉得没必要,心悦君兮在她眼里连个小丑都不是,因为她根本没把心悦君兮放在眼里。

但飒然表示,他不能忍,于是没给花姐打招呼,埋了心悦君兮。

野外浩气劫恶人镖,正常吧。

反正本服恶人和浩气关系恶劣,光看莫雨能为了救沐霖,就可以在龙门开阵营战就知道,有多恶劣了。

大帮之间存在龃龉,没人说有风飒然不对。

至于只埋心悦君兮,有风飒然一句我高兴,别人能怎么办?

花姐又觉得游戏怎么玩,是人家的事。

然后就是秦陵了。


话说马上要去令狐伤了,毛毛雨主场。


求评论啊求评论。

其实跟你们刷喜欢的文的更新一样。

我每天也在刷评论。

结果刷不出来的时候就尴尬了。

 

评论 ( 38 )
热度 ( 51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