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十五、水之挂件

十五、水之挂件


  忽地,两条喊话,出现在团队频道,震惊了所有人的眼球。


  [团队][花倾浅]: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愿普救众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


  [团队][花倾浅]:穆雨,望君以后多自珍重。


  [团队][花倾浅]:道长,跳上来,到我这里来。


  [团队][烟雨长空]:浅浅…………缝针。


  [团队][穆雨]:万花?!


  “花倾浅!”莫雨震怒,“我让你们放生他。别以为你奶量最大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你包庇这样一个东西,无异于害了全团!你想当他的同伙,害人害己,你考虑过为你牺牲的有风飒然的心情吗?”


  斗折蛇行也劝道:“花姐,莫雨的顾虑不无道理。你能不能不要奶他?”


  [团队][花倾浅]:抱歉,恐怕不能。


  [团队][花倾浅]:我有眼睛会看,会感受。孰是孰非,于我而言,一目了然!心悦君兮的命是谁救的?缓缓归矣的命是谁救的?哦,对,她俩瞎,看不见。而你们,口口声声说穆雨要害你们,施暴者说着受害者的话,真有脸。


  [团队][花倾浅]:敢不敢扪心自问,一路上,道长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哪次不是他帮助你们化险为夷!都瞎!


  [团队][花倾浅]:莫雨,我为医者,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我看惯医院那么多生离死别,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有多重要!没有医生会放弃哪怕是一个命悬一线、身患绝症的病人。而况穆雨还好好的,我就更不会放弃他!


  [团队][花倾浅]:我不是缓缓归矣,莫雨,你吓得住她,吓不了我。我护不住飒然,但,道长,我保定了!其他的随便。


  [团队][花倾浅]:还有你,烟雨长空。缝什么针?我的缝针再好,补不好你们这群的脑子!浪费!


  花倾浅噼里啪啦打了一连串的话,看来是早打好了腹稿,主意已定。任团队频道狂风暴雨,花姐自巍然不动。


  [团队][缓缓归矣]:花倾浅你个脑残!你会害死我们的。麻痹。


  [团队][故此间]:讲真花姐。你这样做,我会觉得你有问题啊。


  [团队][落玉三千]:花倾浅你瞎吗?他探雪害得我们险些团灭。妈的。脑子有坑。


  [团队][唐千诡]:花姐,你这是和全团为敌。何必呢。


  [团队][穆雨]:谢谢你。


  [团队][花倾浅]:你不用谢我。应该的。


  团队每一句风言风语,花倾浅均置若罔闻。


  [团队][棠煙]:花姐,道长……我也要保护道长!我有山河,我也会保护你们的。我不会忘记,是你们救了我的。


  [团队][棠煙]:在所有人都准备放弃我的时候,是你们救了我啊。


  [团队][棠煙]:道长。对不起,我刚才不敢说。我害怕。可是我没有忘记的。我看到花姐姐……我才敢说出来。


  [团队][穆雨]:没事。不怪你。


  [团队][花倾浅]:再多说几分钟,我们可以直接放弃令狐伤了。团长。


  “行,你们狠。花倾浅,你为保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而放弃全团,了不起。”莫雨冷嘲热讽,斥责花倾浅。


  [团队][花倾浅]:误会。


  [团队][花倾浅]:道长,我会奶,你们我一样奶的。


  [团队][花倾浅]:莫雨。别拐弯抹角激我,我做的决定,没人能改变。


  莫雨冷笑:“嗤。”


  斗折蛇行无奈的说:“花姐,但愿你固执己见是对的。否则……害人害己。话不多说,小药、桌子、冰鉴全部嗑好,归点,我数人数。”


  [团队][烟雨长空]:……


  [团队][缓缓归矣]:艹!花倾浅,你个煞笔。


  [团队][落玉三千]:我靠。你麻痹。


  “没问题,我开了。大师,明珠,做好准备。”


  “来。3,2,1。开。”


  ‘开’字落,令狐伤剧情开启,令狐伤剧情不长,很快,战斗开始。


  P1阶段开台子、转剑、排金蛇毒,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尽管团血掉得严重,但有花倾浅和苗妙在,还是比较稳当。


  对面开台子的大师和秀奶两个都是老手,也没有问题。在DPS猛烈的输出下,令狐伤很快下阶段。


  随着斗折蛇行一声令下:“跳!”


  团队二十一个人,同时一跃而下,快落地时接上二段跳后,站稳后,立刻反身远离令狐伤。


  不出斗折蛇行乃至其他人的意料,下阶段后令狐伤仇恨果然在穆雨身上。


  按说,这个时候黑穆雨,是最佳时机。他不是T,花倾浅再厉害,令狐伤多拍他几下,穆雨也抗不了多长时间。但架不住大师是个实诚人,跳下台子后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去接穆雨的仇恨。三人配合之下,再加上还有个无敌在旁待命,愣是让穆雨安然活过最危险的阶段。


  连老天都在保他啊。T,奶,无敌全占,身上还有缝针保命,大凡不出意外,想不活下去都难。


  之后,三个五毒同时召出呱太,抢令狐伤的仇恨。远程远离令狐伤输出,该转剑时秒转,近战小心谨慎的躲避着地上的圈,同时输出令狐伤或者帮忙转剑。辞藻严阵以待,随时等候斗折蛇行的命令,驱散令狐伤。


  在众人众志成城,不懈努力下,令狐伤倒得没有丝毫悬念。


  BOSS一倒,意味着新的挂件又要出现,新一轮的游戏又即将来临。


  斗折蛇行木然盯着莫雨发出来的挂件,意外的感到有些麻木。


  [团队][莫雨]:[水]


  [团队][莫雨]:斗折,看看,能分配到的有哪些人。


  [团队][顾明珠]:有没有我我我我我,都最后两个boss了,我不想死。


  斗折蛇行:“我看看。”


  [团队][斗折蛇行]:[莫雨] [故此间] [三月纵酒] [唐千诡] [曲央] [有风飒然]。


  斗折蛇行轻叹一声,声音里写满了疲倦:“YY截图也有。不信的可以看。你们自己拍吧。我有点累,歇会。”


  [团队][苗妙]:帮举辛苦了。你赶紧歇会。


  [团队][故此间]:……还拍什么。有少爷在,完败。


  [团队][曲央]:ORZ。


  [团队][三月纵酒]:我服。我居然跟少爷一组抢挂件,怎么可能嘛。土豪花,不,暴发户花!


  [团队][顾明珠]:不过。莫雨拿挂件,起码我们是安全的。


  [团队][苗妙]:这话我喜。


  [团队][叶苏墨]:那也应该……不会选我吧。


  [团队][落玉三千]:………………


  [团队][缓缓归矣]:那,选……穆雨??


  却是谁都不知道,在斗折蛇行发出可分配的人选后,第一时间内,莫雨就收到了一条M聊。来自穆雨。


  [穆雨]悄悄地说:别拍。莫雨。你信我这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小雨…… 放弃它。


  你悄悄地对[穆雨]说:滚。


  [穆雨]悄悄地说:……


  [团队][莫雨]:50W。


  [团队][唐千诡]:……


  [团队][辞藻]:0.0 别惊讶炮哥。这是我们少爷的手笔。


  [团队][故此间]:土豪的胜利。


  [帮会][故此间]:你们觉得少爷会选谁呢?


  [帮会][曲央]:反正不会是我。


  [帮会][苗妙]:反正很有可能是纯阳。


  [帮会][辞藻]:0.0


  “倒数。3,2,1。莫雨,虽然咱们是兄弟,还是按流程来?”斗折蛇行问道。


  莫雨也不多说,直接交易给斗折蛇行五十万金。拿到钱后,斗折蛇行将挂件分给莫雨,又把钱分发下去。


  [团队][斗折蛇行]:[水]500000金 分配给[莫雨]


  水挂件进入背包的那一刹,莫雨耳边风声连连,房间内顿时起了变化。分辨不清是哪个方向的尖锐笑声传来,一阵一阵,连绵不休,十分恐怖骇人。


  莫雨不是第一次体会这种滋味,探雪那时,穆雨把魅惑转给他后,也与现在的情况没什么分别。唯一天差地别的大概就是,这时的死亡气息更浓。而且,那时屏幕正中间也没有这几个字。


  几个水蓝色的大字,跃然其间——


  请五行水之主,选择祭品代己受过,亦或放弃。


  蓝色大字的下面,是放大三倍的团队界面,每一个人的ID都在上面。五队死去的四个人名字自然是暗的,无法选中。问题是……还有三个人的名字居然也没法选?


  莫雨若有所思的记下这三个人的ID。


  落玉三千,一叶一如来,心悦君兮。


  他们,不可献祭,这说明什么呢?


  倒计时越来越少,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莫雨转身,本意是多观察一下四周有何破绽,找出线索,解众人之危。结果迎面就撞上一张,肉已经腐烂,长满了蛆虫的,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脸。


  莫雨自认不惧鬼神,但,迎面撞上这种东西,委实也够恶心的。也便不再犹豫,直接转回身去,拿起鼠标微微一晃。


  从得到挂件起,他心里就已经做好了选择,故而现在也不纠结,直接把指针停在穆雨ID上,手指轻轻一放。


  伴随莫雨的选择,耳边回荡着的女人的尖叫声逐渐散去,死亡之气也瞬间消散。剑三正常界面回到屏幕上。


  水蓝色的大字,出现在团队所有人的屏幕之上。


  水——水曰润下。


  “五行水之主,选择献祭穆雨,以佑己身。施以祭品——水刑。”


  莫雨冷笑着看向站在他对面的道长,这下,别说一个花倾浅,多少个花倾浅都保不住这个没用的纯阳了。


  ……


  结果出来之际,有人欢喜,有人愁。


  也有人心生感慨。


  果然如此。


  紧闭双眸的道长,在刹那间,猛地睁开眼睛。


  无人看得见,在他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唯有他的双眼还有神采,他手中三尺青锋熠熠生辉,亮得惊人。


  他将长剑向上一扬,迅速往地下一插,剑尖之下,祭出一个镇山河,把他自己笼罩在其间。


  但显然镇山河也抵挡不住挂件的侵蚀,穆雨的血条仍是在瞬间见底,变得只剩下1,岌岌可危。


  同时,在大团的注目下,道长身体一颤,下一刻直接屈膝,单膝跪在了地上,若非手中长剑做支撑,只怕他人早已躺倒在地。道长嘴里呕出一口鲜血,滴在地板上,脸色变得几近透明,与他嘴角流出的鲜红的血迹,形成鲜明对比。


  危急时刻,一直留心莫雨选择的花倾浅,第一时间给穆雨丢了个听风吹雪。也幸好她早有预感道长将会被献祭,目标一直是他没有变过,才能及时把穆雨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听风吹雪后,花倾浅的血量霎时从12W变成8W,穆雨的血条也有所上升。


  但等不及花倾浅把道长的血条刷满,电脑屏幕一变,开始播放起一个人的影像。


  一个属于一千多年前的,早已死去的人的影像。


——————

献祭成功。恭喜你得到一张穆玄英专属MV。


写到咩萝的话的时候,不知道为毛我有点想哭。

还记得吗?谁在你最绝望的时候帮了你呢?

有的人牢记心底,有的人就选择无视或者忘记。


改明少爷可以送份大礼给花姐。


下次更新就不知道又是啥时候了。

明天一家人去乡下浪。


看亲们评论的时候看出个脑洞来了。尴尬。

如果穆玄英和莫雨的位置互换一下。

那么莫雨只会保穆玄英一个,其他人估计全灭也未必不可能。

穆玄英就会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但他肯定会很温和的询问莫雨,你啥玩意?23333

莫雨肯定会很耐心的回答他,我谁谁谁你别管,反正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

转头就对大团说,关你们鸟事。滚。再BB,直接摁死你们。

大团:恐慌.jpg。纷纷全体闭嘴。

穆玄英:手足无措.jpg。

然后全团会巴结穆玄英。然后穆玄英会讲,你能保我你也保保他们呗。好不好?拜托你了。

莫雨内心:MD。毛毛这么求我,我拒绝不了啊。


哦其实如果莫雨是‘鬼’。他除了会对穆玄英暴露身份之外,其他人死不死,他一点儿都不关心呢。

假定是这样。那么,缓缓归矣绝壁一早就game over了。心悦君兮也game over了。探雪挂件会是谁的?是苗妙的啊。花倾浅不会要。军爷也就不会死了。曲妙搞不好会选落玉三千。

我去这样一死,后面DPS根本不够啊。团灭吧。


完了我停不下来了。

评论 ( 31 )
热度 ( 42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