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十六、前尘往事

十六、前尘往事


  画面最初只现了一个轮廓,那是一个山谷里的小村庄,山明水秀,芳草萋萋,风景迷人。山路间的屋舍稀疏错落,巨大的水车立在河边,周而复始地不停运转。


  一眼看来,江山如画,使人心情愉悦。


  有稚童在田野间玩耍,着布衣,垂发梳于头顶,成髻,形如角,颈项上挂长命锁。


  俨然是旧时情景。


  莫雨身体往椅背上一靠,翘起腿,双手环胸。心道:看不出来么,这穆雨还是生活在古代的人?遗留人间至今,早该魂飞魄散了,他也算,为民除害不是?


  然则,下一刻,闻稚童之声,莫雨一震,不由自主把背脊挺直,端正坐在椅子上,面色霎变。


  只听,年幼的唤年长的一声——“莫雨哥哥。”


  屏幕一暗,天色阴沉,绵绵细雨洗刷着小村庄暗红的泥土,大火熊熊,一夕之间,人间仙境沦为炼狱。


  灌木丛后,莫雨死死的捂着男孩的嘴,不让受到惊恐的孩子发出一丁点声音。


  拎着刀的大汉一番查找,无果,愤愤而走。


  ‘哇’地一声,小男孩大哭,撕心裂肺,脸上写不尽的恐惧惊惶,泪珠顺着脸庞一颗颗滴落在抱他的人的肩上。


  莫雨安抚道:“别哭,毛毛别怕。莫雨哥哥在。以后天大地大,总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所以,别怕。”


  “那……莫雨哥哥……你……别扔下……毛毛。”小男孩抽噎着说。


  景象又是一变。


  枫华谷的红枫如血鲜艳,似就着鲜血灌溉而成,一眼看去无边无垠。


  山崖边,两个男孩被一群手持长刀的打手逼得走投无路。


  一阵风声过后,便只有年长的人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另一个孩子,已然从悬崖上一跃而下,像极折翼的雏鸟,直直下坠,落到地上,溅起一地艳红。


  然后,男孩被他人救起,自此离开了他的哥哥,寻回了属于他的身世。


  尽管电脑上播放的影像不连贯,大段大段的跳跃着,但并不妨碍全团去判断这个人是谁。


  只看了个开头,斗折蛇行脑海里就已经被‘卧槽’‘穆玄英’‘少盟主’‘浩气盟’‘这个人长得好像莫雨’‘假的吧’这些字眼刷屏,这种感觉,既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又令人感到震惊不已。


  且看视频中少年莫雨的样子,斗折蛇行心中隐有不好的预感。那他妈活脱脱就是年幼版的莫雨啊。


  假定这是真的,视频没有骗人,穆雨真就是穆玄英,那莫雨……


  斗折蛇行简直不敢想。


  但不管斗折蛇行,甚至团里其余人心中是如何的惊涛骇浪,影像总还得继续看下去。


  ……


  与莫雨苍山洱海偶遇,不欢而散,穆玄英对此总是耿耿于怀。他忘不了一句‘莫大侠’后,莫雨瞬间变得苍白的脸色,可他也忘不了,浩气盟对他寄予了怎样的厚望。有些时候,并不想他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


  从浩气盟到恶人谷有多远?从正道到邪道又有多远?他当然不会把莫雨归于邪魔歪道,可他可以不在乎,浩气盟呢?谢渊呢?


  私情与大义,到底能不能两全?


  穆玄英每每纠结于此,到最后,却尽是无解。


  江湖再逢,穆玄英处处躲着莫雨。


  一间茶寮内,穆玄英独自坐在里面,喝茶歇脚。


  形形色色的人,或匆匆路过,或与他一样,进来,向茶寮老板要碗茶喝。


  忽有一张熟悉的面容经过,在看他的刹那间,面上霜雪消融,带着浅浅的,稍显柔和的笑意,一步步向他走来。但穆玄英心里并不平静,甚至有些慌乱的看着莫雨。索性,有人及时出现,缓解了尴尬。


  “玄英老弟!你也在这里,去哪儿啊?跟哥说说?”


  是被江湖人戏称为二少的藏剑山庄弟子,浩气盟的武林天骄,穆玄英与他颇为熟稔。


  “问水。一块坐?”迫不及待的,穆玄英邀请叶问水同坐,同时余光留给莫雨,后者眉毛轻皱,脚步顿住,眼中失望不言而喻,随即转身,带着家仆,坐到了另一边的桌子上。


  叶问水为人风趣幽默,在盟中,不光是穆玄英,连谢渊、司空仲平都极是看重这个藏剑。


  俩人年龄相差不大,话题投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日薄西山,晚霞灿灿。


  在得知不同路后,叶问水率先提出告辞,匆匆离开。


  人走茶凉,穆玄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正要走,一转身,原本以为早该走了的人,居然还坐那里,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他身旁的莫杀似乎轻轻说了句什么,莫雨才恍然回神,抬起头来,喊他:“毛毛。”


  夕阳余晖下,莫雨的表情,柔和得不可思议。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穆玄英居然有点想哭。他忽然回忆起了流浪时的情形,他们,曾经那么亲密无间。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说说话?”莫雨笑道。


  “哦哦。”穆玄英连忙回应,生怕让莫雨看出些什么。他坐到莫雨对面,不假思索,开口就问,“你怎么还没走啊?”


  这句话本意没什么,但在这个场景下问出来,就显得有些伤人了。何况,穆玄英又做得那么明显,他分明是在躲他。莫雨收起笑容,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沉默着不说话。穆玄英紧张的摩挲着茶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终归是莫雨先开口,缓解尴尬的气氛:“我在等你啊,毛毛。”


  似乎更窘迫了。穆玄英挠头:“对不起,莫雨哥哥。我……”


  “傻毛毛。”莫雨叹道,“别总对着人说对不起,你这样,得吃多少亏?毛毛,江湖险恶,人心更是难测,你要多加提防。”


  话题不再那么凝重,穆玄英松了口气,笑得阳光而温柔:“没关系,雨哥,总得要有人吃亏,我不妨事。我会小心的,你也是,在那种地方……”


  莫雨脸上微笑这才重现,心中微暖。“我倒无妨。你这想法……也不知谢渊是怎么教你的。”


  语气里是对谢渊的无限不屑。得亏是对着穆玄英,照顾他的心情,莫雨说的话才没那么露骨,换做往日,不提也罢。


  “好了。我要回去了。毛毛,你多保重。江湖再见。”莫雨轻声道。


  穆玄英惊诧:“这么晚了。你不休息一晚再赶路?”


  “身负要事,不得不连夜走。”莫雨向他解释。


  “那你下午……”穆玄英猛然惊觉,话停在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莫雨微微一笑:“想同你说说话罢了,我在恶人谷,很想你。好了,毛毛,我走了。”


  莫雨起身,结了账,与莫杀连同几名婢子走出茶寮。


  那一刻,穆玄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悄然萌芽,他脑海里不停回响着莫雨那毫不吝啬的一句‘我想你’。一瞬间,穆玄英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江湖大义他要,私情他也不想失去,凭什么大义和私情不能两全?我行我道,无愧于心,他人风言风语,何惧?


  “小雨哥哥。”穆玄英放声大喊,骑在望云骓上的人一勒缰绳,回身。穆玄英脸上是一贯的爽朗笑意,“小雨,江湖再见。保重。”


  视频到这里又告一段落,斗折蛇行已然可以肯定,影像里面的莫雨就是他的好兄弟莫雨!一模一样的行为习惯,一模一样的表情动作,就连容貌都是一模一样的。而穆雨,也确实是穆玄英,听声音即可判断。只不知,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穆玄英又是怎么回事?


  斗折蛇行开始担心,如果视频不骗人,意味着他们错怪了穆雨,穆玄英是个什么样的人,清清楚楚。但也不排除他后来性格变化、扭曲的可能性。只是,不管他怎么样,莫雨呢?看完影像后的莫雨,会不会不管对错,完全偏心到穆玄英那边去?况且,献祭穆玄英的也是他,以莫雨的脾气……一个不好,恐怕要遭。


  ……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叛乱,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彼时,浩气盟给穆玄英下达了一道密令,命他调查清楚某件事情的原委,任务期间不得透露真实身份。穆玄英领命出盟,没多久,又与莫雨相见。


  并不是巧合,他与莫雨早约好了在此地相见。此一行,除了那道密令外,他其实还有一个任务,与恶人谷和谈。


  阵营与家国,孰大孰小,这是显而易见的。谢渊深明大义,并不愿这种时候再与恶人谷开战,故,有和谈一说,并同时恳请恶人谷一起伸出援手,联手抗敌,为这国,为这家,为这天下黎民苍生。


  莫雨听完,嗤笑一声。“家国天下,黎民苍生,与恶人谷何干?”穆玄英欲与他争辩,被莫雨堵住话,“不说这个,你那个密令任务是什么?”


  穆玄英神秘一笑:“不告诉你。能说就不叫密令了。不过,小雨,我不能暴露真实身份,那你说,我易容后叫什么比较好?”


  看他很正经的问,莫雨也就很正经的想了想。


  “莫玄英如何?”莫雨笑,脸上隐有戏弄之意。


  “不如何!我才不跟着你姓莫。”穆玄英嫌弃道。


  有浩气盟兼恶人谷的情报网在,穆玄英查起事情来,十分顺利。任务进行到一半,需要他们潜入对方内部探查,当接引人问及二人名姓时,莫雨不知为何,笑着看向穆玄英。后者当然秒懂,随后,抱拳,大声道:“在下穆雨。”言罢,斜眼看莫雨,笑了笑。


  接引人又去问莫雨。


  莫雨挑眉,面色一肃,淡淡道:“莫毛毛。”


  忽略接引人奇怪的眼神和穆玄英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莫雨十分从容不迫,跟着接引人深入内部。


  如是,顶着‘穆雨’和‘莫毛毛’的身份,两人顺利把浩气盟指派给穆玄英的任务完成,功成身退。


  后来的后来,只要不方便透露姓名时,穆玄英就会把穆雨这个名字报出去。


  穆雨,穆雨。


  无人知晓,这个名字,应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穆——慕,爱慕,思慕。


————————

我发现,穆玄英电影有点长啊。

人家沐霖、千山雪、蚩研、飒然小电影加起来都没他长。

穆毛毛你好意思吗?


嗯。小七很好意思。我坚决不缩短穆毛毛的电影长度。

预计有三章。

_(:зゝ∠)_。我不听。我就不缩。orz


然后明天上重庆培训,五天。更新就……

小伙伴们五天再见。


评论 ( 39 )
热度 ( 46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