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十七、战火连天

十七、战火连天


  战事愈演愈烈,任谁也想不到,继洛阳失守后不到一年,长安竟然也被攻破。


  昔日繁华的长安城,原是歌舞升平、灯红酒绿,到如今,只剩下千疮百孔。


  穆玄英一路行来,所见是狼牙军的种种肆意暴行,所闻是狼牙军的种种残忍行径,每一幕、每一声莫不是让人肝肠寸断。他性格原就柔软,长安战乱的景象,给悲天悯人的穆玄英造成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再返浩气盟,穆玄英毅然提出奔赴战场,对抗安禄山。


  他三阳绝脉之身,本就性命堪忧,谢渊坚决反对此事。


  岂料穆玄英一撩衣袍,跪在地上,一改往昔的温和面容,郑而重之道:“谢叔叔,我不怕死,但我怕死得没有丝毫价值!那么多百姓,他们手无寸铁,流离失所,而我一身武艺,又身在浩气盟,所要承受的原本就该比他们多。而且,有朝一日,若我真的死在战场上,我决不后悔。”


  说完这一番慷慨豪迈之言,穆玄英又苦笑了一声,轻道:“谢叔叔,其实我懂,乱世之中人命轻贱。莫说只我一条命,天策千万将士的命加起来,也改不了眼下乱局。可我……还是想去。去了,哪怕死了,但为百姓、为天下、为正义而死,值!”


  谢渊不语,穆玄英也不再说话,沉默的将谢渊望着,瞳孔里是倔强、是固执、是纵百死亦不悔的决心。


  谢渊一叹。


  ……


  “我并非贪生怕死之人,若我的死,能确实保证所有人都平安,能让你们安然无恙,我当然不会犹豫。但现在显然不是!所以,我不会答应你们!言尽于此。”


  这样舍生忘死的话,斗折蛇行一日之内听了两遍,第一遍他不信,第二遍心有震撼。


  他终于决定相信,可还有机会吗?


  ……


  穆玄英如愿以偿领着浩气弟子上前线,协同郭子仪的朔方军作战。


  初期,对于江湖人士自发组建的军队,朝廷并不信任,更有人处处为难,使得江湖义军难以发挥其最佳效果和真正作用。但穆玄英并不气馁,怨天尤人自来不是他的风格,他只是默默地用实力去说话,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彰显出他们的优势,让其他人刮目相看。


  好在郭子仪并非一个老顽固,只要是有用、可用的人,他便会善加利用,绝不浪费。


  三个月后。


  穆玄英在军营里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确切的说,是一支让人意想不到的队伍。


  来自恶人谷组建的队伍,带领这支队伍的,不是别人,正是恶人谷少谷主莫雨。


  莫雨来的那一天,天正好,万里无云,他就迎着阳光走过来,走向穆玄英。穆玄英愣愣的望着他,一时间惊得连嘴巴都合不拢。看他那副傻样子,莫雨什么也没说,只好笑的唤他一声。


  “傻毛毛。”


  穆玄英闭上嘴巴,收起既惊且喜的表情,他想问莫雨:你为什么会来?不是说不愿意来的吗?不是不关心家国天下吗?


  却只见莫雨摆手,轻描淡写:“你在这里。”


  你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世上动听的话千言万语,但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一句话,比得上莫雨这短短的四个字。穆玄英心中感慨万千,但他什么都没说,他所有的感激、爱意,全都只化作了一个拥抱,传递给莫雨。


  莫雨笑着轻拍穆玄英肩膀。他们之间,任何语言都苍白无力,只要是他穆玄英,什么也不用说,莫雨都能懂。


  南征北战的时日一长,兼之身边有郭子仪提拔、教导,穆玄英渐渐地,也能独当一面,独自带领一支军队指挥作战。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莫雨对他的鼓励和支持。


  几番冲锋陷阵、出生入死,穆玄英难免心中愤懑不平。


  又是一场恶战后,活下来的将士尚且来不及为死去的同袍们伤心、难过,便又得转身,各忙各的。就好像他们已经看惯了生死,早已麻木了般,可又有谁知道,他们心里的苦?


  不可说,无法说。


  这么多个日夜,这样的事情,他们都经历得太多太多。


  莫雨找到穆玄英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篝火边出神,眼里的痛苦难过,莫雨全收进眼里。


  “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不讲道理。毛毛,你还没习惯吗?”莫雨坐到他身边,说。


  “小雨……”穆玄英吐出口浊气,摇头,脸埋进双膝间,闷闷道,“我明白,作为将领,我不能太多愁善感,我该果决,该强硬。我会逼着自己去习惯……”


  莫雨打断他,理所当然的道:“谁说不能?毛毛,我在你身边,我是你的哥哥,你有什么,都可以向我说,你想做什么,都能做。”莫雨轻轻抚摸着他的发顶,声音放得很轻,“况且,你是穆玄英,你若真的像其他人一般,就不是你了。”


  穆玄英抬起头,凝视着莫雨,两人的视线相撞,没有一个人肯移开目光。


  莫雨温和的眼神像水一样,滋润着他干涸的心灵,穆玄英伸手去牵莫雨:“小雨。我很害怕。昨天还与你谈笑风生的人,今天就不知道魂归何处。这世上,为什么总有这么多无休止的战争。人心就不能纯粹一点吗?”


  莫雨没有说话,静静的听他发泄。


  人心,又哪有那么纯粹?贪欲,会滋长人心底最疯狂,最黑暗的念头。


  你可闻,比鬼神更可怕的,即是人心。


  “等什么时候,战争结束,烽烟停歇了,还世界一个清平。那时候,小雨,我们一定都还活着。到时,我想回稻香村。看遍了生离死别,我才幡然醒悟,没有什么比珍惜更可贵。小雨,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他终于鼓起勇气,表露心迹。


  我只愿生命有多长,就珍惜你多久,直到永远。


  莫雨没有迟疑,他答:“好。”


  明灭的火光下,穆玄英倾身靠近莫雨:“那就约定好了。小雨……”


  他轻轻念他的名字,辗转于唇边,莫雨闭上眼睛,微微点头。两张嘴唇如愿以偿的贴到了一起。


  至德二载。


  睢阳陷入激战,同一时刻,穆玄英、莫雨随郭子仪奔赴洛阳。


  睢阳凭张巡之力挡住了叛军汹涌的攻势,给郭子仪收复洛阳提供了时间,但也意味着郭子仪的动作必须快,速战速决,才有精力回援睢阳。


  接下来的日子,又是无止境的战斗。


  所幸,大大小小的战争里,他与莫雨虽有受伤,但都不曾危及性命。


  轮休时,穆玄英和莫雨坐在一块,商讨战事。


  是时,莫杀从外面走进来,递给莫雨一封信件,便退了下去。莫雨看后挑眉,把信丢进火盆里,烧毁殆尽。


  不等穆玄英问,莫雨直接道:“不灭烟递来的消息,安禄山死了。”


  “死了!?”穆玄英惊道,险些直接从座位上蹦起来。


  “你这幅样子。”莫雨看着他,好笑地摇头。


  穆玄英急道:“不是,你别管我啥样。关键是,安禄山怎么死的?”


  莫雨收起笑容,严肃道:“为了寻长生不老药,安禄山死于秦皇陵。你可能想都想不到,安庆绪亲手弑父,令狐伤当时也在场。”


  穆玄英唏嘘不已:“你说安禄山图的什么?秦始皇的机关没要了他的命,却是自己的儿子杀了自己。嗤,长生不老,他要是长生不老,天下不知要遭多少罪。都头来,还不是什么都是别人的。”


  “可安禄山的死,并非意味着终结,毛毛,它是另一个开端。”莫雨皱眉。


  “哎。”穆玄英长叹,“天下因一人而乱,却又不因一人而止。生前风光死后尽化黄土,这些人啊,连身边的人都防,也不知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还是喜欢自己这样,起码,我可以全心全意信任我的枕边人,我的背后永远会有一个人支持我。”


  穆玄英凑近莫雨,满眼笑意,有如阳光温暖,一呼一吸全落在莫雨唇边。“你说是吗?小雨。”


  莫雨眼角上斜,看着趴在他身上的人,单手干净利落的揪起穆玄英的衣领,一把扯向自己,这才回了穆玄英两个字:“废话。”另一只手,放在穆玄英后脑勺,轻轻一按。


  ……


  斗折蛇行捂眼,被迫吃十分钟狗粮了。


  转念间,又是无尽的担忧。


  往昔多情深义重,现实看来,就有多讽刺。


  ……


  仅用一年光景,洛阳、长安便相继为唐军收复。


  安庆绪狼狈地从洛阳逃往邺城。


  这时的安军不过余下些衰兵残部,不堪一击,只等上面的人一声令下,即可攻破安庆绪部,不说不费吹灰之力,至少,没有那么艰难。


  但万万没有想到,为等这一道命令,一等就是一年。


  一年后朝廷才卡完延迟,回过神,派遣军队追击安庆绪。糟心的是,这位唐皇发兵十万,居然不设元帅,就派了一个宦官充作监军使……就这么来攻克安庆绪。


  穆玄英那一瞬间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然,比这更不妙的是,莫雨的病又有复发的迹象,且日前作战,莫雨不慎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这一年里发生的事,朝廷所作所为,看得穆玄英心灰意冷,莫雨受伤更是让他暴跳如雷。


  接王遗风雪魔令,恶人谷拔营,护莫雨回谷疗伤。


  走的时候,那位监军使显然是看不起江湖人,不断的冷嘲热讽,暗指他们没用,就差没给穆玄英和莫雨糊个江湖草莽的标签贴在脸上。不是莫雨受伤不宜动武、招摇,莫杀当场就能拔刀跟这位监军使干起来。


  送莫雨到城外后,穆玄英就得返回军营了。因为受伤,莫雨不得不坐马车回恶人谷,时间紧迫,但穆玄英却赖在马车里,一时半会不肯离开。


  “我其实,很早之前,给自己做过心理准备的。战场无情,指不定哪一天死的人会是我,或是你。我以为我有这个觉悟的。可,小雨……”穆玄英脸颊埋进双掌间,哽咽道,“那天看到你中剑,我才知道,我根本没有那份觉悟,怎么可能早有准备,这样的事情我完全无法接受。我恨不得中剑的人是我不是你,我从来没有那么怕过,就连幼时跳下枫华崖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害怕。”


  莫雨视线落在穆玄英身上,既是担忧又是揪心,他喃喃道:“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呢?穆玄英问他,莫雨却不肯说了,伸手,温柔的替穆玄英擦掉眼角的泪花。


  穆玄英抓住莫雨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才郑重道:“小雨,你回去好好养伤,没有完全养好就不许来了,会很危险的。知道吗?”


  “你把我当小孩?”感觉被小看了,莫雨十分不服气,“别忘了你才是弟弟。”


  两个人手拉着手说了好多话,莫杀都听不下去了,连催了好几声,穆玄英才恋恋不舍的下了马车。


  “毛毛。”莫雨掀开车帘,不放心的嘱咐穆玄英,“有些话,我走了,你就只能憋在心里,别跟什么人都不设心防似的,小心上当吃亏。还有,鱼朝恩那个阉人心眼小,你千万忍住别跟他起冲突。”


  穆玄英站在车外面,笑了笑,宽慰他道:“哪能啊。你弟弟我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啊。而且,交涉一向是郭将军他们在做,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想必鱼朝恩也不屑交谈。”


  莫雨点头:“有郭子仪在,我确实能放心不少。毛毛,刀剑无眼,你小心了。”


  “放心吧。小雨,你也是,保重。”


  等我回来。莫雨在心里默念,最后回头看了眼穆玄英的背影,那孩子真正是长大了,从毛毛长成了穆玄英,长成了所有人眼中重情重义的好儿郎,可以一个人领军作战了,可以一力扛起千万恩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却只有不舍和心疼。


  莫雨放下车帘,强压下心底的不安,催促莫杀快些赶路。


  ……


  “报!”


  “穆大侠,郭将军、李将军二人领兵攻打安庆绪,却遇见史思明埋伏,危在旦夕,还请穆大侠即刻援军!”


  穆玄英诧异的抬头,来报的,是郭子仪身边的人,叫郭强,认出人后,穆玄英不敢耽搁,即刻命人整合队伍。


  他所带领的,是浩气盟以及莫雨走前强行留给他调遣的恶人谷义士,不足百人,却个个武功非凡,他们这支队伍人虽少但胜在灵活性高,时常参与奇袭等,效果绝佳。这次临危受命,穆玄英严格嘱咐他们,不要逞强,以自身性命为重。


  整合完毕后,穆玄英又问郭强:“几个将军都不在。我们此去援助,需得经过鱼大人同意。你事先问过他吗。”


  郭强:“没有。”


  穆玄英忙道:“那你我现在马上去征求鱼大人同意。”


  郭强应是。


  鱼朝恩自大,素来是谁的意见也不听,独断专行,连前阵子李光弼献计,那样的妙计良策他都拒绝采纳,可见一斑。加上鱼朝恩很看不起他们这些江湖人,刻意打压,从来是不顾他们的生死,穆玄英很以为他会刁难一番,结果,鱼朝恩居然痛快的答应让他们去援助。


  鱼朝恩的态度太奇怪,如果不是他仍旧一副自视甚高、目中无人的样子,穆玄英都快以为鱼朝恩换了个人。


  来不及多想,穆玄英领着人很快出了城,由郭强引路。


  到达目的地后,一队人全傻眼了。什么郭子仪遇到埋伏危在旦夕,这地儿,完全没有刚打过仗的痕迹。风平浪静,诡异得不同寻常。


  他们被人卖了。


  穆玄英脸色一变:“郭强,你到底是听谁说的郭将军有难。”


  郭强也意识到不妙,快速道:“李将军麾下张百夫长死里逃生、快马加鞭赶回来告诉我的。”


  “张百夫长……鱼朝恩……”穆玄英低喃,忽然回忆起那天和郭子仪的谈话。


  郭子仪:“玄英,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完全的清明。拿军营来说,你永远不知道,谁手下的良将是否与你上下一心。比如……李将军麾下的张百夫长,我麾下的李元,但只要他们可用,能用,就够了。其他的,我们就要做到自己心知肚明,却也不必人人皆知。我知道你不服鱼大人,但时局如此,无法可想。”


  穆玄英还记得当时自己愤愤道:“李将军计策那么高妙,鱼朝恩却不肯用。我只是替百姓不值罢了,供着这么些人。郭将……”


  “鱼大人!”郭子仪打断穆玄英,朝门口喊了一声。


  穆玄英惊觉,转身。鱼朝恩正站在门口,阴恻恻的望着他,一脸的阴阳怪气。穆玄英硬着头皮,抱拳,行礼:“鱼大人。”


  鱼朝恩冷笑,转身走了。


  郭子仪心事重重的说:“玄英,莫少谷主不在你身边,万事只你一人,当心。”


  一切豁然开朗。


  好一个鱼朝恩,好一个张百夫长。


  “走!所有人马上撤离,回军营。快!”穆玄英爆喝一声。


  队伍中一名丐帮弟子道:“少盟主,那你呢?”


  “作为你们的少盟主,我自然要掩护你们撤退。何况,今日遇险,也怪我没有仔细分析,判断失误……”


  丐帮愤然:“狗屁!那些上位的要整我们,岂是我们想防能防得住的?郭强是郭将军的亲信,谁知道,谁知道……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惜利用。”


  穆玄英一笑,没有再回答丐帮,回身,迎向埋伏在四面八方的万人敌军,高声道:“你们是我浩气,恶人数一数二的好手,现在,考验你们轻功的时候到了。要记住,我们可以死,但不能死得没有价值,不要硬拼!跑!不许回头!这是军令!”


  话音方落,霎时间,万千箭失横飞。


  浩气、恶人弟子不要命的施展着大轻功往回跑,穆玄英手中动作一刻不停,使劲挥舞着龙渊剑为他们挡下暗箭,剑招挡不下,他便用身体去挡,但尽管如此,仍是有很多人被射落。


  那些被射落的人索性也不跑了,与穆玄英一起,为背后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以血肉之躯,挡下敌军的进攻。


  “我也不亏了。杀了这么多乱臣贼子。”方才那丐帮弟子头一仰,大笑着,灌下美酒,再狠狠一摔手中的酒葫芦,长啸道,“唐军必胜!!!老子不悔!但鱼朝恩这个阉人,老子咒你不得好死!”


  秀坊的秀娘粲然一笑,一式剑破虚空,又取一人首级。下一秒,一把长刀从背后贯穿秀娘的身体,秀娘那粉嫩的衣服,早已被血染就,不似原先那般好看。“我也……不悔。”秀娘微笑着闭上双眼。


  “不悔!杀!”


  一波接一波的呐喊声、厮杀声,混合在一起,沸反盈天。


  穆玄英单膝跪地,长剑不由自主的脱手,他的身上早已插满了羽箭,滚烫的鲜血流了一地。他想,终他一生,不曾失信于人,到如今,终于要做一回食言而肥的人了。


  小雨……


  穆玄英眼前一花,身体失去重心,‘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一刹间,世界归于黑暗。


————————

发之前都要给机油看看文挑挑错。

每次要不是我把机油惹炸毛,要不就是我炸毛。2333

感谢机油陪伴。感谢苏情团长指导怎么打boss。


然后。嗯。我提前回来了。


这一章应该算是狗粮和渣混在一起吧。但应该是狗粮比较多。

单身狗们吃好狗粮,不是单身狗的当我没说。


评论 ( 30 )
热度 ( 55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