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十九、难逃一劫

十九、难逃一劫


  “嘶,嘶。”


  阴暗的地方,光线受阻,眼睛难以视物,身体其他感知却被无限放大。穆玄英耳朵微动,捕捉到不同寻常的声音,是时,莫雨的警示声不知从何处传来,穆玄英不敢怠慢,倏然转身,手起剑落,一式十煌龙影剑,将数十条扑向他的毒蛇全部一劈为二。


  尽管轻松躲过第一击,但还有其他源源不断的毒蛇汹涌而来,密密麻麻,不消说电脑面前看的人怎样,便是穆玄英自己也不禁头皮发麻。


  兼之他被莫雨献祭后,挂件就一直在吸收他的魂力,令他难以适从。眼下情势,对穆玄英来说,无疑九死一生。


  又一条毒蛇,从蛇堆里跃起,龙影剑光百密一疏堪堪避过了它,毒蛇欣喜的吐着信子,獠牙一张,就要咬向穆玄英的脖子。


  “毛毛!向后仰,蛇打七寸,以左手掐蛇,其位置在你胸膛前约两寸。龙影剑劈左边。”


  穆玄英腰肢一软,下腰,手成刀,往胸膛前劈去,果然劈中了毒蛇,空中的蛇分成两半,挣扎着落到了地上。左边的蛇群也被穆玄英一招云济沧海打散。


  一次次在莫雨的提醒下,穆玄英根本不用思考,只需直接反应,便可躲过一劫。


  但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从穆玄英渐渐慢下来的招式,好几次险些中招就可以看出来,穆玄英快要不行了。


  到底有什么办法呢?望着被困在黑暗里的毛毛,莫雨一颗心犹如被放置在大火上,反复晒烤,火烧火燎的疼。


  “毛毛!”莫雨忽而惊道,“你的上方!小心大水!”


  倾盆大水在正上方闪现,直直下坠,毫不留情的砸到孤立无援的穆玄英身上,穆玄英动作受阻,蛇群在水中丝毫不受影响,嚣张的继续朝穆玄英攻去。


  已是山穷水尽时,莫雨心中大恸。


  若非他不听劝阻,一意孤行要献祭毛毛……


  等等。献祭。挂件为水,五行水之主?水之主?


  莫雨回想献祭时的情景,有一个想法悄然形成。每个拿到挂件的人——落玉三千、一叶一如来、心悦君兮都不能被献祭,这绝对不是没有理由的。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却不是现在的莫雨所能关心的。


  那就赌一把!成与败,无非陪毛毛葬身秦皇陵,有何不可?


  四周并没有利器,莫雨不敢花时间搜寻,直接抬起手腕,张口狠劲的一咬。


  手腕的大动脉在哪,莫雨清清楚楚,他这一咬使了十分的力气,全然没想过给自己留情。顿时,血肉模糊,血流如注,染红了莫雨的手掌,鲜血顺着指尖滴在地上,在空荡的房间里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莫雨平静的吐掉口中被他咬下来的一块肉,慌忙去看电脑里的情景。


  果如他所料,挂件的力量,与拥有挂件的那个人息息相关。随着莫雨身体鲜血的流失,大水的阻力似乎削弱了很多,蛇群的攻势变得缓慢,数量上也有一定程度的减少,给了穆玄英喘息的机会。


  可这水势纵有缓和,但却是谁也不知,水中是否有什么不利于穆玄英的物质存在。莫雨不敢托大,就着腕上新伤正要再来过。


  “莫雨!”


  莫雨微愣。屏幕中,穆玄英费力的抵御着蛇群的进攻,煞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坚毅:“我大致知道你做了什么,别动。我有办法。”


  “……”莫雨冷静道,“好。不过,其实你没有办法也没什么,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这个五行之主,也没什么存在的意义。”


  这句话看似在威胁穆玄英不要放弃求生,实际上,重点在于警告幕后之人。赌的就是挂件之主的存在是否有更深层的意义,导致幕后人不敢乱来。


  万事万物,有长有短,并无十全十美之说。虚无空间也一样。穆玄英存在的空间,并非没有破绽,只不过他力量不比幕后人强,前有毒蛇攻击,后有汹涌大水,左支右绌之下,才没有机会寻找生路。


  但莫雨自伤的那一刻,空间内露出了微妙的破绽,大水削弱,蛇群减少,立刻给穆玄英制造了机会。


  出言制止莫雨继续动作后,穆玄英当机立断,一剑挑开毒蛇,旋身,剑尖向后猛地一刺,‘叮’的一声,不知刺中了何物。穆玄英捏紧剑柄,左手朝剑上推送出一阵阵森然之气,蓝色的光辉自剑柄处起流向剑身继而是剑尖。


  一连串的动作皆在一瞬间完成。


  ‘砰。’


  爆破声清晰的从音响里传来,电脑影像变成了刺目的白光,莫雨微微眯眼,光线渐弱,露出大团众人,五小队四人死亡,最后一人幸存。莫雨看清后,心口一松,心中大石落地。紧绷了许久的神经一得到松弛,才感觉到一阵阵的钝痛从手上传来,莫雨随手抽了几张纸巾,十分随意的捂在伤口上就不管了。


  穆玄英依旧保持被献祭时的模样,半蹲在地上,低垂着脑袋。


  “毛毛。没事吗?应我一声。”莫雨紧张地说,像是得不到回答,就不能安心。


  团队面板无人死亡,穆玄英虽很有可能身负重伤,但受伤总比有人死了强。意识到这点,斗折蛇行并团队众人才放松下来,心情一旦放松,便有人同莫雨一样,关心起穆玄英来,也有人忍不住开始发牢骚。


  斗折蛇行:“我还是继续叫你道长吧。道长,你还好吗?”


  [团队][叶苏墨]:虽然这会说不合适,但我忍不住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见到比这更玄幻的事了。居然真的有穆玄英和莫雨,还都在一个团里。


  [团队][燕绛衣]:哔了狗了,好一个玄幻武侠世界。简直。


  [团队][烟雨长空]:……郭伟伟真不是逗吗?


  [团队][棠煙]:道长……少盟主?你怎么样了?


  [团队][顾明珠]:草!草!草!男神!!!毛毛小天使……你没事吧?草!


  [团队][三月纵酒]:说真的。我也觉得这会说这些不合适。可明珠,你一个浩气毛毛脑残粉你居然针对他……少盟主,你没问题吧?


  [团队][故此间]: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不过最重要的是,没人出意外就好。


  [团队][苗妙]:呵呵。玄幻了。少爷,你没事吧?


  [团队][辞藻]:0.0 天啦。不可思议。


  [团队][落玉三千]:……我比较关心,穆雨既然是鬼,那有没有办法……呢。


  [团队][一叶一如来]:道长,你还行吗?


  [团队][曲央]:少爷????


  [团队][唐千诡]:别都想无聊的去。现下处境还不明朗。没人关心,幕后人到底是谁?


  [团队][缓缓归矣]:炮哥说得对。那个……少盟主,你既然是鬼,还这么善良,应该有能力保护我们吧?你一定要保护好我们啊!你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对吧!


  [团队][心悦君兮]:QAQ。啊,少盟主。缓缓说得对,求求你把我们安全送出去啊,我不想死。


  [团队][未央]:神特么智障。


  莫雨的关心,团队的问话,一时半会,穆玄英都未理会。莫雨不禁急道:“毛毛,回答我啊。”


  花倾浅并不在意这些,穆雨就是穆雨,她心性坚韧,并不受外物影响。影像播放前她怎么对道长的,影像播放后,花倾浅的态度仍然不会变。她按着技能耐心刷穆玄英的血,被献祭时,道长的血就急剧下降,至空血,被她一个听风吹雪刷回来后,这会还有七万。


  但很快,花倾浅意识到一件事,穆玄英的血,居然刷不满了。无论她是长针,毫针,还是听风吹雪,即便一口奶满穆玄英,血条仍是在下一秒就大幅度减少,减到七万的时候,才不动了。


  花倾浅惊骇道:“道长……你的血量。这样下去,安禄山你怎么办?”


  话甫一落,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意外再次降临。


  水蓝色的大字,重新平铺在游戏界面。


  献祭失败,重新判定,开始双倍随机献祭。祭品选出——辞藻,故此间。


  画面立时一晃,如老二时随机献祭一样,屏幕被一道横线一分为二。历史重新上演。


  莫雨对这些视而不见,他不管死的人是谁,此刻他最担心的,只有穆玄英。莫雨开着自由麦锲而不舍的追问:“毛毛!求求你回答我啊。你气我不要紧,实在气不过,要杀要剐都听你的。但我只求你,应我一声,让我知道,你平安无事。”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与视频里的声音一同传来,莫雨心一揪,耳边听见穆玄英虚弱地说,“咳。我……咳咳。咳咳!”


  一句话下来全是沙哑的咳嗽声。


  莫雨忙道:“好。我知道了。你别说话。”莫雨咬牙,视频挡住了穆玄英的情况,他恨不得影像可以快点播放完,好让他看看穆玄英。以及花倾浅的话也让他很介意。最后还有一个BOSS安禄山,七万的血量打关底BOSS,完全不够安禄山塞牙缝。


  怎么办?思及一切由头,罪魁祸首,莫雨只恨刚才对自己下口太轻。


  电脑画面里,两个女生的一生,渐渐播放完毕,走到尽头。


  辞藻和她游戏里表现出来的一样,刚上大学的小姑娘,软软糯糯的,漂亮又可爱,不仅是帮会的吉祥物,也是宿舍里所有人都喜欢的小可爱,更是整个大家庭宠爱的对象。未来的可能有无数种,却生生在中途折断。


  可以很明确的看到,秦陵一路而来,都是唐千诡在私聊安慰炮萝,小姑娘又心思单纯,没想太多,才能表现得冷静些。


  好不容易走到令狐伤,眼看就要见到光明,一个随机献祭,致使她陷入危险之境。


  荒芜漆黑的空间里,辞藻哇的一声大哭出来,眼睛里写满了害怕和无助:“炮哥炮哥。救救我。我不想死。妈妈。”


  与穆玄英那时一样,蛇群忽然出现在她身后,向她窜去。


  “好多蛇。炮哥!我好害怕。炮哥你让少盟主想办法救救我,好不好?少爷,少爷,救我。”


  “啊!”


  辞藻没有穆玄英那样厉害的身手,毫无意外的被扑过去的毒蛇咬中。


  唐千诡终于忍不住,厉声道:“辞藻!穆玄英,莫雨。别告诉我你们俩没有办法。救人啊!”


  莫雨无动于衷。


  毒蛇越聚越多,淹没了辞藻小小的身影,一条条小蛇从小姑娘各个地方穿进去,又穿出去,带出一串串血泡。辞藻抽搐着,呼吸渐渐微弱。蛇群欢快的在她身边游来游去,没过多久,便将小姑娘的尸体分食干净,徒留下一堆白骨。


  另一边,故此间社会阅历比辞藻丰富得多,二十三岁的故此间,除了是游戏里的毒舌花,现实中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故此间并未像辞藻那样大哭,或许是知道小姑娘已经死了,她也没救一般,故此间只是很冷漠的说:“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不过,少爷就是少爷,看见我们被献祭,该是知道破解的方法吧?却漠不关心。真是冷酷。”


  陈述事实也好,激将法也罢,莫雨并不为之所动。为救穆玄英他可以牺牲一切,旁的人,他还做不到舍生忘死,浑然忘我。


  平常一起打战场,攻防,野外收人头,莫雨可以不顾一切的带人救他们,埋别人复活点,可那是游戏,与现实分毫无涉。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面对亲友的求解,莫雨不会袖手旁观。但牵扯上性命之事,莫雨还没有那么大方,为别人而死。再者,穆玄英眼下性命垂危,他一颗心全吊在毛毛身上,更没有精力管别人了。


  “那好吧。我去陪吉祥物了。沐霖想必也孤单得很。斗折,其实我很不甘心,不过,还是祝你们接下来顺利,愿你们平安走出秦陵。”知道指望莫雨无望,故此间眼中的光熄灭,咬牙等死。


  无人再说话。


  半空中的大水袭来,故此间一瞬间被水没顶,水位一直在升高,升高,无穷无尽。故此间双腿在水中胡乱踢蹬,双手舞动不停,挣扎了半刻,便溺死在了水中。


  及至现在为止,所有死法中,恐怕就只有故此间的更能让人接受一些,尽管死亡本来就不是一件让人容易接受的事。


  随着两人的死亡,画面摇曳了一下,复原到游戏里。左上角倒计时从穆玄英视频后的二十分钟,变成四十分钟,时间上有了刷新。


  而莫雨奇迹般的发现,他手上居然没有了痛觉,低头一看,血已止,伤口竟已愈合!


————————

顾明珠:小天使~男神~毛毛小天使~穆男神~。

莫雨:龙影剑·分水!

顾明珠:╮(╯▽╰)╭。


那个终章,纯属综艺节目看多了一抽风就随手挂上去了。

你们不会真的信了吧?尴尬。

 

评论 ( 22 )
热度 ( 36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