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二十一、幕后之人

二十一、幕后之人


  万噬坑离安禄山的距离并不短,途中不乏游荡的小怪,为防一些人操作不当引到怪,斗折蛇行选择了较为谨慎的做法,让天策三月纵酒切T,一路打过去。


  于是就出现了以穆玄英为中心,近战在他前面输出,奶妈分散两边站位,远程就躲在身后打的情况。这完全是把穆玄英当成了救命稻草围着。斗折蛇行哭笑不得。倘若穆玄英不走,他周围的人八成也不敢轻易乱动,这抱团意识也是前无古人了。


  不过斗折蛇行不打算阻止他们这么做,人在绝望时会下意识寻找可以依靠的东西,实在无可厚非。


  “来梳理一下吧。咳。”


  众人正沉默的输出小怪,颇有些听天由命的消极感,乍听有人说话,先是吓了一跳,才反应过来是穆玄英。


  斗折蛇行连忙接道:“道长,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团队][顾明珠]:男神???


  [团队][落玉三千]:有办法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团队不免有些骚动,心中总还是隐隐有些奢望,以为道长终于想到了办法,清完一波小怪,居然就又停了下来。甚至还有人在原地跳来蹦去,以表达自己的不安。


  “别停,继续走。我们边打边说。”穆玄英催道。


  打他身份暴露后,团里大多都信服于他,不信也不行呀,一个莫雨,一个斗折蛇行,就够所有人听话了。是以大家并不敢废话,认命的按照他说的一边往前挪动,一边讨论。


  穆玄英首先抛出了第一个问题:“你们的生辰八字可记得清楚?”


  “这谁能不记得自己生日啊。”斗折蛇行调侃道。


  “那你们分别报一下。”


  他话一说完,莫雨首先响应,不假思索的报出了出生年月。第二个是斗折蛇行。而后团员纷纷在团队里打出自己的生日。


  “果然。”穆玄英沉吟。


  其他人却是一头雾水,并不理解穆玄英这个‘果然’是怎么回事。


  莫雨接过话,语气十分肯定:“五行。”


  穆玄英点了点头,动作做完才想起莫雨并看不到,便又道:“对,就是五行,自身五行属什么就只能得到什么属性的挂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你们每个人只可以分配到一个挂件。五行属性如此。”


  “那这个人也挺会挑的,其他就罢了,如果一叶一如来没进这个团,土谁来满足?”这辈子的运气怕都用在上面了吧。莫雨轻嘲。


  [团队][花倾浅]:可这有什么意义吗?


  “那就要看,这个布阵的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了。”穆玄英答道。


  “有件事情也许对你有帮助。”莫雨说,“毛毛。献……”


  提到献祭时的事,莫雨有些无法面对,话音戛然而止,握着鼠标的手青筋乍起,忙改了口重道:“那时候,我发现前面得到挂件的人不可成为牺牲品。”


  穆玄英知莫雨心结所在,并不愿揭他伤口,只道:“有这事?谢谢你,小雨,这条线索很有用。”


  莫雨心中一涩。


  [团队][心悦君兮]:那不就是说明!我是安全的???太好了。


  [团队][苗妙]:心里知道就行了,少得瑟哔哔。


  “好了。你们再仔细想想看,进这个秦皇陵之后还有什么异常之处吗?也许有帮助。”穆玄英问道。


  [团队][苗妙]:异常之处?道长……不是我说,我觉得你应该问进了这个秦陵后有什么正常之处。就没有不异常的地方。


  [团队][顾明珠]:噗。进来的时候读条慢,打完门神都没有CD,BOSS伤害贼高,还会掉设定之外的挂件……妙妙说得对。男神,你问我们正常的地方有哪些我还真回答不出来,你问什么地方异常,全都是啊!


  [团队][穆雨]:……


  [团队][唐千诡]:反应!


  唐千诡突然神来一笔。


  “唐门?”斗折蛇行疑惑道。想起前面的事,欲言又止,“你……”


  进秦陵副本后发生的桩桩事情在莫雨脑海里过了一遍,结合唐千诡的话,莫雨顿悟:“是他。”


  [团队][唐千诡]:看来你已经猜到了。团长,刚才是我过激,现在没事了。纠结前事没有意义。


  [团队][苗妙]:我去你们别打哑谜啊。炮哥,你说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团队][唐千诡]:仔细想想,缓缓归矣碰上这档子事会害怕,用过于激烈的反应来表现她的恐慌,其余人也同样做出了各自该有的反应,就连看起来不惧怕生死的大师、花姐他们也一样。


  [团队][燕绛衣]:这很正常啊。谁遇上这种糟心事不会害怕,圣人才能完全没有反应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团队][唐千诡]:对。这才是平常的。道理这么简单,我居然现在才发现,人活在恐惧里果然思维容易断线。


  [团队][花倾浅]:我懂了!


  [团队][未央]:有反应才正常,没反应就是不正常。那么,如果那个完全不当回事的人不是圣人呢?


  [团队][曲央]:从头到尾没有表现过一丝害怕,连话都没有一句的,那不就是……


  [团队][顾明珠]:等等!男神,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个人,挂着自在逍遥帮会的名称,但我包括小霖,却都没有见过他。斗折,妙妙,曲央,三千,莫雨你们快看看。


  [团队][顾明珠]:而且,我当时觉得奇怪,给小霖贴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居然无法贴上去,我当时只以为是bug也没多想。后来发生的事情又太多了,这事我就给忘了。不是炮哥说,我也想不起来。


  顾明珠说着把鼠标指向三队第四个人物,赫然发现对面的人目标居然也是她,吓得顾明珠心突突狂跳,马上把目标选成穆玄英,假装自己从来没有选中过他。


  人在危险之下,大多只来得及关心自己的处境和行为,撑破天能顾及一下亲友的感受,但他人死活却鲜少有人去关心。


  一开始是穆玄英的疑点太多,引去所有人的目光,而穆玄英便为他们,最重要的是为莫雨的怀疑而恼,疲于应付,自然没有精力注意这么多。加之大家一心只想着出去,所以有些人的行为反而容易被忽略。也正是因为借着少说少错的准则,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这个人反倒从来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引起关注。


  平时性格原因有人沉默些倒也没有什么,但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哪怕再孤僻的人,恐怕都做不到一言不发,稳如泰山。若有,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就是幕后黑手!所以他才不怕。


  好在是穆玄英身份暴露后,得到团队信任,大家才能以他为主心骨,听从他的话,团结一致静下心来思考,若还处在互不信任,怀疑恐惧里,到现在都不一定能有什么发现。


  莫雨是个聪明人,唐千诡的话一出来,他就明白了。他能想到穆玄英自然也能想到,莫雨见他没说话,以为他自有打算,索性也不开口。


  到此,线索已经很明朗,就差直接把答案写出来看了。


  这一刻,所有人均不约而同,将目光移到从头到尾只说过一句话的,疑似神秘‘幕后人’的身上,出于畏惧,都按着倒退键,一步步快速的远离他,躲到了穆玄英身后。


  这下,就成了穆玄英在前,莫雨与他并肩而站,团队众人成团躲在穆玄英后面,而在他之前一动不动的那人,便十分打眼了。


  斗折蛇行缓缓地念出那个人的名字——


  “康荦山。”


  天策成男,康荦山。


  有穆玄英这个混在队伍里的鬼作为先例,那么,还有另外的鬼魂也混在队伍里面,似乎就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下一刻,一个嗓音粗犷的男声响起,不同于穆玄英清朗温和的声音,这声音说是极为难听也不为过。


  “你们到底也不笨。比上一个只知道撒泼哭的团长,团员,啧,好多了。”被点破身份,康荦山不慌不忙,还有心情出言夸赞。


  顾不上害怕,斗折蛇行抓住他话里的重点,惊道:“上一个团?”


  穆玄英皱眉,沉声道:“还记得吗?一路上,你们感受到的那些恶意,纠缠不散的鬼魂。他们被困在秦皇陵里,无法轮回,久而久之便成怨魂。我想,我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了。原本,阵法只为达到布阵者的目的并没有这么霸道,秦陵也不该如此凶险,正因惊动了他们,怨气不散,才会这样。”


  [团队][棠煙]:天哪!是说——曾经有一个像我们这样的团,全部死在这里了?


  [团队][顾明珠]:贴吧鬼网三有个贴说,有位团长组了二十五个人打秦陵,结果整个团人间蒸发了。刚开始小霖想说的鬼网三贴就是这个,它不会是真的吧?


  [团队][未央]:这太可怕了。


  这样一个事实,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一想到他们脚下站的地方,说不定就曾经死过人,死的还是跟他们一模一样的普通玩家,那种感觉,直教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同时心头亦不免有些物伤其类。也正是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时刻提醒着他们所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凶残的敌人。


  [团队][心悦君兮]:怎么会这样。那我们,我们团……


  “你们不是还有穆少侠吗?”康荦山嘲讽道。


  穆玄英没心情跟他争辩,开门见山:“你有什么目的?”


  “我有什么目的,你这么喜欢当英雄,自己猜啊。”康荦山轻哼一声,“倒是忘了,穆少侠刚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献祭,正是魂力匮乏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心情和能力。”


  莫雨最恨有人提起这件事,低沉的声音带着怒意道,“你找死!”


  康荦山:“找死的是穆玄英。修道者与鬼魂自来相克,他选纯阳改我阵法,还敢连落山河。怎样,穆少侠,一路以来被纯阳之体烧灼腐蚀的滋味如何?这也就罢了,还被最爱的人献祭,有趣,这下,我看你是连万分之一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了。除非……莫雨,穆玄英魂魄原本就垂危,被你这么一玩,想必离魂飞魄散不远了。是吧,穆少侠。你若道消魂灭,可别怪我,献祭你的,可是你的莫雨。”


  你若道消魂灭,害死你的,可是莫雨。


  是莫雨……


  是我。


  莫雨睁大眼睛,那种痛恨厌弃的感觉又来了,头很疼,莫雨手紧紧捏成拳头,一下一下重重的砸着脑袋,似乎这样就能缓解痛苦。


  他不想回忆的事情总有人提及,更可怕的是,这居然会成为害死穆玄英的致命因素,他怎么能够接受?


  “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会……死?会魂飞魄散。”莫雨抱着头,声音颤抖。


  他想过和他同生共死,可真的得知毛毛是被他害死的,莫雨怎么还有脸与他同生,与他共死。他恨不得死的是自己,恨不得……为什么没有在前世被缚魂术永远缚住。


  “小雨。你别听他的。没有那么严重。你冷静点!”穆玄英冷道,“阁下倒是厉害。”


  康荦山嗤笑道:“好说。不直击敌人要害,怎么折断敌方羽翼?穆玄英,你就要魂飞魄散了,好好享受最后时光吧。哼。”


  莫雨依旧沉浸在回忆里,斗折蛇行相劝没有用,穆玄英反复强调与他无关,没有康荦山说得那么严重,也毫无效果。


  在这种分秒必争的时候,时间显然不是拿来这么浪费的。


  穆玄英一怒之下,吼道:“莫雨!”


  从未见过道长发火的团员一下子全惊呆了,一时间居然没人敢吭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之后康荦山也神隐了一样,不再说话。


  “你信他的话就不信我的?从头到尾你就不相信我。你到底能不能听我一次!他说你会害死我你就信,我说我不会死,你那么相信他,你到底是希望我死还是不希望我死。莫雨!你给我冷静点。何况,这件事,怪只怪康荦山,与你何干?”


  这句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出自穆玄英之口,只会比康荦山的话更狠,一刀一刀凌迟着莫雨。


  莫雨闭眼,深吸口气:“毛毛……我没有不信你。”这是目前为止他最后悔的一件事,一个信字,足以让他从人间坠入地狱,致万劫不复。


  穆玄英放软了语气:“那你相信我,我不会死,真的。小雨,时间很急,我们先走吧。大家也不要慌神,切莫受康荦山的影响,该怎么打还怎么打,坚持走到最后,他总会露出狐狸尾巴,那时候,我一定会保你们安全。”


  莫雨心力交瘁:“好。毛毛你答应我,后面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以自己为重。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答应我!”


  “是,我记住了。”穆玄英应道。


  “那就好,否则,我也只能跟你一道了……毛毛。”


  穆玄英垂眼。


  他们已经走到了长生回廊尽头,清完最后的小怪,在这里耽搁了一阵子。


  经康荦山、莫雨和穆玄英三人这么一吵,气氛微妙,斗折蛇行不敢磨叽,硬着头皮将康荦山调到五小队后,便忙把人往安禄山那边带,只希望能快点把这个本打完。


  “左边那条路是哪儿?”穆玄英突然问。


  [团队][顾明珠]:那是打盗宝贼的地方,这个时候,就不打了吧男神?


  “盗宝贼?”


  莫雨解释道:“算是秦皇陵里的小怪,打掉有几率掉好装备,用时最多也就五分钟左右,不过如果打不掉,他就会逃走。有什么问题吗,毛毛?”


  穆玄英沉思了片刻:“说不上来,直觉不对,很强烈,我们过去看看吧,耽搁不了多久。”


  [团队][燕绛衣]:啊?不要了吧?万一打出来他又掉挂件怎么办?


  [团队][缓缓归矣]:……我不想去。


  “废什么话。不想去就留在原地。大团跟着道长过去。”斗折蛇行不耐道。


  团队仅剩的十七个人,两个鬼一同往盗宝贼过去,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康荦山,往穆玄英那边靠。缓缓归矣向来是色厉内荏,不敢一个人呆着,见所有人都跟着走了,只好不情不愿的跟上去。


  “小雨?”穆玄英疑惑的唤道。


  莫雨一直走在他旁边,替他加血,除了刚才被康荦山影响得神智略微混乱外,基本没停过。这会人物竟然落后了一截,奶血的动作也暂停了几秒。


  “没事。毛毛。”莫雨蹑云快步回到穆玄英身边,眼睛却是盯着密聊界面里的文字,难以移开。


  [    ]悄悄地说:他撒了谎。他若没有被献祭也就罢了,却偏偏被你献祭掉了,以穆玄英现在的状态,我保证他再打下去,绝走不出秦皇陵。


  你悄悄地对[    ]说:你最好给我闭嘴。毛毛若有什么,你也跟着一起陪葬!


  [    ]悄悄地说:好大的口气。莫雨,做个交易吧。我也不愿意穆玄英在这里坏我的好事。游戏有游戏的制约,我没法在这时候T他出去,但你可以。只要你找斗折蛇行拿到队长,把他强制T出去,这是我的地盘,我再帮你,强行把他送出秦皇陵。这样,你好我也好。


  [    ]悄悄地说:如何?


  你悄悄地对[    ]说:我凭什么信你?理由?


  [    ]悄悄地说: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想穆玄英在这里坏我好事,而你,只想他平安罢了。这就是理由。


  你悄悄地对[    ]说:……


——————————

雨哥。

不要相信康荦山

不要相信康荦山

不要相信康荦山


把穆玄英踢出去,他有一百种办法nen死男神。

咦?我在紧张什么????

评论 ( 23 )
热度 ( 50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