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鬼网三之秦陵一梦》秦陵一梦番外·归来(一)

写在前面:

注意注意,高能预警,前排高能虐狗预警!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单身狗请不要入内,非单身狗也要戴好墨镜。防止闪瞎。

我是认真的,别说我没提醒你。



秦陵一梦番外·归来(一)


  代表黑夜的霓虹灯一盏盏熄灭,迎来日出,A市按着它原本的轨迹,从清晨的冷清、宁静慢慢走向喧嚣。天还不大亮,柳千千与季青阳便双双出门。


  等到日光破云而出,温暖的阳光洒在每个人身上,不禁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正是岁月静好时,和风丽日,风息雨住,现世一切安稳如初。


  火车站内人流如织,柳千千不停的注意时间,季青阳抬头东张西望。


  “嘿!”他们背后,头戴草帽身穿白色长裙的妙龄少女一拍柳千千肩膀,二人回头,迎着阳光,少女脸上的笑容明艳动人,“新婚快乐。来自ID未央真名叶敏和她男朋友的祝福。”未央指了指一叶一如来。


  少女言笑晏晏,有人在她身后边举手,笑嘻嘻地说:“还有我,花姐姐,我是小道姑棠煙,真名许棠。”一身浅蓝色裙子的小姑娘挽着身旁男人的胳膊,脸上的笑容天真无邪,“这是我的男朋友,他不玩剑三,跟我一起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花姐,军爷。”斜边一道男声响起,充满笑意,“新婚快乐~提前祝福一声。我是林景,斗折蛇行。”


  “沐霖,赵木琪。”斗折蛇行左边,白色短袖蓝色短裤的女子歪头,咧嘴一笑,“提前祝新婚快乐。”


  季青阳微怔,他愣神的这会功夫,六个人三男三女,你一言我一语做完了自我介绍并送上祝福,脸上挂着的是明晃晃的笑容,正如夏花,是一种极致的美。


  柳千千笑容温婉:“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吧,欢迎来A城。其他人呢?”


  斗折蛇行疑惑道:“哪来的其他人?只有我们六个啊。”


  柳千千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她怎么忘了,她最想邀请的道长早已……


  “唉唉唉?小雨!!!”沐霖的表情忽然变得惊喜异常,她高声喊道,“小雨你怎么也来了?你来,怎么不跟我们讲一声。那是?”


  顺着沐霖的视线,彼端人山人海,但不知怎的,一旦目光扫过去,看到在那一束阳光下,并肩而立的二人时,就再难移开。这时,他们四周的游人,就如失去了色彩似的,只能沦为背景。


  逆着光,莫雨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视线稍稍右移,他的身边,一身蓝色休闲装的马尾少年,浓眉大眼,眉宇间正气凛然。见柳千千几人看过来,少年旋即绽放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那一笑,若春花在顷刻间盛开,真真是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蓝衣少年一步步向他们走过来,莫雨落后他一步,无奈的跟上,面上表情依旧不显。少年走到柳千千跟前,停住,他道:“万花。”


  柳千千一颤,心中无比的震撼,她不敢置信的瞪着少年,视线隐约开始模糊,但最终所有的所有全被她转换成了微笑。她跟着道:“道长。”


  视线相接,相视一笑,曾经不为人知的过往悉数浮于眼前,最后,定格于对面之人的笑颜上。


  柳千千张开双臂,抱了抱他,心中抑制不住的欣慰,她颤声道:“欢迎回来,欢迎回来,道长,欢迎你。总算是,老天有眼。”


  道长即穆玄英笑出声来,回抱柳千千,轻声道:“嗯,天道仁慈,我回来了。花姐,欠你的一句谢谢,终于可以当面说予你听。”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叙旧,不知情者皆目瞪口呆,唯有一叶一如来偏过头去,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斗折蛇行则一脸若有所悟,朝莫雨看去,两人相互点头以示意。


  季青阳花了十二分的力气,忍了又忍,才忍住不把抱着他媳妇儿的,不知名的男人扒开,踹到垃圾桶去。


  “抱够了没有?”却有人比他更直接,脸色一沉,不悦道。


  穆玄英一笑,放开柳千千:“你别理他。”


  “不说现在,就是那个时候,我又何曾惧过,把他放在眼里过?”柳千千眉目稍展,她容貌并不如何艳丽,但就是让人觉得舒服。


  莫雨冷哼一声,双手环胸,再懒得看柳千千。借着距离近,穆玄英悄悄扯了扯莫雨的衣裳,笑着望他一眼,莫雨便一头撞进他那双泛着笑意的眼中,微怔片刻后,已自然而然放下手,不再是一副漠不关心、爱答不理的模样。


  “介绍一下,这是……”在穆玄英的示意下,柳千千接着道,“道长穆雨。恶人谷的阵营指挥应该不用我介绍吧?”


  莫雨冷道:“不用。我只是陪毛毛来的,不用管我。”


  又一一介绍了沐霖几人,轮到斗折蛇行,他向穆玄英道一句‘久仰’,在与一叶一如来对视时,两人默契的伸出手,互相一握。


  面基的人全都到齐了,还收获了意外之喜,柳千千十分开心,张罗着坐车回市中心吃午饭。


  虽对穆玄英这个人好奇,且莫雨称他‘毛毛’,不禁令不明就里的几人想到剑三剧情,但他们素来不是纠缠不休的人,稍作好奇,见莫雨他们不愿说,也就不问了。


  反正五湖四海的,今日有缘相聚,就是朋友。既是朋友,选择相信即可,其余的何必多问?


  回A市中心的公交车很快驶来,柳千千与季青阳率先上车给大伙投币。车上十分空旷,因穆玄英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十分新奇,在莫雨无奈纵容的眼神下,好奇的摸了摸车身才最后一个上车。


  莫雨上来时,沐霖在后排座位给他打招呼,招手期待的看着他:“小雨!这里。”


  未央、一叶一如来、斗折蛇行、沐霖他们挤在最后一排,沐霖边上还有一个空位,再前面就都是双座。莫雨不再多看,牵着穆玄英另择一边就坐。


  穆玄英坐在里面,靠窗的位置,对着矮身坐下来的莫雨,打趣道:“不去赵小姑娘那边?我觉得我去同千千坐也不错。”


  莫雨无语,十分想呵呵穆玄英一脸。可他一路艰险,披荆斩棘回到他身边,莫雨发过誓,只要毛毛能回来,绝不再让他有半点伤心失落,连一点委屈也不愿给他受,要用尽所有的感情爱护他。


  转头,莫雨认真道:“我不去,你也不许去。你待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好吧。”穆玄英笑。


  莫雨顿了顿,松口道:“你要实在想去,我把季青阳给你撵开?”


  噗,穆玄英笑出声:“谢谢啊,不用。不过,小雨,你不必这么,”穆玄英斟酌道,“这么小心翼翼,我既然回来了,便再也不会离开。”


  莫雨一怔,拇指摩挲着穆玄英的手背,看着他的脸,道:“不是,毛毛,不是小心翼翼,而是——我爱你。”


  因为爱,所以珍重。


  窗外风景疾速倒退,穆玄英抿唇一笑,不再说话。


  离市中心的路还有很远,后面东倒西歪睡了一片。莫雨不习惯在人多的地方休息,眼睛一直睁着,穆玄英对现代事物特别好奇,新鲜、惊奇、叹为观止,种种情绪夹杂着,兴奋劲上来,也是睡不着的。


  恰好大车途径开满了鲜花的地方,美好的事物谁都喜欢,穆玄英也不例外。他赶紧把手伸进莫雨的衣兜,掏出手机,不甚熟练的划了几下。莫雨的手机设置的屏保是他放大了的一张笑脸,壁纸是与莫雨的合照,穆玄英打开相机功能,对着外面的风景一顿乱拍。


  穆玄英很喜欢这种感觉,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一丝不错,全都可以凭借着一个小小的手机记下来。人类真的太聪明了,千年前的他如何能料想到,千年后人们会有好多好多伟大的发明。


  莫雨在他旁边,任他一刻不停的动来动去,像只撒了欢停不下来的小马驹,没有丝毫想要制止的意思。


  穆玄英回头,便正好对上他的双眸。想了想,将手机转换成前摄像头,穆玄英晃了晃手,莫雨会意,头向穆玄英那边微偏,身体倾斜。


  ‘咔擦’


  画面定格。


  照片里的穆玄英眨着左眼,明晃晃的笑脸,灿烂至极,像要照耀整个世界。世界有没有被照耀莫雨不知道,他被照耀了,却是真实的。穆玄英如获至宝的伸手戳了戳手机中的莫雨,他的笑容没有穆玄英那么招摇,极浅极浅,但胜在温暖,眸中透露的脉脉温情,令人沉溺。


  不过他的动作看起来真的很傻,莫雨想,傻毛毛,戳手机做什么,真人就在这儿,还要睹物戳人。可他看起来很高兴,莫雨也就无所谓的任他犯傻了。


  中午十一点,汽车抵达市中心。


  原本因为坐长途列车,众人都不免有些累,但都年轻,休息这么一会精神已经恢复饱满。未央提议,吃完午饭后一块去玩,得到大家一致赞同。


  难得见莫雨一面,沐霖很是开心,有意无意往他身边走,找话与他聊天,问他何时回帮会呀,什么时候再带领恶人谷推老谢推武王城。斗折蛇行在一边看得直泛酸。


  穆玄英和柳千千,一叶一如来走得比较近,三人说说笑笑,把穆玄英夹在中间,不是碍于毛毛,莫雨非……算了,看到穆玄英的笑脸,莫雨偃旗息鼓。


  季青阳预定的餐厅在一条美食街中心,美食街素来是人群聚集地带,人头攒动,络绎不绝。


  快进餐厅时,莫雨一把拉住穆玄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淡定道:“毛毛和我走,你们自己吃。”


  “为什么呀?”咩萝棠煙问。


  沐霖接道:“小雨,一起呀,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不必,去哪斗折等会发定位给我。”莫雨说,转身将穆玄英拉走了。


评论 ( 39 )
热度 ( 47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