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雨】[综]《一剑寒芒》 第十四章:电视剧藏剑山庄14

第十四章 电视剧藏剑山庄14


  进入金水镇,穆玄英与莫雨直奔浩气盟临时据点而去,向守卫说明来意后,守卫便直接带着他二人进入大厅。


  也是他俩来得是时候,这个时间,叶凡正召集了浩气盟众侠士,商讨要事。他二人一入大厅,就见叶凡坐在上首,他旁边立着一个中年黑衣男子,侃侃而谈。


  穆玄英二人的到来,并未引起太多的人注目,大厅人多,在座所有人注意力基本都在黑衣男子身上,是以连叶凡也没看到他们。带他们过来的守卫本欲出声提醒叶凡,穆玄英不想打扰众人议事,便阻止了。


  最先看到穆玄英的,是小七。小七带着惊喜从座位上站起来相迎,她上前拍了拍穆玄英肩膀,爽朗的笑了两声才道:“我就知道穆兄弟不是那种不管他人死活,只顾自己利益的人。这不还是看不过去,来帮我和叶凡了?够兄弟!”


  说着,小七将左手搭到穆玄英右肩,又凑近他几分,煞有介事的调侃道,“本来你一开始不愿意相助我与叶凡,连送我们出谷都不来我挺生气的。不过,算了。谁叫我小七是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


  “把你的手拿开。”


  小七尚沉浸在见到老朋友的兴奋之中,还没说尽兴,就被一把冰凉刺骨的嗓音刺得一愣。


  莫雨眉峰微蹙,面色不虞,冷道:“不要让我动手。”


  借衣袍宽大的便利,穆玄英忙悄悄握住莫雨的手,脚步微微一挪,与小七稍微拉开点距离。穆玄英面上不显,仍是笑意盈盈:“那就多谢小七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呵呵。”小七干笑几声,像是才发现莫雨,看莫雨的眼神十分的纠结,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只是面色不像刚开始那样自然,也不再多话。


  “莫少谷主,穆少侠。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大厅人再多,地方有限,没过一会,叶凡还是发现了他们,冲他二人招呼道。


  “哦?莫少谷主!难道,就是那位恶人谷新晋谷主?”叶凡旁边站立的黑衣男子停下话,接道。


  叶凡起身,轻拍一下额头,恍然道:“我都忘了,现在应该叫莫谷主了。军师所言不错,这位,就是恶人谷新任谷主,莫雨。旁边那位是他弟弟,穆玄英。”叶凡简单介绍了一下。


  得到叶凡确认,被唤作军师的黑衣男子表情立刻变得肃然,带着敬意他拱手做礼,道:“久闻莫谷主大名。莫谷主昭告天下,广收难民、扶危济困的事,已传遍江湖,莫谷主此举深得人心,实乃吾辈当学习之楷模啊!说来惭愧,吾辈竟然只知道与赵无忌和李倓血拼,却忘了安抚百姓,实在罪过。”


  “这就是大善人莫雨啊!”有人跟着惊呼道。


  “可不是,我听说,恶人谷米丽古丽已经派出人马去接济无家可归的灾民了,迄今为止已救了很多人性命呢。”有人附和。


  “好,好啊。这样,就不会出现百姓饿死街头的惨象了。莫谷主大善,好人有好报啊!”


  “所以我说恶人谷也不全是康雪烛和沈眠风那样的坏人,你们看王谷主和莫谷主,多好的人呐。”


  一时间,讨论莫雨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无一不是赞扬莫雨的,即便有质疑者,也很快被盖了过去。


  穆玄英愣愣的转头看莫雨,他出收留百姓进恶人谷的主意时,还真没思考过这么做会给他和莫雨带来什么利益,且事情也就是这两天才开始着手办的,米丽古丽动作也太快了吧?这事真能在两天之内传得这么广泛,还传得有鼻子有眼?那必须是莫雨这两天做了什么吧?


  莫雨斜眼,朝穆玄英露出一个笑容,低声道:“知道我很厉害就行了,别这么一直看着我,傻不傻?”


  穆玄英木着脸收回目光,他雨哥真是绝了。厉害是厉害,堪称实力与智谋并存,但也确实自恋。


  “诸位过奖,应尽之责而已。”莫雨收敛笑意,面向叶凡与那军师,道,“我们人微权轻,能为天下苍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另外,我手下肖药儿与乌蒙贵,不日将带领三百人以及百石粮食,前来援助浩气盟平叛。”


  莫雨此言一出,所有人均被震得一惊。打仗最需要的是什么?人手兵器什么的就先不说了,温饱才是关键啊,吃都吃不饱还打什么仗?君不见对面李倓因为军饷一事都急白头了,赵无忌又动不了周墨的钱。莫雨几百石粮食,不知解决了多少人的心事。


  “出谷前,米丽古丽告诉我,谷内收留了一些会冶炼锻造的能手,若浩气盟在这方面有所需,我恶人谷也可略尽绵薄之力。”莫雨再道。


  得,连兵器也考虑周全,这下是没人不服他了。


  不过片刻时间,短短几句话,奠定了莫雨以后在浩气盟的地位。又是兼济天下,又是慷慨大方援助浩气盟,谁还敢对他不恭敬?


  叶凡忙让人搬来两张座椅,就放在三大世家旁边,足见对莫雨的重视程度。没有人对此有意见或是微词,除非他想得罪莫雨,成为浩气盟的公敌。


  莫雨牵着穆玄英,坐到叶凡特意给他们安排的位置上,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十分从容。穆玄英不说话,乖乖的配合莫雨入座。


  “既然都是自己人了,我来给莫谷主介绍介绍。”叶凡热洛道。着重介绍了三大世家之中的叶英、柳惊涛、唐无影几人,叶英态度很温和,柳惊涛就称不上友善了,唐傲天因为王遗风的加入,一气之下回了唐家堡,留唐无影一个人在金水镇,唐无影代表唐家堡,对莫雨和穆玄英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至于小七和王遗风,大家早就认识,就不必一一介绍了。


  最后一个没介绍的,是浩气盟的军师,他有意自我介绍,叶凡不勉强,就让他自行介绍。


  军师欣然,发自内心地说:“想到以后能与莫谷主这样的人并肩作战,吾心甚慰啊。”


  “在下天策府谢渊,往后,就请莫谷主多多指教了。”谢渊诚恳道。


  谢什么?穆玄英木然抬头,神情涣散。浩气盟军师谢渊?别开玩笑了!为什么王遗风还是谷主,到这儿,谢渊就成了军师?


  “军师除了是天策府的猛将外,还是李靖之后,鼎鼎有名的鬼谋李复。怎么样,穆兄弟,我们这浩气盟的军师够厉害吧?”小七得意的炫耀道。


  穆玄英表面微微一笑,内心惊涛骇浪。


  莫雨拍了拍他的手,侧头道:“镇定。”


  穆玄英表情一下子就崩了,转过头去掩饰神情,那画面太美,他不忍再看。他错了,前段时间,他不该去嘲笑莫雨这个少谷主当得有多失败的,天道好轮回,没想到啊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谢渊继续道,“莫谷主,穆少侠,实不相瞒,你们来之前,我们正在讨论如何攻下江都城,挫挫赵无忌的锐气。”


  “可有办法?”谈起正事,穆玄英不敢掉以轻心,出声问道。


  “军师已经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办法。”叶凡娓娓道来,“赵无忌此时在黄山红衣教当他的教主,江都现在是赵无忌手下宇文敌坐镇。军师的办法是,趁赵无忌不在江都,由我假扮赵无忌,带着人马光明正大进江都城,然后,我们再来个里应外合,拿下江都。”


  “这样可行吗?”穆玄英担心道。易容不难,但没有凭证,没有有力的证明,宇文敌会光凭一个假的‘赵无忌’,就轻易放人进城?不能够吧。


  小七笃定道:“怎么不行?肯定能行。趁着黑灯瞎火,打宇文敌一个措手不及。”


  “行,那今晚就依军师计策行事。”叶凡拍板定下,对谢渊也是信心满满。


  无人反对。


  穆玄英还是觉得这个决定草率了些,有些忧心,可其他人对谢渊的计策却极是赞成。莫雨伸手抚过他眉宇间的褶皱,道:“看看再说,不用太放在心上,一切有我。”


  “好吧。”穆玄英道,心中愈发觉得有哪里不对。


  商议完毕后,叶凡宣布散会,行动时间就定在晚上,时间不多,没人敢耽搁,各忙各的去了。谢渊匆忙与莫雨说了几句恭敬的话之后,就走了。叶凡身为盟主,事情更多,早不见身影。


  小七按照叶凡的指示,带着穆玄英与莫雨去客房歇息,半道上王遗风出现,挡住他们的路。王遗风看莫雨时神情复杂,他长叹口气,说:“刚才人多,有些话我不方便说。莫兄弟,你用恶人谷行如此善事,我是倍加支持的,亦十分欣慰莫兄弟能有此决定。可莫兄弟,你哪里都好,王某只是希望你下次做事,要是能手下留情些,就更好了。有些事,纵是他人不对,但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王遗风说完让出路来,自己转身走了。穆玄英一头雾水,看莫雨,莫雨从容自若,看小七,小七叹口气,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回事?”穆玄英不解。


  小七反问:“你不知道?”


  穆玄英摇头。小七抬眼看莫雨,有些犹豫,拿不定主意说还是不说。莫雨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个,他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我也不怕说。”小七不再纠结,干脆道,“莫雨死了,中毒而死。”


  穆玄英微讶:“莫雨死了?”雨哥好端端站在他身边,不是他,那小七说的,就是另一个莫雨了。


  “对。他跟王谷主离谷当日就死了,不早不晚,在刚踏进长安城时。婧衣说,他身上中的毒,还是自己刀刃上带的毒,莫雨竟然还真没那毒的解药,毒性一发作,就死了,无药可医。莫少谷主手段当真高明。”小七意有所指。叶婧衣也跟她说过,怪不得,他们出谷那天,莫雨还露了一面,原以为是给王遗风面子,没成想……


  穆玄英望向莫雨,莫雨表情冷淡:“岂不闻害人终害己?他不是喜欢用毒杀人吗?到头来,死在自己的毒下,也算是死得其所。”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种话,王遗风说得轻松,只不过伤的不是他放在心尖上,护之不及,爱之不够的人罢了,如果伤的是叶婧衣,王遗风还能保持风轻云淡?站着说话不腰疼。穆玄英当日中的毒,毒性不可谓不猛烈,他若不在,毛毛即便不死也得脱层皮,要到那一步,别说一个莫雨,十个恶人谷都不够给他陪葬。


  小七心情复杂:“莫谷主的账算得精明啊。”


  那一位先动手伤的穆玄英,莫雨最初一招‘玉石俱焚’只是情急之下出手,没想要人性命。事后,穆玄英无意计较,莫雨就忍着,也不主动提。谁能想到,等那位一离谷,莫雨就迫不及待开始秋后算账了。穆玄英是中毒,伤他的人也是中毒,同一种毒,出自伤他之人的手,穆玄英没死,制出这种毒的人却死了。天大的讽刺。


  但谁能说莫雨做得不对?江湖恩仇就是如此,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全凭本事。哪怕王遗风,也没有立场指责莫雨。这件事,理所当然被王遗风压了下来,不准其他人再提起。但拥有这等手段和心计,委实太过骇人,不怪小七再次见到莫雨后神情怪异。


  把人送到住处,小七婉拒穆玄英邀请她进去喝口茶的提议,笑道:“晚上有架打,我得先去准备,下次再跟你喝个痛快。”


  “那也好,小七多加小心。”穆玄英关切道。


  “你放心好了,他赵无忌死,我小七都不会有事。”小七眨眨眼睛,信心十足。趁莫雨进屋,听不到,小七低声道,“我说你们俩兄弟就算是感情好,也不用这么黏糊吧?明明有两间房不住非要住一间,床又那么小,睡着舒服吗?搞不懂你们。”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穆玄英抬头望天。


  小七耸耸肩:“算了,也不关我的事,你们高兴就好。好好休息。”


  目送小七离开,穆玄英关上房门,回身,定定的看着坐在桌边倒茶喝的莫雨。


  莫雨抬眼:“怎么,要说教?”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善待穆玄英 | Powered by LOFTER